圣诞节的孤单

又是一年圣诞夜。城市的夜空霓红闪烁、不时有烟花腾空而起,五彩的火花照亮夜空下人们的脸。他们抑或满脸甜蜜的拥着心爱的男友,手中执着鲜艳的玫瑰,抑或满脸焦急行色匆匆,那定是要去城市的另一个地方会倾慕的姑娘。

一轮明月独自冷清,如《断章》中那个看风景的人,冷眼看着圣诞节的城市律动,看城市的灯火,看城市的车水,看城市的红男绿女,今夜,天空几乎看不到星星月亮明镜似挂在圣诞树上,好圆好大好低,宛若伸手就可摘取。即便偶尔有几颗优秀的个体探出头来点缀红色的天空,可失去了原本星座整体来确定个体的线索。

欢快的圣诞气氛中,仿佛从远处传来了一种声音——是一年前有国内几所知名大学的十博士联名罢黜“圣诞节”而改“耶稣节”的建议,还报道一小学生将孔圣人认作圣诞老人令一博士心寒——有关于圣诞节种种无论中肯还是耸听的说法。类似这样的说法近几年,在此时段年年有。

忘本。文化入侵。软战争。

圣诞节的节日气氛已经超过了除春节外的元旦、元宵、重阳等几乎所有的节日——忧国忧民——红色警戒。可君想想,圣诞等西方节日还未在国内形成气候之时,我们的清明、中秋、重阳、七夕等节日的气氛又有多浓厚?我斗胆妄言,如果不是西方节日入侵,没有对比提醒,没有学者们的忠言相告,我们的部分传统节日很可能只是成了老皇历上的几个汉字。

元旦算是可以与圣诞节匹敌的节日,但是近年也有下滑之势。翻翻日历,圣诞早元旦六天,没办法了,这就是天时吧。试想如果圣诞在元旦之后会是什么状况?估计它连让国人知晓的系数都很小。是“十一”、“中秋”后国人等一个纯粹以欢乐为名的节日太久?还是国人太着急呢?

十博士请看民众脸上的幸福笑容吧,他们并没有去究圣诞之来历,并没有去教堂洗礼膜拜,更没有让耶稣去占领财神或观音的地盘,他们只是单纯的假节日之名做一些快乐的事。可能之中心理因素和文化底蕴也是中国人幸福指数在世界排名靠前的缘由之一吧。

至于忘本,确实令人心寒且不齿,可那应该是教育的问题。没有教育好却责怪孩子忘本,那算什么?若孩子们受到了良好的传统文化输入,且输入方式合适,那么前文的小男孩也不会那么说。即便说了,那也仅是调皮的小家伙无厘头所谓,博士兄大可不必那么不自信从而心寒不已。正如KFC等餐饮行业没有来到国内,国内的餐饮店面是不明亮的,服务是不周到的,也是无所谓管理流程的,却能几千年几百年如一日一样,博士兄你传统文化知识不错,并不是因为当时的教育体制是多么完好,而是因为国人太穷没有太多钱去找更多的乐子,而是因为外来文化侵袭少。现在KFC来了,国内餐饮店有所改观是明显的,这是良性竞争的结果。可是我们的教育体制似乎改观并不大,既然“软战争”已打起来了,那么我们的各部门是否也应学自强的商人,做些有效的“备战”之事,而不是倚靠着国家这颗大树闻风而不为所动。不然,指不定哪个圣诞节人们都去教堂做弥撒,正如初五去寺庙烧香求平安、求财运亨通。

夜深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收到几条祝福短信就有了好心情,有多少男女想着这个圣诞节对方给自己的精细带着微笑入眠,有多少人看着钟表数倒计时而后今夜无眠……看夜空,在中国,今年的圣诞节恰逢月圆夜,可怜的月亮却孤单的挂在天边,在今夜又有几个人记得你的明净皎洁。

google_protectAndRun("ads_core.google_render_ad", google_handleError, google_render_ad);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