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胎。 【挑战你的神经底线】

她同宿舍的舍友每天都会磨牙,而她很醒睡,所以每天都被磨牙的声音吵醒。
一天晚上。她听到舍友的磨牙声,她起来,上了个厕所,准备继续睡觉。可这时她听到了舍友的呻吟声。那种声音好像在ML。她很害怕。所以不敢去看怎么回事。这种声音持续了一个钟后停止了。第二天就恢复了平静
可是二个月后,她的舍友无论吃什么东西都吐了出来。去医院看,医生把脉是喜脉。可是舍友说,不可能,她还是个处女,而且不曾与任何男的亲密接触过。于是去大医院检查,用B超的时候,又什么都没有!
五 个月的时候,她舍友的肚子开始大了起来,无论去哪检查都是一样。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好像长了一团空气在里面。但她舍友又不愿意告诉家里人。于是她把那 晚听到的告诉了她的舍友。说会不会是...要舍友去请教高人。可是两个小女孩又知道什么呢?于是她鼓励舍友,把事情告诉她的家里人。
舍友的家里人,很快就请来了所谓的通灵人,黄婆,黄婆说,舍友因为磨牙吵醒了沉睡中的色鬼。现在是怀了鬼胎。如今只有把它打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黄婆选了个日子,可是就在那个日子的前天,黄婆死了,脸型扭曲,嘴巴长大,法医说是心肌梗塞而死。
本来不以为意的一件事,因为黄婆的死变得紧张起来,舍友搬回了家, 她也换了另一套出租屋。
她知道舍友用尽了无数办法,想把肚子里的那团气拿掉,可是它就是稳妥的放在那里。这件事也终于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所有的媒体都在抢这第一手的新闻。更让她的舍友陷进了无数的恐慌中。
第九个月的某一天,她看到新闻报导是这样写的:曾经报导过的离奇怀孕女孩家,昨天发生了凶杀案,离奇的是,她的家人全部死于心肌梗塞。只有她安然无恙。但虽然她的肚子消失了,她每时都好像抱着个孩子一样。唱着摇篮曲。
看了这个报导,不知道怎么地,她的手开始颤抖了,仿佛下一个死的人就轮到她了。她觉得自己脱不了干系,首先,她听到了ML的声音 ,然后她是在鬼子五个月的时候才离开他们的宿舍的。再者她相信那个鬼子已经出生了。可是怎么办呢?她是等死呢?还是...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吓得跳了起来,好不容易抚平自己的心跳了,拿起手机。看到竟然是舍友的号码!她不敢接,可是不知道怎么地, 手机自动按了免提键。
“秦, 我的宝宝出生了哦,他好漂亮哦。你知道吗?他认识你哦,他还那么小,他就会说话了,他说,那个卷头发的秦阿姨哪去了?宝宝想她了。我在奇怪,他才五个月, 怎么就记得你了,你一定要来看宝宝哦。你不来也没干系,一个月后,我带宝宝去看你。听宝宝说, 他爸爸跟你回家了。”
然后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电话就这样挂断了...
她 打了个寒颤,那个舍友,曾经是多么想毁了鬼子,现在竟然是异常的兴奋。难道随着鬼子的出生,她也变了?而且全家一夜之间死亡,她脱得了干系吗?异常的举动 难道不会被判为疯子吗?可是她竟然....竟然可以如此轻松的打电话给她。并且最重要的是...舍友竟然说宝宝的父亲竟然跟她回家了。
她 应该怎么办?即使她再大胆。她又能怎么办?对了佛堂!她也许可以去佛堂避祸。家里附近不是有间寺吗?也许那里可以帮她!与是她开始起身往那间寺庙。可是虽 然近,坐车也要三十分钟呀。那间寺庙又在半山腰,至少要一个钟的脚程,不过,幸好现在还是在早上,应该可以在天黑前赶到!
她原以为从她家里去寺庙会很不顺利,也许会遇到车祸,会遇到车爆胎,会遇到...她想了很多种可能,可是都没有发生,她顺利到达了寺庙。但到了寺庙后,她却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但即来之则安之,怎么也比一个人在家里强吧。
她求了一支签。喜雀门前报好音,知君千 里欲归心,绣帏 重结 鸳鸯带叶落霜飞寒色侵。但这是什么意思呢?她并不知道,于是找了解签的师傅
“你是要求姻缘呢?还是事业?”
“我求平安!”
“平安?此签不妙呀??请问小姐最近是否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何出此言?”
“小姐这样问,难免落入了俗套,我看小姐印堂发黑,再加上这个签,绣帏 重结 鸳鸯,带叶落霜飞寒色侵。意思就是你会跟你心爱的人重新结成连理。但有凶杀之兆呀。冒昧地问一句,小姐您可结婚了?”
“结婚了,但丈夫已经去世。”
那老和尚算了算,然后摆摆手说,“小姐 ,您还是请回吧,我这里并不能保住你!如果我没猜错,鬼仔出世,与你有化不开的关系,您还是走吧。”
“请先生告知化解的方法!”
“解铃还需系铃人呀!”
于是,她又回到了住的地方。一个星期过去了,她相安无事。只是关于鬼仔的新闻开始了肆虐,凡是她舍友走过的,到过的地方,无人生还。死状都相同。她看得都已经麻木了。请了很多的高人,不是不明不白的死去,就是莫名的失踪。她觉得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自己的神经。
第二个星期,她开始觉得每天都有人在身边走动,可是睁开眼睛又没有,什么都看不到。有时候好像有只无形的手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难道她也被色鬼缠身?不可能的,绝对不会的。
第三个星期,她的手机又响了,还是舍友的号码。还是自动免提。不过,这次是一个宝宝的声音。
“秦阿姨,我们来看你了,不知道怎么地,来看你的路越来越长了,好像都走不完,不过好好玩哦,不知道怎么地,所有看到我的人都死掉了。妈妈说不准我再淘气了。于是时刻把我抱在怀里,没有人看到我了。秦阿姨 ,你会不会怕我呀?还有爸爸, 我来了!” 恐惧再次上她的心,她又拿起了那张签,可是,她始终不明白,喜雀门前报好音,知君千 里欲归心,绣帏 重结 鸳鸯带叶落霜飞寒色侵。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师傅说的解铃还需系铃人又怎么样解释?在她房间里走动的到底是不是色魔??
转眼一个月限期就到了,这天夜里她的房间里充满了婴儿的哭声,笑声,有时候睡梦中还能听到她在叫秦阿姨。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第二天,她的门铃响起来了。她打开了门,看见了她的舍友。
“抱歉,秦,昨天宝宝先跑过来了 ,我没拦住他!”
她告诉自己别害怕,可是手还是不停的抖动。想把门关上,可是早已没有这样的力气了。 “秦,别害怕,我们来找宝宝的父亲,找到我们就一起离开。”
“我不知道你说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跟我回来!”
“呵呵,他是你已经死去的丈夫。你一定不记得他是怎么死的了?”
“呵 呵,你怎么会知道呢,你失忆了,但即使你没失忆,你也不会知道。你只知道他出了车祸,接着就死了。然后你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就失忆了,你家里人为了不让你 回忆起那段往事,于是请了我跟你一起住。于是我成了你的室友。但是你应该不知道那个司机是我,并且我在他身上下了咒,所以他还在人世间,没有轮回六道 间。”
她终于明白了,喜雀门前报好音,知君千 里欲归心,绣帏 重结 鸳鸯带叶落霜飞寒色侵。原来这个签是这样解的,分离的郎君又回来了,可是已经阴阳相隔。
“你 每天都听到的磨牙声 ,其实并不是我在磨牙,而是他的骨架磨动而发出来的声音。没办法呀,我太爱他了,你也许并不知道鬼是可以飘的,要留他在身边唯一的方法是晚上12点后,用 他的骨磨成粉,在白天喝下去。那样即使阴阳相隔,也能结合。并且他也从此离不开我!可是,他竟然在我怀孕5个月的时候,缠上你的背,跟着你走了。为什么你 又可以从我身边带走他呢?”
舍友终于停止说了,而且在满屋子的找着自己的儿子。她也已经找不到知觉了。即使舍友说清楚了,可是始终没有了记忆,她根本就不记得她曾经的老公了!
而且她看不到,也想不到,所以时间都在这里静止了,她曾经对他们的到来感到无比的恐惧,可是真的到来了,她反而觉得平静了!手里握着在寺庙里,一个和尚送她的佛珠,仿佛成了她心安的来源。
她舍友去转了一圈,怀里就仿佛抱了个什么。“秦,你看,宝宝,睡着了,睡得多香呀?”
“我看不到他!”
“呵呵,你想看吗?凡看过他的人都会死哦!”
“再怎么吓人,也不会死吧!”
“呵呵,你可能不知道,鬼仔的念力是最大的!你说,以前我们一起看贞子的时候,我不是经常说,贞子是用念力杀人的。”
“我不怕死,你的故事还没说完!”
“呵呵,你想听哪部分?”
“他在我这,可是我看不到他!”
“呵呵,你当然看不到,我怎么会让你看到呢?他那么地爱你,如果不是他,死的就是你,如果死的就是你,我们就不会阴阳相隔!”
“你怎么会懂这些法术?”
“呵呵,你听过阴阳师吗?我就是所谓的阴阳师,你的丈夫也是!。”
她舍友又停了一会,说:“你知道吗,那些我所谓的亲人都是假的,他们同样是阴阳师,连黄婆都是,他们想打掉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说他们多狠心呀,他们是不是应该死呀,所以我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杀死了他们。后来我每天都在躲避阴阳师的追杀,因为鬼仔一旦出世,将无人能敌。”
“那你告诉我那么多做什么,我没有兴趣知道,直接杀了我就行了。”
“你 以为我不想吗?你一但与阴阳师结合,就会形成一道天然的保护膜,让所有的妖魔鬼怪都无法对你动手,但阴阳师则会法力下降。这也是我为什么可以赢他的原因。 我今天来,是带他走,不是杀你,让你们永远阴阳相隔不是更好吗?现在,我已经找到他了,我会解除他临死前对你记忆的封印。让你生不如死。”
我叫秦,据说,我是早产儿,所以我的身体总是不好。又是女儿,所以阳气不足 ,经常会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恶灵。我奶奶是个阴阳师。所谓的阴阳师都有一个法杖,因为级别不同,法杖的颜色也不同,依次是:黄,红,蓝,绿,黑,紫。奶奶的法杖颜色是绿色。
奶奶说,我跟我爸爸都像我爷爷,是不适宜做阴阳师的人,也不宜近水。因为我天生阴性,所以奶奶不让我出门,每次都限制我。不知道是不是奶奶的关系,我从来没见过那些可怕的东西。
直到有一次,奶奶不在家,我偷着溜出去玩,那一次我六岁。依稀记得那天,我来到池塘边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唱歌,那歌声很好听。那个女人也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很漂亮。于是我走了过去。“阿姨,你唱歌真好听。教我可以吗?”
“可以呀,小妹妹,阿姨还会游泳哦,你要不要学。”
“要 ,好棒哦。”
“那就跟阿姨一起下去吧!”

说完,她扭过头来,我看到的是一个有点腐烂了的头。于是,我吓坏了,可是那时候我那么小,哪懂得跑呀。只能任由她把我带到湖心。
就在我快要沉下去的时候,奶奶来了,她对着那根法杖念了一串的咒语,那个女人就消失了,至于念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 来,我就乖乖地在屋子里,哪也不敢去了。因为我经常记得,那块腐烂了的肉。直到我16岁,上高中了。那时候我们高中都是要寄宿的,说明我要离开奶奶了。奶 奶给了我一串珠子,不是佛珠,是黑蓝色的珠子。奶奶,说,每个阴阳师都有守护自己的珠子,级别不同的阴阳师拥有的珠子也不同,因为奶奶是绿色级别的,所以 珠子呈左右两种颜色。珠断,人亡。
高中的生活无疑是沉闷的,有做不完的习题,考不完的试。宿舍是八个人一起的。一天晚上,宿舍的人都在讲鬼故事,可是我不敢听,因为我知道有很多都是真的。所以我害怕。但她们不准许我不听,各个都在笑我胆小。舍友娟子讲那个鬼故事的时候,让我觉得凉梭梭的。
这 个学校有9栋宿舍楼,但你仔细找一找,却没有4栋。倒不是因为4的谐音是死而起不来。听说,在建4栋的时候,有一个师姐,因为期中考的原因,在自习室自修 到很晚才回宿舍楼。但因为很晚了,只有她一个人,在经过4栋的时候,被那里的民工拉了进去,好几个守夜的民工一起qiangJ了她。事后并警告她不 准告诉任何人。


那时候师姐有一个男朋友,她跟男朋友说了这件事,她看到男朋友那种嫌恶的眼神。后来没几天,男朋友说他接受不了这 个事实。和那个师姐分手了,可是这还没完。两个月后,师姐发现她的yue事迟迟未来,于是去医院做了个检查,结果,她怀孕了!就在那天晚上,那个师姐在4 楼自杀了。谁也不知道她怎么爬上7楼顶的。那时候建筑都架上了很多竹子。她纵身一跳,竟然没有阻拦她的竹子。直直落在了一根竖起来的钢筋上,钢筋穿心而 过。死状很是惨烈。

就在她死后的第三天,4栋白天发生了倒塌,全部建筑民工,无一生还。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前兆。学校解释说,是因为地基下陷,那快地不适于建房。可是一开始都是经过建筑工程师测量的,此后,学校无论在哪块地上建4栋,都建不起来。
一个月后,师姐的男朋友消失了,学校怎么也找不到他!后来,有人看到了现在的未名湖上有一具尸体,竟然是师兄,打捞上来,抬着过4栋的时候,尸体竟然掉了下去。
之后的每一年,师姐死的那天,都会死一个人,无一列外的都是跳楼。
“师姐死的那天是6月12号,我们现在距离6月12号还有一个月。不知道下一个又是轮到谁呢?”娟子说得特别的严肃,让我发现自己有点发抖。
“秦,你竟然害怕到发抖,哈哈,骗你们的啦,因为学校没有4栋,所以才那么多流言。我们睡觉吧!”
从 那天以后,每次经过4栋的空地上,我都觉得凉凉的,有种特别让人害怕的感觉,仿佛有一只眼睛在盯着我看。有时候恍惚间,我似乎能看到4栋的脊梁在我眼前一 晃而过。有时候晚上10点下晚自修打那经过,我似乎可以听见清晰的救命声。6月12号越逼近似乎这种感觉就越强烈。难道她找上我了?

转 眼到了6月12号,但我竟然忘记了那天的日子。那晚上下晚自习后,娟子说她有题数学题不会,要我教她。我们便留了下来,做完数学题的时候发现已经11点 了,于是匆忙的赶回去。经过4栋的时候,我清晰地听见有人在喊救命,我说娟子,是不是有人在喊救命呀?娟子听了,还笑着说,那是你的幻觉吧?!我也觉得 是。于是跟娟子拼命往宿舍跑。
回到宿舍,我切一直都睡不着,直到1点了,娟子竟然起床,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我没有见过的,然 后打开宿舍门,出去。我害怕了,知觉告诉我要出事了。于是我跟着她。她并没有下楼,而是往楼顶走。最顶楼的门平时都是锁着的,不知道怎么地今天竟然开了, 我听到她在哭。哭了很久,后来干脆蹲在了地上。
“娟子,你怎么了,我们回去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
“你是师姐?”她回过头来看着我,我看到了一张绝美的容颜,那不是娟子的。但又透露着绝望。然后慢慢地变得狰狞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要重复着我的命运,好像没有完结。为什么?死了不是解脱了吗?为什么还要每天不断的上演?”
我很害怕,但我知道那是娟子的身体,我必须救她!所以我慢慢的走过去,就在我碰到她的时候。“太迟了”她说完,就纵身跳下去了。这时,奶奶的手链也发出了光芒。

然后奶奶来学校看我了,她说,知道我学校发生的事,但是要等到下一年,师姐才会出现,才会有个完结。
又到了一年的6月12,我把奶奶送我的手链放进了书包里,因为我隐约能感觉到,如果去年,我没有奶奶的手链,死的人将会是我。
我 上晚自习,上到了11点,然后回宿舍,回宿舍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我经过4栋的时候,同样听到了清晰的救命声。与上次不同的是,我还看到了已经成型的4 栋。清晰地看到了一个民工模样的人,抱着一个女孩子进了去。不知道怎么地,我也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但我过去的时候,看到那个女孩落魄地走了。
“你小子,真行呀,咋就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呢。装作民工。这样,出事了也不能赖到我们头上了!”
“谁叫她装清高呀,都是我女朋友了,还不愿意给我!竟然不愿意,那兄弟就有福同享了!”
原来,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师姐的男朋友,并不是所谓的民工,是呀 ,学校有门卫,学校里面都是学生,有谁会去偷工地里的东西,又何来守夜之说呢?可怜了建筑工人,成了代罪羔羊了。
回到宿舍已经12点了,冲完凉,梳洗了之后,竟然已经1点了。不知道怎么地我的心突然变得绝望了。爱情不顺利,还遭人侮辱了,我的脚竞不受控制地往外走,我想出声却出不了声,平时热闹的宿舍,此刻竟然死气沉沉。
被侮辱的画面竟然一幕幕地呈现,还有那轻蔑的眼神,和医院的检验报告。我一步一步地往天台走,心里有的都是绝望。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奶奶在我的身旁。她说,没事就好了!但奶奶没有告诉我之后的事。她说,有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只是之后的6月12,学校再没有人跳楼。
我18岁,顺利考上了大学,这也是奶奶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她不能再像高中一样保护我了。而且我也害怕,可能是经历了之前那两件事的后怕吧。但还是敌不过大学的诱惑
我的学校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呢?骑脚踏车要一个钟才能走完。第一次来学校的时候,还好有校车,要不拿着那么多东西,谁吃得消呀。我宿舍楼外有一个很陡的坡。很多男生骑脚踏车的时候都喜欢不刹车,溜下去,车速非常的快。我也很想这样,但是我不敢。
与高中不同的是,大学只有4个人同宿舍,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由于都年轻,很快就混到了一起,我是学建筑的。这所学校看起来很平静与安详。所以我也渐渐忘了奶奶的嘱咐。晚上尽量少外出。
记得那天,又是一次外出,跟宿舍的女孩,还有同班的男生,路过那个陡坡。有个叫JAY的男生的自行车是最快的,他得意地回头朝我们一笑,怪事也就在这时发生了。他的自行车尾突然翘了起来,然后他惯性地往地上摔,头往下,血跟脑浆混合在一起了。JAY也就这样死掉了。
我们都被叫到了警局盘问,他们说是因为JAY急刹车 ,由于惯性导致了这场灾难。但其实不是的,JAY倒地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恐惧。而且他完全没理由刹车。也许那一刻他看见了什么,那是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但事情又似乎出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这事过后一个月了,都没发生类似的死亡事件,似乎那一场灾难真的只是意外。
我们宿舍好像开始淡忘了那段过去,于是舍友CHERRY开始讲了那个陡坡的来历。
其 实那断陡坡曾经是一个乱葬岗,在**战争的时候,很多惨死的不知名的尸体都葬在了那里。为了建立校舍一直想铲除那段陡坡都不能成功。铲除了,第二天又长得 一样高了。于是,学校领导就把它建成了斜坡。每年新生入校的时候,都会有请阴阳师祭拜。就这样,一直以来都相安无事...
Cherry在讲的时候,我手上的蓝黑手链突然断开了,我想到了奶奶说的,链在人在,人亡链断。难道奶奶...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果然,第二天,妈妈打电话来说,奶奶已经过世了,要我立刻回家。
我把珠子一颗一颗捡起来,然后放在背包里,第二天天一亮就开始启程回家了。这里到我家里的车程是3个小时。回去后家里都被悲伤垄断了。
奶奶的死状有些恐怖,嘴巴张开,脸型有点扭曲了,瞳孔睁大。似乎遇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而且更奇怪的是,从我回来后,家里就开始有阴阳师聚集了。据说是在商量着什么大事。这样奶奶的死更加上了一层迷雾!
我一直在预想着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我错了,还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奶奶没多久就下葬了,只是下葬的方法很不同。所有阴阳师都念咒语为奶奶超度。有一个阴阳师在撒什么东西,刚撒下去没一分钟就看到开得鲜艳的红色得妖艳的彼岸花。
当然那些阴阳师们是不会想到要给我解释这个葬礼的。奶奶的葬礼后,他们都各自散去了。似乎没有来过,而我也要回学校了,就没有多想。也许这也只是个生命的插曲,也许阴阳师的死法都是跟奶奶一样的。
于是我回到了学校,我的宿舍。我不知道没有奶奶手链守护的我,将会面临着什么。
回 到宿舍没有一个月,又出事了,现在出事的时间是白天,而非晚上,又有一个男生在陡坡那里摔死了,死法跟JAY的一样,就连伤的位置也一样。很多同学都跑去 看,而我却不敢。因为我害怕。我比谁都相信那不是意外。我转身打算走,却看到了,血跟脑浆混合在一起的JAY在前面向我招手。并且流露出了笑容,那笑容说 不出的诡异。我赶紧逃离了现场。
记得奶奶说过,灵魂是不能杀人的,并且人的灵魂可以在白天存在,人变成灵魂后是飘往虚无界,人的 灵魂重六克。而留在人间的灵魂,靠的是本身的念力杀人。凡冤死之人念力特别强,因为在临死前一定受了很多折磨,还有一种强烈的求生意识,从而形成了超强的 念力。阴阳师的降鬼,也就是催散那股念力,让灵魂通往虚无界,进入六道轮回之中。
以后的每天我都不敢经过那个陡坡,而是绕了一个很远的弯路,从另一边去教学楼。既然我惹不起,那我应该躲得起吧。
转 眼就到了期末了。只能临时抱佛脚了。平时的我已经够努力了,但觉得还是不够。就连我最喜欢的高数,也成了我的头痛。再加上烦人的CAD考级。更令人吃不 消...今天在复习高数,碰到了难题,线性规划的,做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30了。收拾了东西就走了,脑袋里还想着那道题目。混混沌沌地,我又来到了 陡坡上。刚还能看到同学走动的,现在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再望上去是一片空的草地,还有前面的宿舍楼,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看到的宿舍楼竟然有点扭曲 了。一阵风吹来,刺骨!仿佛这是阴风。我不由地加快了蹬自行车的速度。可是无论我怎么加快,好像都没用,最后自行车停在了那里!我只好下车了...
下车一看,原来是单车的链子掉了,真够倒霉的。
“秦,链子掉了,要不要帮忙呀?”
太好了,我太幸运了,竟然还能遇到认识我的同学。“好呀。谢谢!”我说完抬头看,竟然看到一个人,脑袋缺了一个角,脑浆混着血不停地流出。鼻子有点歪了,还有鼻血。我忍不住地大叫,“啊!....”然后晕了过去。
第 二天醒来,发现我在宿舍,Cherry说,是我们班的一个男生送我回来的,当时他经过陡坡,看见我在那里,单车链掉了。于是提出要帮我,但后来不知道怎么 地,我的眼里满是恐怖的神情,接着听到我大叫一声,晕了过去,就把我送回了宿舍。听到她这么说,我不由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觉得很反胃,就去厕所吐 了。
经过那天的事以后,我即使再怎么忙,都不会忘记绕路走了。
下了一场雨,很大的雨,幸好傍晚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跟舍友吃饭回来后,发现有点不对劲呀。整个宿舍似乎变得虚幻了起来。并且有滴水的声音。走进内室才发现原来是水头坏了,打了个电话给宿管,宿管说那么晚了,明天才帮我们修!
晚 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清晰地听见滴水的声音,夜越深,这种滴水声就越突兀。还是Cherry,她说,恐怖片里,都是有滴水的声音,加上外面的风声,成就了鬼出 场的画面。晚上的时候那些水会变成红色,那是血水。风的声音也会变得突兀,像是鬼叫的声音。听,是不是...那风声是不是很像鬼叫?
“死Cherry,你就别吓人了,今天天气预报说了,是刮台风!睡吧。”说话的是红!
不 知道是不是因为Cherry的话,让我产生了心理作用,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听着突兀的滴水声。到了凌晨3点的时候,那像鬼叫一样的风声就更响了, 吹得门“嘣”“嘣”...地响。仿佛有人在敲门。好像我怎么睡都不是,蒙着被子睡,仿佛有东西会突然蹦出来一样,挨着墙睡,那墙冰冷的感觉,让我害怕。想 着以前发生的事,越想越害怕...就在这时,听到了一句话:“嘿嘿,我要跳啦。”让我打了个寒颤。但久久地没有了下文,才知道是舍友在说梦话!不知道是不 是恐惧的原因,竟然又点尿急了!
可是我不敢去,因为Cherry以前说过很多关于鬼的故事,都是有关于厕所的,比如说厕所里的镜子,水,还有下水道中的鬼!想来都有点后怕...越想反而就越想去厕所了。那滴水的声音在我耳朵里也就越清晰了!
可是越害怕似乎就越急了,要上厕所,我总不能尿床吧,宁愿吓死,也不愿意被人笑死!
我 小心翼翼的爬下床,我发现我的脚竟然开始有点软了 ,但还是一步一步地往厕所走去。床铺离厕所不远,但我却感觉我走了很远一样。走到厕所的时候,发现门是关着的。可是我宿舍的另外三个人都在睡觉才对,有谁 会关了厕所门呢?是风吧,对的,是风。我试着去推厕所门,但是我却推不动,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从里面反锁了!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害怕了。
但 我想也许是我的力气太轻了,可是轻关的门怎么会用大力推呢?这个时候感觉凉飕飕的,门竟然自己开了,伴随着一阵冷风。让我一下子不敢往下想了...但还是 自我安慰,这个台风天,有风是很正常的...我终于控制了脚,往里面迈,然后紧闭着眼睛,接着再慢慢睁开,还好,什么都没有!我再把门轻轻地关上。
终于解决了,我打开门,发现一个头发很乱,遮住了整个脸的女人,穿着一身的红色的睡衣,虽然遮住了脸,但我明显的能感觉到她在对我笑。这让原本就发抖的我抖得更加厉害了。
“秦,搞什么呀,上个厕所那么久!我也要去上厕所。”
听到Cherry的声音,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还好没事!
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我仿佛听见了什么声音,好像是:“秦,有没有绳子,JAY说他要用绳子?”但我只是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没有!”就进入了梦乡。
“啊!” 是红,是红的喊声,每天早上都她起得最早,因为要出国留学的原因在努力地复习英语。因为红的叫声我们每个人都醒了!但只看到红下意识的指着窗户。我们的宿 舍是三间的格局的,外面那间是放写字台的,四个人4张写字台,头顶有一个大大的吊扇。中间是卧房,最后是阳台加洗手房。我朝着红手指指的地方望去,发现 Cherry吊在了那里,用的是棉被拧成的红色被子。Cherry很喜欢红色。
我害怕了,我说JAY来过,一定来过,昨天晚上我正想睡觉的时候,听到红说,JAY要一根绳子。可是,我太困了,竟然没有发现,JAY已经死了,而且三更半夜的,他要绳子做什么呢?
红说:JAY来过,他不会放过我们的,下一个死的就会是我...说完就发疯的跑了出去。我看着同宿舍的玲。突然觉得他们之间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发生过。
后 来我才知道,原来Cherry在网上购买了一个齿轮,那个齿轮上装了芯片,据说是转速超过了12000后,那个齿轮就会向反方向转。她想,如果把这个齿轮 装在自行车上会怎么样呢?她就找了红一起研究,但终究觉得是个不可以想象的一件东西。这时也刚好JAY说他的跑车坏了,要换链轮。Cherry就把那个齿 轮给了JAY,大小刚好合适。那天晚上在陡坡的时候,刚好是链轮12000转的时候,那个齿轮向反方向转了,于是又了急刹车的现象。而JAY就断送了他的 生命。所以,并不是因为战争后鬼魂积累的怨气,而是认为。红觉得她自己也有责任,下一个死的将会是她!
可是我觉得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那续JAY死后死的那个男生,又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因为JAY的念力过为强大,影响了他?而且,他也是因为急刹车而死!
从那天以后红做什么事都神经兮兮的,总觉得有东西在跟着她,总觉得Cherry在叫她!以致快期末考的时候她父母来接她回去了。我和玲也因为Cherryde 死而换了一间宿舍。但四个人就剩下两个人住了。
期末考试的期间,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会发生点什么,也就顺利的完成了。在学校逗留了几天,就回去了。
但我却没有回家的那种心情,可能是因为奶奶的死的原因,除了回去伤感之外,我找不到任何回去的理由。但还是得回去。因为我害怕一个人的宿舍。
到家了,但出乎我意料的,父母并没有来迎接,我想,他们可能出去了吧。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农村里生活过,我家是在农村的,那屋子很大,但不漂亮,可能是建筑上没那么现代化,整个屋子阴沉沉的。而且是历经了两百年的房子。这样的房子让我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害怕。
我走了进去,我以为没人的,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头发蓬松的女人,似乎做些什么。蹲在那里,可能是因为光线的原因,我竟然看不到她在做什么。
“秦,你回来了!”
“嗯!”是我的妈妈。而我竟然没有认出她来!“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 就在你走后的那几个晚上,你爸突然觉得屋子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走动。刚开始以为是你奶奶,后来觉得不是。一天晚上,你爸爸越想越不对劲,就在客厅等 那东西的出现,结果在凌晨三点的时候,他的脚就开始抽筋。后来送到医院说,他的整个脚都废了。而且不知道基于什么原因,竟然不能言语。本想告诉你的,可是 又觉得你的学业重要,所以我们就把这件事隐瞒了下来!”
“为什么不请阴阳师来看看呢?”
“阴阳师不是请就可以的,你知道的,他们最讲究的是一个缘字。何况,我们去哪请去?”
奶奶说过,世上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而阴阳师最忌讳的就是请字。他们渗透佛理。认为凡事自有定数,冥冥中讲究的是缘字!我去看了一下父亲。他的脸色有点怪异,似乎透露着淡紫色。但我不敢往下想了,应该不会犯着那些东西的,在家里,奶奶会保护我们的。
夜深了,我也清晰地听到家里似乎有人在来回地走动,想到父亲的遭遇,在被窝里打了个寒颤。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自己的颤抖。耳朵也听着窗外的声响。其实我知道害怕也没用,该来的还是会来,可是就是不能让自己不害怕。就这样,听着走动的声音,到了天亮才沉沉地睡去!
虽然奶奶说过,白天鬼也存在着,但是我仍然觉得白天可以让我更安心,也许是因为晚上看不清楚,人们都会对自己不清楚的事物感到害怕的原因吧。我这一觉醒来,已经是黄昏。去看了父亲,他的脸上的紫色似乎又深了一点,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因为光线的原因。
吃过晚饭后,看了一下电视,农村的电视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看头的,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台。想出去溜达,又不像城市那么方便,黑灯瞎火的,于是我躲回了房间,看书去了。
看 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12点了,好像又听到了那种声音。这会不是在客厅,而是在我的房间。我不如的紧张起来。眼睛也不敢睁开,全身都在发 抖。接着是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可当我想仔细听的时候又没有了。我不留意的时候又似乎有人在那里说话。这时候我想睁开眼睛,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眼皮都好像 有千斤重一样。我想喊救命,也喊不出来。这样反反复复,好像灵魂都快脱离了我的躯体。不受我控制了一样。然后说话声不断扩大,但我仍然听不清他们再说什 么。终于我的眼睛睁开了,但什么都没有看到。朦胧中,我似乎觉得自己还没有醒。我是在梦中睁开了眼睛。于是我又开始挣扎着睁开眼睛,这次没有我想象的难。 我看到了一群人在那里不知道在讨论些什么。穿着也奇怪,是土军色的穿着。有一个人慢慢地向我这边走近。但我只能看到他的脚。就在他走近我的时候,我突然醒 了,这次是真的醒了,没有在梦中醒了。
这是鬼压床,小的时候奶奶告诉我的,但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一种梦中梦的。听说只有身体虚弱,阳气不足的人才会这样。
醒来的时候看了床头的闹钟,才一点。外面静得吓人,不像夏天,夏天的时候至少还有青蛙叫,但现在什么都没有。
“不 要过来!”这喊声,在平静的夜里特别的突兀。是我母亲的。我也顾不上害怕,直奔我母亲的房里。看到我的父亲,面无表情地向我母亲逼近。嘴里不知道在叨念着 什么,就好像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一样。zhiti僵硬...无论我母亲说什么他都好像听不到一样。也好像看不到我们。只是一步一步地向我们逼近。就在他 快要碰到我母亲的时候,我正好把地上的母亲拉到了一边。还好,他没有向我们走去,而是向着门口走。
“秦,我们跟去!”
“可是,很危险!”
“秦,那是你父亲!”
他 走得并不快,可以说是慢,而且不能说是走,只能说是移。我们慢慢的跟在后面,我能感觉到母亲的害怕,因为她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我也是这样的。走没多远,父 亲突然回头看,然后咧开嘴笑了一下。那种笑容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说不出的诡异,说不出的牵强。我很怕他会往回走,可是,并没有!很快,他又回过头去慢 慢地移动。但我确认了他移动的方向是我奶奶的MU地...
果然,到了奶奶的墓地,他就停了下来。念的东西也渐渐地越来越大声,但我仍然听不 懂他在说什么。我在想,也许奶奶会知道吧。我跟母亲都不敢过去,远远地看着。然后他说了句“血祭亡灵”的时候,慢慢地把头转向了我们。一步一步地向我们移 动。脸上就是他回头看我们时候的笑容。我们害怕了,害怕到忘了逃命了。
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向我们走进,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他移动的 速度也相较来的时候快了很多。我下意识地走到前面去,护住我的母亲。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刀子的,他走到我面前的时侯右手高高的举起,他手上到刀在月光 的返照下变得异常的光亮,也异常的寒冷。我绝望了,闭上了眼。可是刀子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而是被人挡开了!我睁开眼,看到是一个男孩,年纪跟我一样,他 应该是个阴阳师,并且不在奶奶之下,因为他的法杖是黑色的。
他快速的把父亲引到他那边,然后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父亲毫无意 识地挥动着手脚,而那打斗场面就像武侠片一样。我看到他的法杖对准我父亲的心脏,毫不犹豫地插了下去,父亲应声倒地。但没有留半滴血。那是我父亲呀。奶奶 不是说过,只要把灵魂的念力催散就可以了吗?为什么他要杀害我的父亲!我的眼泪不能控制地往下流。但我却说不出声音。他救了我,却杀害了我的父亲....
我的母亲早已晕了过去,而我却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家里的床上了。我想等待我的可能又会是一个葬礼。我无力地向客厅走去,我已经面对了太多的事,太多的悲伤了,也许有那么一天,我就崩溃了!
我低着头想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似乎还是理不出一个头绪来。为什么离奇的事都被我碰上了,仅因为我家有个阴阳师吗?
“秦!过来!”
是父亲的声音,难道,他没死?我抬头果然看到了父亲跟那个年轻阴阳师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怎么会,我明明看到他死了!但也许是我在做梦吧。可是如果在做梦,那个阴阳师怎么会在我家呢?但无论怎么样,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我看到他的手链是绿紫色的,那他应该是昨天的那个阴阳师,也就是说不是我在做梦。难道阴阳师还会还魂术?只是奶奶那个级别的不会而已!他对着我笑了笑。长得还算可以,不会对不起观众,但并不出众。不管怎么说,有一个阴阳师在身边,心都似乎安定了很多。
接下来是一阵寒暄,吃完早饭后,我父亲让我跟他去镇上转转。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是想问为什么明明见到我把你父亲杀了,今天他怎么没事?!”
“是的!”
“你见过你奶奶没除妖的时候把法杖拿出来吗?”我摇摇头!
“那就是了,阴阳师的法杖跟鬼魂存在的道理是一样的,都是用阴阳师的念力凝聚出来的,所以你看到我的法杖刺进了你父亲的心脏,他完全安好,因为法杖只是对鬼的念力产生了作用!”
“哦,原来是这样!”
“好了,到我问你问题了!”
“最近在你身边是不是发生了怪事?”因为他问到了这个问题,我就把我奶奶死后的事都告诉了他。
“嗯, 你奶奶下葬的时候我也在,只是太多阴阳师了,你没有注意而已。每个阴阳师死后,各地的阴阳师都会来祭拜。一来是对恶灵的一个警告,而来是防止恶灵对阴阳师 的家庭遭到伤害。另外就是评估恶灵的级别,从而派出相应的阴阳师铲除恶灵。我就是你奶奶死时派出的阴阳师。我们必须在恶灵血祭的那天把他们除去。因为每个 阴阳师身边都会聚集一定的恶灵。法杖也是收集恶灵的怨气而形成的。当阴阳师死后,这些恶灵就会再次出现。以亲人的血祭之则消。”
“原来是这样,但我还是不太明白!”
“呵呵,外人不明白很正常!不过你天生缺少阳气,能活到现在,只有少量恶灵骚扰你,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可能是我奶奶,把我保护得太好了!”
“呃,等你开学的时候,我可能要去你学校一趟。”
很快,我们又开始往会走了,气氛也变得融洽起来了。回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很美的女孩站在我的家门口。她看到我们,跑过来对那个阴阳师喊,师兄。然后他宠溺地向她伸出手,并摸了摸她的头发。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竟然有了一丝的酸意。
我不知道那个女孩是谁,但她的美丽却让我黯然了,是呀,这么出色的阴阳师怎么会没有女孩陪伴呢?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女孩手上的黄蓝手链,也就是说,她也是个阴阳师。
不知道是不是有阴阳师的缘故,接下来的日子平静了很多。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知道了那个男孩叫:远,而女孩叫:丽。从小修炼。看得出来远很宠丽。有时候看到他们探讨的样子,我也很想我是个阴阳师,那样就可以离远近一点了!
远说,处理完我们学校的事后,就会离开了,那样我就永远也看不到他了。这样一想不禁觉得心里很难受。于是开始祈祷开学的日子别那么快。
可是我的祈祷还是没用,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去了。开学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近到我对它产生了排斥。
终于踏上了列车,离开了家,又回到了学校。我很想问,远,会不会也舍不得离开我?可是终究没有问出口。我只希望,学校的事,可以拖住他的脚步,让我再看他一眼也行。
开学的第一天,他们成了我的同班同学,丽也分进了我宿舍。她每天都会跟我讲远,明显地感觉到她对远的喜欢。而我也喜欢听,因为我想多靠近他一点,哪怕是一点都足够。
晚上我带他们来到了陡坡上,远看了一下,然后跺了几脚。就领着我们离开了!”
“那个陡坡上有很多的亡灵。正如我想的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的!”
“可是我们校长每年都有请阴阳师来祭拜的呀!”
“亏你还有个奶奶是阴阳师,你不知道阴阳师是不用请的吗?一切都靠缘字!校长请的那是江湖骗子吧。但这样做也有道理,可以安心。”这话是丽说的。而远一直处于沉思之中。也许这事对他来说真的很棘手吧!
“本来怨灵处于沉睡状态,可是因为你同学的死,重新唤醒了!在陡坡时,我可以感觉到从我脚下升起的怨气!”也不早了,你们回宿舍睡觉吧!
回到宿舍,想着这件事,越想就越后怕。躺在床上,仿佛有很多人跟我说话一样。只听到叫“秦....”后面的话怎么听也听不清楚。我起身,准备去喝口热水,不知道是不是有阴阳师在的原因,我的害怕少了很多。
“嘣, 嘣,嘣...”的声音从洗手间传来。而风声在此刻也仿佛变得尖锐了,很像cherry上吊自杀时的情景。虽然说我的害怕少了很多,但我的脚仍然有点发软 了。看着墙上的钟,一点。我走进卧室,发现原本三张床的,现在四张床铺得好好的,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向洗手间走去,慢慢地推开洗手间的门。
“秦, 你干嘛,吓死我了。你看我头发打结了!”是我自己?她说完继续梳她的头。对着洗手间里面的小镜子。我看着她觉得有一股寒气上身。我想退出去叫醒丽,也许她 会有办法。但她拿着梳子转过身,对着我笑,那种笑容是我没有的。但却让我很熟悉。是Cherry的招牌式笑容!我想喊救命却喊不出来。
“秦,我找不到绳子了,你的头发给我当绳子好不好呀?”她说完拿起剪刀向我冲过来。
但 被丽阻止了,我看到了她红色的法杖,在黑暗中显得特别鲜艳。但她显然不是Cherry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最后我看到她用尽最后力 气把法杖刺入Cherry的心脏,但同时,她也被Cherry的剪刀刺中。鲜血跟她的法杖混淆在一块。那种血的腥味让我彻底地昏迷了!
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了医院,头部受到了重击。而临床躺着的是丽。她的脸色苍白,医生说是失血过多。而远一直陪伴在我们的身边。错了,应该是陪在丽的身边。为她削苹果,小心的呵护着她。看着这样的情景我宁愿我已经死了,那样心就不会那么痛了!
远 说,我天生阳气不足,这样的身体,成了怨灵的聚集的地方。给怨灵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容器。幸好上次的怨灵的怨气不是很大。要不我跟丽都会没命。所以不能再这 样下去了!他跟丽也不能在这里久留。唯一的办法,是让我成为怨灵的聚集地。他才能一举消灭怨灵。就像上次我父亲那样!但如果没有成功的话,我将会被怨灵侵 蚀!他问我愿不愿意帮忙。
我听了这话,连想哭的心都有了。如果奶奶在的话一定不会让我成为容器的。她一定会想办法各个击破的。可是,眼前的远,他似乎一心就想尽快的离开我的身边。可是我能不答应吗?虽然不知道等待我的将会是什么,但是我还是答应了!对于他的要求,我连说不的能力都没有!
又 是凌晨一点,选择这个时候,是因为这时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另外很少有人出来活动。我们来到了陡坡上。这个我们是我跟远,没有丽。因为远说很危险,他不知道 怨灵的力量有多大,是不是他能控制的,所以把丽留在了宿舍,走的时候还宠溺地摸了下丽的头,那是他的招牌动作,很多时候,我都很想,我可以替代丽的位置。
“秦, 你来啦,你来看我啦?”是JAY的声音,我向周围望了下,看到不远处的草地上,JAY向我走来,这次没有血跟脑浆并流的画面,让我觉得其实JAY没死,一 直在我身边。可就在JAY差不多走到我面前的时候,远就从我后面出现了。JAY看到了远拼命地跑,远也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留我一个人在这陡坡上。
突 然起风了,那风很奇怪,只在我的周围,画了很大的一个圆。因为我看到了周围以外的树木,没有一丝风吹的痕迹。而在我耳朵周围,似乎有无数的人在说话。还是 跟以前一样,我根本听不懂他们说的话。随着圆圈的缩小,那说话声也越来越大,大到让我的耳朵生疼。很难用言语去描述我的害怕。我的腿软了 ,此刻的我并不是站在那里,而是坐在那里。在我的周围似乎有一股很大的力量,讲我的灵魂一点一点的玻璃。渐渐地身体不受我控制了。我在圈外看着我慢慢站起 来。嘴角扬起微笑,很诡异的微笑,我似乎能看见有很多气体一样的东西在我的身体里流动,最后都聚集在了心脏。
然后我看到了远,他看到这样的情形一点也不奇怪,也并不立刻阻止,很快的,我身体里的气体停止了走动。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剑。向着远砍去!
又 是一场惊心的打斗场面。平时瘦弱的我,此刻似乎成了武林高手。没有父亲之前的笨重,而变得灵活起来!我看着自己拿着剑,直刺远的心脏,而这时的远,并不闪 开,而是拿起法杖刺入我的心脏,我看着远的举动,我并不为我担心,我知道会没事的。可是远!?我看到远的鲜血流了下来,同样的血腥味,同样让我昏迷了!
醒 来的时候,远跟丽都在身边,我奇怪地看着远,他竟然没事?按他的解释就是,怨灵形成的剑只能攻破人的意志,并不能对人的身体产生作用,当人的意志被击灭的 时候,灵魂也会脱离身体,所谓意志,也就是人的,精,气,神。经过那天的一战,让他的元气大伤。所以他必须回去休养一段时间。我知道,那是跟我的告别。然 后他拿出他的手链。戴在了我的手上,他说,这手链跟你奶奶的一样,会守护你!在那个时候,我明显地看到丽眼中闪过的一丝悲伤。但当时并没有令我细想。接着 远摸了下丽的头,说,我们该走了!
他们就这样走了,留下的只有我一个人的感伤。不过学校的陡坡也在一夜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那是为什么!只是我的心仿佛缺了个角。想他的时候,会很幸福,那种伴着伤痛的幸福!
转眼间又到了夏季。学校组织去旅游,本来我不想去的,可是被玲拉着去了。我想也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远的手链,一直都在保护着我,他走之后,我再也没受到奇怪的东西的侵蚀!
那 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远处的山,近处的水,再加上温和的阳光,似乎是一种说不出的和谐。我们的目的就是征服那座山!听着班长的豪言壮语,我突然有股想笑的 冲动。山脚聚集了很多卖东西的人,有卖当地特产的,有卖配饰的,有卖小吃的...但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只有一个穿着破烂的老婆婆引起了我的注意。
“玲,你看那个老婆婆!好怪异哦!”
“切,这有什么奇怪的,山底乞丐多着呢!”听到玲这么说,我也没有这么多想了。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老婆婆的话。“卖你想要的东西,随缘分,要不千金不卖!”
我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老婆婆,你看我想要的是什么?”
“呵呵,真是有缘人,你想要的是心!但那人并不在你的身边,可是,只要你有危险,他会回来的。你只要这个不离身,他的心会是你的!”我接过老婆婆给我的东西,那是个怪异的木质雕塑品。似乎又很多人在上面,但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只有错乱的线条!
“多少钱?”
“不要钱,记着,只要不离身,他会是你的!”说完,老婆婆就收拾东西走了!
“你相信她的话呀!?”
“不知道。但这个木头的雕塑,应该不会有什么才对。带在身上也是很好的装饰!”
“秦,我总觉得它很怪异!”
“没事,你看,他们都走远了,我们跟过去吧!”

只要我有危险,远就会出现,但我要怎么才有危险呢?我有没危险不是我能控制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以前我很害怕危险,可是现在我竟然期待了。爱情的魔力真的很大,可以瞬间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因为老婆婆的话,很久没再失眠的我,又失眠了!
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敲墙??不对,这声音是楼顶传下来的。楼顶有人在敲地砖?现在是深夜,竟然有人在敲地砖??显然是不可能的,看来,危险在向我靠近了。此刻的我又兴奋又好怕。两种感觉在一块,形成了一种共鸣,那是我说不出来的感觉。也不由地让我兴奋!
我忍不住地向楼顶走去,走出宿舍,虽然是夏季了,但仍然伴随着丝丝的凉风,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看着绿紫色的手链。心里想着,没事,它会保护我的。我敲响了楼上的门。一个短头发的女孩,穿得很清爽地打开了门!
“嗯,我想问下,你们大半夜地,不睡觉,在敲什么东西呀?”
“神经,有谁会大半夜的敲东西呀,倒是你,是不是有病呀!半夜跑来敲门!”
我就这样碰了满鼻子灰地回来了!等了一夜,想着有事情发生。但还是没有!不但这一夜没有,我等了一个月都没有怪事发生。我快绝望了!是呀 ,一个老婆婆的话,怎么能信呢!

“秦,那边好像有事发生,我们过去看看!”
“嗯。”
事情发生的地点是荔枝林。此刻**已经封锁了现场。荔枝林是供学校生物系的人研究用的,有些时候结了果,也会分到各大院系的教师上。离我们宿舍有一段距离。我们过去的时候,刚好有**抬一具尸体过来,这个尸体用白布包裹着,所以我们什么也没看到!最后无趣地回宿舍了!
“秦, 我探听到了,死者是我们楼上的一个女孩子,短头发的,看起来很清秀,但外貌与性格却不符合,为人很狂野,好打抱不平!是我们去旅游回来的那个晚上失踪的。 听说,钉子遍布了她的全身,血也流干了。但奇迹的是尸身保存完好。可是,验尸报告出来,她竟然已经死了一个月了!在潮湿的荔枝林里竟然能保存完好!”
听 着玲的叙述,其实危险早已经发生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我听到了钉墙的声音,然后上去,接着短发女孩开门,把我说了一顿,接着她失踪了。可是如果这一切都 是在宿舍进行的,为何她会失踪,而且在荔枝林?如果那时候她就在钉自己的身体,怎么听起来像敲墙的声音?我不敢往下想了。因为危险真的已经逼近了。这次没 有了兴奋,而是心寒!我希望的危险,并不是有人死亡! 那天以后,学校就不再平静了,很多人都来到了学校,死了人,在并不能使学校推入风口浪尖,但是,尸体在一个月后,还保存完好,在没有任何高科技,或药物的帮助下,这就成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每天都有一群考察队来到学校进行考察!但却考察不了任何结果!
我 看着远送我的绿紫手链,心里想着,也许只有你能告诉我答案!看着它我又想到了那个木质的雕塑。拿起它来看,似乎觉得图案不同了,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同。因为 它是无规则雕刻的,到现在我都记不清它画的形状。我只能等危险向我逼近,我深信,远说过,我是灵魂最好的容器,等他们壮大了之后,会来找我的!
从此,我每个夜晚都会听到类似的撞击声。有时候是从上面传来,有时候是从左边传来,有时候是从右边,或者下边。但这个夜晚不同,我听到的是从我耳边!
我睁开眼,是玲,玲右手拿了快石头,左手拿了个不锈钢针。在那里不停地敲着石板。嘴里喊着:“我要出来,我要出来...”最后变成了呢喃。
“玲,你怎么了?”但玲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一样,继续着她的动作,不久又换一个地方。这样过了一个钟之后,她竟然站起来往外走了。我看着地上的人形的孔,想跟着玲一起出去。谁知道这个时候玲转过头来,用一种机械的声音说:“别跟着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虽然我很害怕,但我还是跟出去了,那个是我的室友呀!我一步一步紧跟着她,她竟然来到了荔枝林。就在她踏进荔枝林的那一刻,她又回头了。看着我,似乎说,我会让你后悔的!
于 是,我终于迈开了我的第一步,走进荔枝林。脚下的泥土很软,也许是长期被树荫挡住没有太阳的原因,每走一步就发出了梭梭的声音,让我觉得很不自然。可以想 象,当时我迈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