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床,爱对人

我一直相信缘分

  因为这个世界很大,即使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相遇时也散着淡淡的缘,所以,自然而然地认为是缘分把你我连在一起。

  因为年少,所以交心。

  你守护我的,我保护你的,让那颗随风飘动的心,停泊在你的怀里,日日夜夜,不曾分离

  我一直相信你的誓言,相信你的永远,相信你的陪伴;所以,面对未来时,我不曾退缩,即使心慌,仍不停地坚信你的一切。

  我一直相信缘分。

  因为这个世界很大,即使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相遇时也散着淡淡的缘,所以,自然而然地认为是缘分让我们分离。

  因为成长,所以分离;因为缘尽,所以人散。

  如今,誓言依旧,人事已全非。

  所谓的永远,只是代表昨天。

  身边少了你,我的未来依旧,我的人生不曾停止过步伐。

  曾在这里的心早已不在,剩下的只有对昨日的回忆,欢笑与泪水将永藏于心中,而你我也将独自走完属于自己的路。

  空气中还弥漫着浓浓的欢爱气息,床上的男女各持一方的坐在偌大的双人床上。

  男人一脸趣味的看着用床单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的女人,要不是她脸上还有尚未褪尽的红晕,还真看不出她前一刻还在自己的怀里热情呻吟。

  「做我的女人吧!」他突然开口。

  女人低垂着头,沉默半晌后才徐徐地开口:「可以,不过我有三个条件。」

  男人因为女人的话而轻蹙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失望

  「第一,我们的关系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你的小妹,我的好友宇文涵静。」

  什么!男人错愕地看向女人,他原以为……

  「第二,即使我们在一起,彼此也不能干涉对方的生活。第三,如果有一方提出分手的要求,另一方不得有异议。你……同意吗?」

  同意吗?他当然同意。这三个条件,无论哪一个都有利于他,他根本就没有反对的理由。

  即使心中还有许多不解,但男人还是毫无迟疑的点头。

  女人清澈的双眼透露出难以解读的思绪,她缓缓地转过头看向窗外。

  天,似乎快要亮了。

 「祝贺小静顺利考进研究所。」

  「祝贺洁成功当上『心灵相约』的主持人。」

  「祝贺幽得到『豫兖』的case。」

  汪梓幽、宇文涵静、裘洁三个从高中时就成为好友的女人,自大学毕业后就为各自的理想奔波,以至于彼此都没有好好的联络过。

  在三人皆达到自己的理想后──

  汪梓幽拿到「豫兖」的广告企划case而成为「宇文集团」广告部正式员工

  宇文涵静经过重重筛选成为研究所一员。

  裘洁在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接任素来颇受好评的电台节目「心灵相约」主持人。

  她们决定选个好日子聚会,顺便庆祝彼此的成功。

  裘洁顶着一头波浪长发,举手投足间皆流露妩媚风情。

  宇文涵静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清纯笑容,一双大眼明亮灵动,乌黑亮丽的长发柔顺的垂在双肩,给人清新的感觉

  汪梓幽有着一头俏丽短发,配上一双清冷眼眸,透露冷凝的美丽

  三个各有千秋的女人坐在一起,早已引起一阵骚动,但奇怪的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人上前搭讪。

  三人自然而然地自成一个小天地,任何一个想打破这个天地的人都会产生罪恶感;就是这种奇怪的感觉,让这三人可以不受打扰的享受快乐的聚会时光

  「幽,妳真的好厉害呢,竟然能拿到豫兖的case,听说他们的经理是出了名的龟毛,而且喜欢刁难人,很少人能受得了他们的要求!」宇文涵静崇拜的说。

  虽然她并不涉及商界,但「宇文集团」是她家的,男朋友也是在商界混的,怎么说那些大人物她也多少有听说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啰。」汪梓幽一笑置之。「还说我呢,洁不是也把那个制作人和台长弄得服服帖帖的。」

  裘洁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别提这个啦!」

  「小静,你家的孟大帅哥最近都在忙什么啊?」

  「我不知道。」

  「不会吧,他是妳的男朋友,妳连自己的男朋友在做什么都不知道?」汪梓幽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宇文涵静。

  「人家真的不知道嘛,我前阵子都在忙考研究所的事情,他好像也有一个case在手上。除了两通电话,我们已经快半个月没见面。」

  「哦,这样啊……」汪梓幽若有所思的看着宇文涵静。

  「不过他说等会儿会来这里接我。」宇文涵静补充说道。

  裘洁在听到宇文涵静的话后,原本要拿咖啡杯的手顿了一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却正好落入汪梓幽的眼里。

  「咦?」宇文涵静突然冒出一句话,双眼更是直勾勾地看向门口。

  汪梓幽和裘洁跟着转头,因为她们三人的座位只有宇文涵静的位子是正对着大门。

  「那个人好像是妳小哥宇文浚耶。」裘洁瞇着眼说,「他旁边的女人是谁啊?真的有够骚耶。」

  宇文涵静干笑两声,她还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裘洁一点都没有说错,那个女人一身暴露,能露的都已露出来,那对大得不知道是真的有料还是假的胸部都呼之欲出,她甚至不顾这里是公共场合,整个人根本就是挂在她小哥身上。

  「妳小哥的品味有这么差吗?」传言说宇文家的三公子不仅风流倜傥而且品味一流,那么她现在看到的怎会是这个样子?

  宇文涵静吞吞口水,「他们……应该不熟吧!」

  虽然小哥一脸笑容,不过根据她二十多年的了解,小哥现在的心情一定不是很好;看他一直插在口袋里的左手就知道。从小到大,只要小哥一不开心就会把左手插在口袋里,他的解释是:他正在压抑揍人的冲动

长篇小说明天更新2篇

支持一下吧

QQ1138496497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