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鬼不要看——湘西赶尸鬼事,其实你也可以赶尸(1)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
刘老三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是官庄镇上硕果仅存的一名更夫,他已经在这个古镇上生活了整整七十年,做了整整五十年的更夫。
“咚!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刘老三振作了精神,扯着喉咙嘶喊,打完这趟,今天得工作算是完成了,等等回家后便可以好好地睡上一觉,下午再找张老四他们搓麻将,把昨天晚上输的全都赢回来。
官庄镇是湘西的东大门,也算得上是一个千年古镇,九十年代的中国正是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小镇上大多数青壮年都去了沿海打工,使得这个原本人丁不旺的小镇显得更为萧落。一夜宿雨,使得平日里尘土飞扬的国道看上去格外洁净,偶尔一辆长途汽车带着嘈杂的轰鸣声呼啸而过,留下长长的尾灯照亮街边的店铺。
忽然,一只原本垂着耳朵睡着了的黑狗猛的站了起来,吠了几声,似乎神色不安的开始原地打转,然后撒腿向前跑去。
“你个悖时砍脑壳的”,刘老三被斜刺里蹦出来的黑狗吓了一条,一脚踢在黑狗身上,黑狗负痛。闷哼了一声,跑开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刘老三忙侧耳倾听,神色越来越严重,喃喃道,“娘卖比的,这个声音整整将近四五十年没有出现了,难道,难道又有人开始做那个勾当?”
“呸呸呸,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刘老三啐道。顾不得没有敲完梆子,裹了裹大衣,快步走回家。消失在深秋的薄雾中。
铃声越来越近,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喜神过境,人鬼退散。”
薄雾中渐渐现出三个身影,领头的是一个老者,皮肤黝黑,面色有些凶恶之色,穿着青布葛衣,腰间系着一根黑色腰带,虽然秋深露重,但是依然只是穿着一双草鞋。中间一人带着一斗笠,用轻纱遮住。全身穿着白衣白裤,仿佛死人穿的寿衣,走路的样子也十分特别,手脚僵直,跟在老者身后。最后一人却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穿着当时大多数孩子喜欢穿的运动服,只是腰间同样系着一根黑色腰带,身后背着一个书包
奇怪的是,小孩子手中捧着一个白色的大碗,碗中似乎盛满清水,小孩子小心翼翼的走在二人后面。似乎深怕手中清水洒落。
老者手中拿着一叠厚厚的黄纸,上面用铜钱状的利器刺出一串串铜钱般的细孔,这正是湘西特有的冥币,老者手握冥币洒向天空,喝道:“喜神过境,买路借过,凡夫俗子,切勿靠近,急急返乡,入土为安!”
老者在一间小木屋前停了下来,怔怔的看着,“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已经破落到这等地步。”
这间木屋已经破败到看不出年代了,用几根竹子胡乱的撑起,防止它倒塌,两扇大门紧闭,屋前挂着一盏积满了灰尘的灯笼,亮着阴惨惨的光。隐隐在门楣上刻着四个字“喜神客栈”。
“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老兄弟还在不在——宁儿,去敲门,记得我教你的方法。”
小孩应了一声,将手中的瓷碗小心翼翼地递给老者。走上前去,挺直腰板清清嗓子,脆生生地道:“天不收,地不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今日借过你家店,金砖收入你柜中。”
屋内无声响,小孩望向老者,有叫了一遍,只是声音比刚才打了几分。连续叫了三遍,屋内依然没有人应答,老者脸色有些黯然了,道:“果然没有人了。我们,走吧。”
说完老者将小阴罗一敲,待要离开,这时,屋内一个声音慢条斯理地道:“天要收,地要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亡人化作金砖一块,金砖收入我柜中。”
老者顿时神色一喜,小孩更是高兴地直拍手,连忙道:“爷爷,有人,有人。”
这时里屋的人又道“来的可是牙先生?”
小孩连忙回答:“来的不是牙先生。”
里屋人又道:“来的可是脚先生?”
小孩应道:“来的不是脚先生。”
“来的可是船先生?”
“来的不是船先生。”
“来的可是车先生?”
“来的正是车先生。”
“可饮阴间忘魂汤?”
“只饮阳间一壶茶。”
里屋的人沉默了半晌,道:“没想到现在还有车先生光临,稍带片刻。我便迎喜神进柜。”
怕吗不怕那么继续期待第2章 我更新在我空间哪就要加我QQ113496497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