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因为有你在我会有安全感

那一年的夏天,米诺刚踏进大学校园,外表孤傲,习惯独来独往,冷漠态度嚣张的语气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虽然米诺一直有很多的追求者,但却一直没有人能够让她动心。
在这里,她没有很好的朋友,也似乎不需要任何人做她的朋友。
所以,从来没有一个人了解她。
直到那个夏末,轻微的秋凉打下第一片落叶,那个叫夏洋的男生闯进了她镶上封印的世界。
你好!我叫夏洋!
一句简单开场白,打破操场的寂静,米诺睁开眼,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夏洋。
干净白色T-恤,干净的五官,干净的声音。
在米诺看来,这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男生,在众多的追求者中,夏洋算不上起眼的一个。
米诺冷漠的瞥过一眼后,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往前走。
她以为夏洋会走,可是他没有。
我是音乐班的夏洋,我可以和你做个朋友吗?!
夏洋紧紧的跟着米诺的脚步,轻轻的问。
不要跟着我!
米诺有些不耐烦,回头却撞上夏洋干净凉爽的笑脸。
夏洋说,你要回去吗?我送你吧!
米诺转过身,冷冷的拒绝,不用!
可是夏洋还是傻傻的跟着,他说,我想保护你。
米诺觉得有点可笑,这么老土的方法居然还有人在用。
一段路之后,米诺很生气的瞪着夏洋,再警告你一次,不要跟着我!
于是夏洋停住了脚步。
再然后,米诺就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因为她不想再看见夏洋。
可是第二天,在米诺每天必经的小路边,夏洋撑着一把很蓝的伞跑到了米诺的身边。
他笑着说,下雨了,我送你回去吧!
米诺冷冷的说,不用!
夏洋抓住米诺的手,把伞柄塞进她的掌心。
夏洋说,雨很大,会生病的。
米诺抽回手丢下一句‘关你什么事?!’继续往前走。
夏洋追上去,将伞撑在米诺的头顶,什么都不再说。
喂!叫你不要再跟着我!米诺大吼。
她不喜欢这样被人关心,或者说,她不习惯。
你拿着伞,我上就走!
夏洋把伞递到米诺面前,半个身子走出了伞外。
神经病!米诺起手一挥,将伞打落在地。
雨,开始越下越大。

夏洋拾起掉落的雨伞,再次送到米诺面前,湿透的脸庞被雨水打的快要睁不开眼。
他说,如果真的不想我跟着,就拿着这把伞吧!
米诺冷笑,你是在威胁我?!
夏洋摇摇头,说,我是在关心你。
米诺不屑的一笑,你凭什么关心我?!
夏洋愣了愣,说,因为我喜欢你!
可是最后,无论夏洋说什么,做什么,米诺都不肯接受,在米诺看来,夏洋就是个自作多情的笨蛋
米诺不想再跟夏洋纠缠下去,快步的跑向雨中。
夏洋丢掉手中的伞,追上去。
如果你喜欢淋雨,那我陪你!夏洋喊着。
喂!你真的是神经病啊?!我说不要再跟着我你听不懂吗?!
米诺气愤的在雨中喊。
我不会走的,我说过,我喜欢你,我要保护你!
神经病!白痴!!
米诺忍无可忍,拾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的朝夏洋砸去,夏洋没有闪躲,被砸伤的肩膀隐隐的渗出殷红。
米诺没有看见,因为她在石头落地之前就转身跑了。
夏洋身体晃抖了一下,脚步停在了原地。
眼睁睁的看着米诺奔跑在朦胧的雨雾中,然后消失了踪影。
接下来的几天,米诺都没有再遇见夏洋。
米诺想,那个叫夏洋的白痴不会再来了。
清凉的周末,米诺一个人坐在冷清的草坪上望着天边的日落,嘴里吐出的烟雾,一圈一圈的勾画出寂寞的轮廓。
她不喜欢抽烟,但却非抽不可。
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还是别抽了!
草坪一阵声响,紧接一个干净的声音,米诺的身旁突然多了一个身影。
米诺没来得及回头,指缝中的烟头已被夺走。
米诺转头一看,又是他,那个叫夏洋的男生。
他扬起苍白的脸,朝米诺温柔的一笑。
怎么又是你?!米诺不悦的瞪着他。
对不起,这几天忙着练歌,所以没能来陪你。
夏洋抱歉的呶呶嘴角,略带悔意的浅笑。
这是他第一次说谎,所以很不安。
谁要你陪?你以为你是谁啊?!
米诺没好气的落下一句,起身又要走。
米诺!夏洋失声的喊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米诺回头。
……因为,我喜欢你。
夏洋说。
神经病!米诺说完又走。
别走!夏洋抓住米诺甩在身后的手。
放开!米诺迅速的抽回手恼火的往夏洋的肩膀推了一把,于是夏洋不堪一击的摔进了柔软的草地。
米诺不禁愣住。
她看着埋头俯卧甚至连头都无力扬起的夏洋,忍不住嘲笑,原来,你这么没用!
米诺轻蔑的转身,却没发现夏洋身下的草地,已沾上滴滴血迹。
那埋在草地里的伤口,又多了一道痕。
夏洋听着米诺远去的脚步声,望着她的背影缓缓的抬起脸,轻轻的念着,米诺,我真的喜欢你。
他就是喜欢她,仿佛找不到什么很准确的理由。
夏洋说这就是缘份,当他第一次路过舞蹈教室,第一次看见独自一人旋转在偌大教室的米诺,专注又迷人,而在米诺颤动的眼神中,夏洋感受到了米诺的孤独与冷。
波动的心跳告诉了夏洋,他喜欢她,他要保护她。
可惜的是,夏洋唤不醒米诺的心跳。
没有人知道米诺在想什么,就连米诺自己也不知道。
从那以后,不管是何时,也无论米诺需不需要,夏洋都会兴高采烈的出现在她身边陪着她,哪怕再远的路,哪怕从头到尾都只听见他自己的声音。
无论是遮雨的大伞,还是温暖的外套,米诺永远只会说,不要!
冷水一次次浇灌夏洋的心,一次次的有意的动摇他那颗坚强的心。
傍晚,深秋昏暗的小路边,米诺依然冷漠的走在前头,夏洋抱着心爱的吉他静静的跟后。
黑暗中,树后窜出几个黑影,握着锋利的匕首,嬉笑的挡住了米诺的去路。
米诺冷静的停住脚步,握紧了拳头。
米诺快跑!夏洋追上来把米诺挡在身后,将吉他拼命的砸向黑影。
就在另一个黑影要扬起匕首刺向夏洋的时候,米诺则老练的飞起脚将黑影踢倒在一旁。
再然后,夏洋傻傻的站在一边,看着身手敏捷的米诺将黑影一个个打跑。
这时候的夏洋才发现,原来,米诺会柔道。
这时候的米诺回过头,大叫,你这个笨蛋!
虽然那次的意外最后是米诺救了夏洋,但米诺的心里还是偷偷的有一点点被感动
再后来,米诺的脚步会渐渐有意的放慢,她知道,那个叫夏洋的笨蛋一定又跟在后头。
初冬的季节,一场无声的小却融化了被冰封很久的河界。
喂!我不是叫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吗?
可是你一个人住在校外很不安全,而且又那么远。
那又关你什么事啊?!
我真的很不放心。
我跟你又没关系,你这人脸皮怎么那么厚啊?!
可能吧!呵呵,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神经病!
如果你觉得我是,那我就是吧!
行了,离我远点,三米以上!
哦!好,知道了!
等等!
怎么了?!
前面那个是不是水果亭?!去买两斤苹果来……
呃……噢!好的!
喂!动作快点,我不会等你的!
嗯!嗯嗯嗯嗯!更多相关小说加扣一三一六八六二五零五
……
操场的台阶上,米诺点燃一支烟,望着冰冷的空气。
抽烟对身体不好,不要再抽了。
夏洋不知道在米诺的耳边叮嘱过多少次,但米诺一次都没有听他的。
你不觉得烦吗?!米诺吐出一圈烟雾,冷冷的转过脸。
我知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听我的,哪怕一次。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米诺冷笑。
夏洋没有回答,而是浅笑回应,但他的心里还是重复那一句,因为我喜欢你。
米诺以为他又会说出那一句,但奇怪的是,这次他没有。
米诺靠着护栏,抬起下巴,点燃另一支烟。
夏洋静静的望着身旁的米诺,久久沉默
米诺没有问,她看得出来夏洋有心事,但她假装不知道。
米诺,你的梦想是什么?夏洋突然问。
米诺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呢?!
我想成为一个顶尖的歌手,然后写很多很多很好听的歌,关于我和她的故事,然后用最沸腾的心跳亲口唱给她听。
呵!米诺淡淡的一笑,心想,好天真。
那米诺,夏洋又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米诺的脑海闪过一个念头,但马上被熄灭了。
我暂时,还没有什么梦想。米诺随口说着。
米诺,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找我吗?夏洋又问。
呵!我为什么要去找你?!米诺觉得可笑。
你会吗?!夏洋着急的问。
米诺冷冷的吸了口烟,说,我从来不会去找任何人。
我知道了,呵呵。夏洋似乎早猜到了这个答案。
有点冷,我先走了。米诺将手插进了口袋。
我可能要走了。夏洋在背后说到。
米诺没有回头。
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一句,夏洋的声音小了许多。
米诺静静的走了很远。
夏洋抬起头,刺骨的冷风刮疼了脸,他转过身趴在了护栏,听着米诺的脚步声消失在风中。
听到那句,米诺心中闪过一丝失落,她感觉到夏洋不是在开玩笑。
可米诺告诉自己说,如果他真的喜欢我,就不会走。
但那次之后,米诺就真的再也没有见到夏洋了。
后来才知道,夏洋是音乐班的原创才子,被举荐到一所顶尖的皇家音乐学院特别培养。
而那次,也是米诺最后一次见夏洋。
更多相关小说加扣一三一六八六二五零五 那个干干净净却一脸忧伤的大男孩
从那以后,米诺的身后再也找不到夏洋的身影,尽管她一再的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但一次又一次的期盼与回头出卖了她的坚强。
一个冬天过去了,米诺才发现,原来,她早已经习惯了身后那个抱着吉他的脚步声。
每次路过熟悉的小道,更多相关小说加扣一三一六八六二五零五米诺总会感觉到夏洋的气息,好像他还在,不曾离开
有时下雨,米诺会闭上眼,幻想下一秒就会有个人撑着一把蓝色的伞站在她身边,微笑着对她说,下雨了,我送你回去吧!
每一天,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月色,熟悉的风景,却终究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米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她还是承认,没错,她有点想他了。
夏洋离开的第二年夏天,米诺已经戒了烟,她常常回忆,有个人曾经多少次在她的耳边说,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要再抽了。
现在她真的不再抽了,只是,那个人却看不到。
那放在手机里存了很久很久,却一次都没有拨过的电话号码,米诺有一天静静的看了很久很久。
当米诺终于鼓起勇气拨过去的时候,那一头的回应声让米诺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夏洋在学校时的那个号码已经是个空号。
米诺突然深刻的感受到一种叫做‘失去’的伤痛,除了那个变成空号的电话号码,她似乎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夏洋的东西。
米诺突然想起夏洋走之前对她所说过的话。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找我吗?
米诺现在终于明白,那是因为夏洋放不下,夏洋要离开了,不舍得她。
只是当初米诺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让他带着遗憾走了。
米诺此时迷糊了双眼,她很后悔
于是,米诺决定,去那所皇家音乐学院找夏洋!
那个酷暑炎热的夏天,米诺放下所有的高傲,到了那座城市,在人海茫茫中,她真的找到了夏洋。
夏洋的外表变得更加才气焕发,但他看着米诺时的眼神却一点都没有变。
本来以为夏洋会很感动很激动的抱住米诺,可是他没有。
夏洋安静的站在米诺的面前,握着另一个女孩的手,娇小的身型,乖巧的圆脸。
米诺的呼吸忍不住的颤抖,仿佛像在做梦
在米诺逃走之前,夏洋喊住了她,米诺也忘记了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和夏洋一起走到了公园。
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夏洋显然很意外。
你觉得呢?!米诺假意淡定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你永远都不会来找我,甚至可能,已经忘了我。
我不是你,能够那么轻易的把一切都忘记。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夏洋揪心的咬着唇。
当初你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米诺问。
因为一个很迷茫的梦想。夏洋说。
顶尖的歌手?!米诺嘲笑。你已经做到了。

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梦想吗?!我说,我想成为顶尖的歌手,然后写很多很多很好听的歌,关于我和她的故事,再用我最沸腾的
心跳亲口唱给她听。夏洋苦笑,可是这个梦想注定只能完成一半……
米诺没吱声,她知道那个位置曾经是留给她的,可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多么希望你能对我说一句,留下来,别走!可是你没有……
是吗?!米诺轻蔑的一笑。
那时候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不会来找我?可你的态度却一直冷漠到我心寒。
可是最后,我还是来找你了!
呵……可是,却晚了。
米诺想到刚才的那个女孩,于是点点头,我懂了!
你不懂……夏洋闭上眼。
因为我太冷漠太绝情又觉悟的太晚,所以你就选择爱上别人,对吗?!
不!夏洋拼命的摇头。
那是什么?!那还会是什么?!
夏洋抓住颤抖的米诺,眼眶红红的说,因为,她很像我,她爱我,就像我当初爱你一样……
米诺怔住,她悄悄的往后退,她无法控制住心痛,也不想再听,有关任何他和那个女孩的故事。

米诺懂了,也一切都不是夏洋的错,也不是那个女孩的错。

离别的时候,夏洋送米诺上车,塞给了米诺一张卡片。

上车后,米诺翻开卡片,上面写着:米诺,找一个疼你,懂你,不会让你哭的男孩,好好爱你。
米诺呆了许久,最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夏洋的电话。
更多相关小说加扣一三一六八六二五零五
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米诺心揪的很紧,眼泪边滑落,就是当那个听歌的人。
米诺咬着唇挂了电话,她的眼泪打湿了那张卡片,她呢喃着,让我哭的,只有你夏洋一个。
三年后,米诺接到了夏洋的电话。
那个一听就会有点疼的声音。
米诺,我是夏洋。
我知道。
最近过的好吗?!
嗯,好。
嗯!那就好,那个……我要结婚了,下个月一号……
哦……恭喜你!
米诺,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喔!呵呵,因为有你在……我会有安全感……

……
听到这,米诺再也忍不住,一阵无声的哽咽。
放下电话,米诺抱着双肩哭了。
她忽然明白,那个曾经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男孩,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故事最后被徐良写成了一首歌《犯贱

扣扣 1159109837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3)
ヾ韩梓轩oQ:1159109837 发表于 2012-04-11 15:14:03    1楼回复
顶…顶…顶
ヾ韩梓轩oQ:1159109837 发表于 2012-04-12 11:40:53    2楼回复
伤害
ヾ韩梓轩oQ:1159109837 发表于 2012-04-12 11:41:19    3楼回复
早上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