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家流传的惊悚恐怖鬼故事~

你想看更恐怖小说吗? 看完整版请加QQ:516252197 大量给力灵异故事请 添加 - 幸福丶总是缺货   QQ :516252197  这里有一群和你一样爱小说的孩子 期待着同样爱文字的你! 友情提示:加了幸福丶总是缺货Q:516252197 他空间还有很多原创鬼故事 微小说,炫舞小说,言情小说,伤感文字等等!   你不会了解 在你遇到我之前 一切有多么的乏味    恐怖的布娃娃   郑美玲懒洋洋的依靠在沙发上,手中不停地按着电视遥控器。一连换了30多个频道,都没有看到什么有趣的节目。她无聊的叹了口气,把遥控器往旁边一扔,专心致志的吃起零食来。郑美玲老公已经去上海出差好几天了,家里只剩她一个人。   “呼、呼、呼,”门外又响起了一阵车轮在地板上滚动的轱辘声,纳肯定是隔壁家的小孩又在走廊里面玩脚踏车。听着门外的轱辘声,郑美玲心里陡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忧伤:如果两年前不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话,现在小孩也一定可以玩脚踏车了吧!郑美玲两年前怀过一次孕的,但当时她老公徐强说他们还年轻希望能多过些二人世界的日子,就极力劝说她把孩子给打掉了。这两年来,每每看见别个母亲抱着自家的小孩在玩耍,郑美玲心中就生出一种醋意。现在,老公也应该有想法要个孩子了吧。等这次老公回来,我一定和他好好谈谈,郑美玲这样想着,放下手中的零食,从书柜上拿了一本育儿方面的书美滋滋的看起来。看了一会儿,郑美玲就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放下书,洗漱上床睡觉了。徐强不在家,她一般都睡得很早。
  “哐当,”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巨响,把郑美玲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大概是风把窗户吹开了,郑美玲没有理会,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突然,她一下子打了个寒颤,彻底醒了。因为她隐隐约约的听见了一阵歌声,“啊…啊…,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郑美玲以为自己听错了,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屏住呼吸仔细地听了一会。没错,的的确确是有歌声,而且这个声音好像是从次卧里面传出来的。郑美玲突然记起了,当年自己怀孕的时候,同事送了一个名叫玛丽的布娃娃。按动布娃娃的身上的一个按钮,布娃娃就会反复唱这首《鲁冰花》。但是,现在,深更半夜的,布娃娃怎么会自己唱起歌来呢!“啊……,”这歌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是那么响亮和清晰,就彷佛是有个小孩子在她耳边唱一样。郑美玲一个翻身,“啪”的一下,打开了床边的台灯,随即拿起电话,拨徐强的手机,想问他拿个主意,但是徐强的手机关机了。半晌,郑美玲才稍微恢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没事,没事的,可能是布娃娃内部的线路连电了而已。这样想了好几遍后,郑美玲下了床,穿上拖鞋向次卧房间走去。
  次卧在主卧的另外一头,中间隔着客厅。一出房间,郑美玲就打开了客厅的灯,四周扫视了下,然后径直来到次卧门前。布娃娃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唱歌呢!自从自己把孩子打掉后,这个布娃娃就一直被放在衣柜下面的抽屉里,已经两年都没有再碰过了,为什么现在突然唱起歌来呢。啊!该不会是有小偷偷东西不小心碰到它了吧。   “老公,爸,你们过来下,这屋里好像有人偷东西。”郑美玲佯装大声喊叫着,接着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屋里的动静。   除了歌声外,屋子里却仍然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不是小偷!   郑美玲推开门,开灯走了进去,拉开了放在屋角的一个大衣柜下面的抽屉。布娃娃两只眼睛一眨一眨的,仍然不知疲倦的躺在抽屉里唱着。郑美玲伸手按了下布娃娃身上的按钮,《鲁冰花》的歌声戛然而止。   应该就是布娃娃内部的线路连电了,郑美玲得出了这个结论,仍旧把布娃娃放回了抽屉里,回屋继续睡觉了。

  恐怖的布娃娃 2   一上午郑美玲在公司里面忙得是焦头烂额,也就渐渐的把昨晚上的事情给淡忘了。直到吃午饭时,才突然想起昨晚上的经历,于是把布娃娃在半夜唱歌的事情给同事说了。
  听完郑美玲的事情,一个同事就开玩笑的对郑美玲说:“小郑,你不会是遇鬼了吧!”   “啊!不可能吧。怎么这么说呢?”郑美玲心中一惊,赶紧问道。   “我以前看过一部美国片,上面就是说的一个死刑犯在临死前把自己的灵魂寄放在了一个布娃娃的身体上,然后就四处…。”同事似笑非笑的看着郑美玲说道。   郑美玲认真盯着同事,等他说下面的话。   这时,她同事突然凑近她耳朵大声说道,“杀人!”看着郑美玲“哇”的一声吓了一跳,同事乐得哈哈大笑。
  郑美玲生气得赶紧离开了饭桌。过了一会儿,她又走了回来,脸色微微的有些苍白。她向那个同事问道:“那,那,那是怎么发现这个布娃娃是真人的?”   看见郑美玲刚才被自己吓得有些够呛,她同事也有些不好意思,见郑美玲又走回来问,于是就对她说道:“小郑,对不起啊,开玩笑呢。那都是好莱坞的电影,纯属虚构的。”   郑美玲又问了他一遍,他只好说道:“电影里面的情节是有人发现那个一直在说话的布娃娃身体内竟然没有电池,所以才发现它不是布娃娃,而是真人的。”看见郑美玲放在餐桌上的手有些发抖,她同事连忙又说道:“那都是电影的,小郑。别当真啊。你屋里那个布娃娃一定是内部线路出现连电现象的缘故。”   “是啊,是啊。我想也是这么回事。”郑美玲故作轻松的说,但是声音里面明显带着微微的颤音。   直到下午,郑美玲才拨通了她老公徐强的电话。   一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徐强的声音,郑美玲又亲热又生气地说道:“你怎么一天都不开机啊!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了。”   听见郑美玲生气了,徐强赶紧温柔的说道:“昨晚手机没电了,今天忙着一直在外面忙活,没顾上充电呢。对不起啊,老婆。有什么事情啊?!”


  “昨晚上次卧房里的那个叫玛丽的布娃娃半夜里突然叫起来了,把我吓了一大跳。今天有同事说那可能是有人的灵魂寄存在里面了。有部电影就是那样的情节。”郑美玲急切的说道,想从老公嘴里面听到那只是布娃娃的线路坏的答复。这样,郑美玲心里就会一下子平复下来的。   但是,听到这话后,电话那头一下子没了声音。郑美玲“喂喂”的喊了半天后,那头才又传来了徐强的声音,但声音明显沧桑了许多,似乎受了很大打击似的。“美玲,不会吧。那部电影我也看过。难道,真的是我们两年前打掉的小孩回来报复我们了!!!”   “啪”郑美玲一下子惊得把手机掉在了地上,等她条件反射的去抓时,已经迟了,手机已被摔成了两半,坏了。这时,郑美玲才发现刚才忘了问老公什么时候能从上海出差回来。   整个下午,郑美玲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布娃娃半夜唱歌,布娃娃被灵魂附身,以前打掉的孩子回来报仇,三件事情如同烧红的针一样轮流锥刺她的脑袋,让她的头觉得快要爆炸了。好容易熬到下午6点钟,她赶紧打了个的士就往家跑。
  急匆匆的回了家,来到次卧门前时,郑美玲不禁又怔住了。把手放在了门环上,却又几次放下。最后她还是鼓足勇气推开了门,走到衣柜前,慢慢的蹲了下来。她长长的呼吸了口气,然后伸出颤微微的双手,把手放在抽屉把上。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勇气打开抽屉了,害怕发现布娃娃已经不在里面了。 (更多同类小说请加苏诺晨GG QQ:556677 他唱歌很好听啊!空间还有大量自拍)   良久,郑美玲猛地拉开了抽屉。还好,布娃娃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跟昨晚上放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   郑美玲长长的嘘了一口气,然后把布娃娃翻过身来,熟练的把布娃娃后背衣服给打开,摸到了那个装放电池的后壳。轻轻一碰,后壳掉了下来,里面竟然是空的——没有电池。   “哇!”郑美玲一下子跳了起来——自己以前的孩子真的回来报仇了!   “孩子,我对不起你啊。妈妈对不起你啊。呜……妈妈爸爸自私了,一心想着过二人世界,让你不到4个月就打掉了。是妈妈对不起你啊,妈没有保护好你。你要回来就找妈报仇吧,呜呜,是妈对不起你……。”郑美玲跪在地上,一边呜咽的哭,一边撕心裂肺的说着。
  “孩子,你如果能听得到妈妈的话,就站起来杀了妈妈吧,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郑美玲对着躺在抽屉里的布娃娃哭诉了好久。但是布娃娃没有任何动静,仍旧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   郑美玲跪在地上,等着布娃娃从抽屉里站起来,但是布娃娃却一直没有动静。或许是,今天孩子的灵魂没有回来吧!郑美玲这样想着,准备站起来。谁知刚刚站起来,却又突然摔倒在地,腿跪在地上太久了,已经麻木的无力站起来了。   郑美玲趴在地上休息了一阵子后,吃力的爬了起来。她开始吓得全身瑟瑟发抖,但是现在她反而平复了。郑美玲是个胆子特别小的人,平常恐怖电影,恐怖小说什么的从来不敢看。但是现在,布娃娃身体内寄存的这个鬼却是自己的孩子。一想到这里,她又觉得不那么害怕了,而且她也想看看自己无缘见面的孩子到底是长什么样子?是男是女?是胖是瘦?……   把布娃娃仍旧放在抽屉里,郑美玲走出了次卧。在关门前,她回过头对着那个抽屉说:“孩子,你回来时就唱歌吧。妈到时再过来找你。”说完,郑美玲迈着发软的腿边哭边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洗漱,就直接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半夜时分,因为口渴,郑美玲突然醒了过来。她坐起身来,揉了揉发昏的脑袋,刚才在次卧房间里发生的事情让她有些分不清楚是真实的事情,还是仅仅是做梦而已。她揭开被子,准备打开灯下床去倒点水喝。谁知她一打开床边的台灯,就看见台灯下面站着那个布娃娃,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她。嘴角里,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正一滴滴的流了下来——是血!   “啊!”郑美玲狂叫了一声,倒在床上,抽搐了几下,死了。   半个小时后,次卧房间里面的衣柜打开了,郑美玲老公徐强从里面跳了下来。他快步走到郑美玲的房间里,用手在她的鼻孔上探了探,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迅速的把布娃娃脸上的血擦掉,拿回了次卧房间里的那个抽屉,然后把周围的东西收拾了下,接着出了门,很快的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第二天早上,徐强又回了屋,径直来到电话跟前,惊慌地给自己的岳父岳母打电话,说郑美玲昨晚上心脏病突发去世了。很快的,郑美玲父母来了。由于郑美玲本来就是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所以她父母对郑美玲之死没有任何疑义。于是,很快的郑美玲就被火化掩埋了。   三个月后,郑美玲老公和他公司的一个叫吴丽女人结婚了。   再一个月后,郑美玲老公突然在次卧房间里死了。据吴丽说,有天晚上她迷迷糊糊的听见次卧房间里有声响,便让他去看看,谁知他这一去就没有回来。第二天早上,才发现他已经死在次卧房间的地板上了,旁边放着一个市面上很常见的布娃娃。
  很快的,法医的报告出来了:徐强是受剧烈惊吓导致心脏衰竭而猝死的。   纸是包不住火的,很快的郑美玲之死也真相大白了。原来在郑美玲怀孕的那年,她老公就遇到了他以为是今生真爱的吴丽,所以就劝说郑美玲打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后来,吴丽又怀孕了,逼他结婚,不然叫告他强奸。在无奈之下,徐强就选择这招恐怖的布娃娃事件。   到底,那天晚上徐强在次卧房间里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才导致他的猝

消失的蘑菇
  老家那边有种野生蘑菇,长得跟现在市面上的金针菇有些相似,我们叫做刷把菌(刷把,老家那边用来刷锅用的一种竹制工具)。金针菇一般是黄白色,但是刷把菌却是一种土褐色。这种蘑菇味道鲜美,营养价值极高,而且产量少,所以在老家那边的价格很高。   这种蘑菇一般都是一片一片的生长,而不是像其它蘑菇那样是一棵一棵的。除此之外,刷把菌最令人惊奇的生长特性是它一旦在某个地方生长出来之后,就再不挪窝。一遇到下雨天,在以前生长刷把菌的地方就开始重新长出一大片来。所以,要是谁无意发现了刷把菌的踪影,就等于是有了长期的一笔稳定收入。据说,要有很好运气的人才能碰到这种刷把菌的。   我一个小学同学的爸爸就遇到了这种好事。听他是有次在山上捡野蘑菇时,无意间碰到了一大片刷把菌。据说当时把他高兴坏了,赶紧搜罗了一大背篓刷把菌,买了不少钱。但是他对谁都没有说他是在那个地方捡到这些刷把菌的,连同学和他妈都没有告诉。只是每每下雨之后,偷偷上山摘一背篓刷把菌下来。周围的一些邻居看着很是眼红,知道他肯定不会说出那些刷把菌的生长地点,于是便乘他上山时偷偷的跟踪,不过都被他给发现了,在山林里面几转几转就甩掉了。跟踪了好几次,没有任何结果,这些邻居也就作罢了。谁让别人有那么好的运气呢!

  这个同学跟我当时的关系很好,所以我也经常去他们家玩,因而对他爸也比较熟悉。他爸是一个长相比较凶恶的人(至少在我眼里是这样),而且性格比较暴躁,经常在公路上鞭打这个同学。因此,以前每次见到他,总感觉到有些害怕。   同学他爸跟他婆婆(奶奶)是分了家的。同学他婆婆离我家比较近,经常往来。他婆婆以捡拾垃圾为生,经常拿一些破破烂烂的衣服找我婆婆缝补,而且每次只说些客气话,很少给钱什么的。所以我婆婆包括我都有些讨厌她。不过,话说回来,同学婆婆还算是个比较能干的人,仅仅靠着捡垃圾自食其力。   每此下雨时,同学他爸就能靠捡那片刷把菌挣一笔意外收入,这让人们都开始把这件事情添油加醋的吹弄起来。说他爸是在山上做了某某好事,救了某某神仙,所以神仙就把这块刷把菌生长的地方指给了他。所以即使别人再怎么想办法找,也是找不到地方的。
  我当时很是羡慕同学他爸的,尤其当我兴致勃勃背着背篓上山捡野蘑菇,却总是空手而回时。据说,这些刷把菌同学他爸一捡就捡了好几年,也挣了好几年的意外钱财。

  有一次,不知怎的,同学他爸和他婆婆因为一些家庭事情口角起来了,双方各不想让。一时激愤之下,他爸就推了自己的妈一下,一下子把同学婆婆推到在地。据说,当时同学他婆婆躺在地上嚎啕大哭,咒骂自己的儿子不孝,会天打雷劈的。同学他爸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便也骂骂咧咧的回自己家了。   吵架后的第二天,天就下起雨来了。按照往常惯例,等下雨两天后,同学他爸就背起背篓上山准备去采蘑菇了。他在山上来回转了几个弯,确定没有人跟着后,就径直上了那片他已经去了十几次的刷把菌生长地儿。不过这次,却让他大吃一惊。他翻遍了那片地方,却没有发现一个刷把菌,而且现场也不像有人来捡过了。这几年来,他是第一次空着背篓回家
  一段时间后,又下起了第二场雨。他又急急忙忙的上了山,不过这次仍然是两手空空。以前那些只要一下雨就会生长起来的刷把菌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找不到任何踪迹。后来,据说同学他爸还去查看过几次,仍然一无所获后,就再也不去那片地方找刷把菌了。   听邻居们说,那些刷把菌是有灵性的。看见同学他爸不孝顺自己的母亲,于是就离开了,去了别的地方,等待别的有运气的人来发现它们。

  老家民间流传着一部奇书——《鲁班书》,相传是鲁班留下的一部神异之书。   据说,习完《鲁班书》的人,就可以缩地成寸,一夜之间行走上千公里。   骑上个扫帚就可以在天空上飞行。
  至于其余的五行之术、奇门遁甲啥的更是不在话下。   就老家的话说,学完《鲁班书》的人就等于是一个半神半人之类的人了。   但是,习《鲁班书》有个致命的后果,那就是将会断子绝孙。   所以,老家习《鲁班书》的人是少之又少。一般都是那些小时候眼看着就活不下来的人去学习,学成之后就不能再结婚。或许是那些
  听到练了《鲁班书》的人可以飞檐走壁,我心里很是向往,也想学习下,但总是被我婆婆(奶奶)白眼止住了。说练了那个就不能再结婚了。
  小时候,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练了那么好的《鲁班书》就不能结婚了呢?   后来大了,觉得有些明白了。就跟《葵花宝典》差不多吧,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想要获得绝世武功,是必须付出一些代价的。   这里准备讲的故事,并不是说某某练了《鲁班书》如何厉害厉害。这个故事,是个反面教材。

  说在N年前,老家那边就有修习过《鲁班书》的一个男的,非常厉害,也为附近村民什么的看风水,抓鬼驱邪,办了许多实事。但是这个人吧,有个缺点,就是比较自傲,而且仗着自己有一身技艺,经常喜欢跟别人开个玩笑什么的。   由于他是个半神半人的人物吧,所以有些人对他也是敢怒不敢言。何况,还有许多事情要求与他呢!所以对这些类似于恶作剧的玩笑,也都忍气吞声的。
  有一次,这个男的又和几个人去外县替人看风水。路过一条大河,由于河比较宽,需要渡船才能过去。所以几个人就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等船。再等船的过程中呢,这个几人就极力让这个男的讲他以前替人抓鬼什么的经历给他们听。   看见这些人这么有兴趣的,这个男的当然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讲了一会后,其他几个人听得是如此如醉。但是有个人却有些不相信,说他讲的都是假的。   听见有人质疑自己,这个男的当然很生气了,问他怎样他才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   这个人想了想,就指着河对面的一个女的说:那边那个女的,看见了没,穿红上衣哪个!你如果有本事的话,让她脱掉裤子上船过河,我就相信,而且上拜你为师。   这个男的看了看河对岸那个女的,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什么长相。心里在盘算:如果这样做的话,有些缺德。但是不做的话,又会被人说是吹牛皮。   于是就横下心说:好!   只见这个男的站起身来,用手指着那个女的,嘴里念念有词......   河对岸那个女的,正准备上渡船,却突然看见不知从哪里来了一条大,一下子钻进了自己裤子里面。她顾不得许多,吓得赶紧把裤子脱掉,仔细看了下,根本没有蛇。   她觉得是自己眼花了,红着脸正准备把裤子穿上。但是她一穿上裤子,就又看见一条蛇钻进自己的裤子,而且能感觉到那条蛇冷冰冰的身体。她吓得又赶紧把裤子脱了。   一连几次都是这样。这个女的就明白了,知道是有人在对自己做法术。她四处望了下,看见河对边有人用手指着自己,于是就知道一定是他动了手脚。没奈何,就只好提着裤子上了船,向这边走来。   河这边几个人果然看见了那个女提着裤子上了船,向自己这边走来。就开始起哄,赞扬这个男的法术真厉害啊,果然让那个女的脱掉了裤子,而且那个人也答应拜他为师。   见自己的法术征服了这几个观众,这个男的正暗自得意。这时,那个女提着裤子走近来,一下子跪在他的面前说:哥哥,看你卖弄你的法术。是我啊!   这个男这才取消法术,定睛一看,原来自己作弄的那个女的就是自己的亲妹妹。这样做后,以后怎样让自己妹妹出去见人啊!
  想到这里,这个男跪在妹妹面前,说自己卖弄法术,令自己妹妹蒙羞,无颜见人。说完后,就用两指往自己眼睛一插,眼睛顿时血流如注,瞎了! (更多同类小说请加苏诺晨GG QQ:556677 他唱歌很好听啊!空间还有大量自拍)   据说,那以后这个男的心灰意冷,把《鲁班书》烧了个干净。从此不再以《鲁班书》传人自居。

  九十八 民间奇案之诡异的袋子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四川东部某县城。   等最后一个顾客走出饭店,吴晓蓉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她准备打烊了。店里请的一个女工晚上6点钟就下班回家了,剩下吴晓蓉一个人在店里面忙来忙去。吴晓蓉用手捂着嘴,疲惫的打了个呵欠,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已经快夜里11点了。哎,丈夫出去收购野味已经好几天了,在这段时间里,自己就多劳累些吧,吴晓蓉这样想着,利索的把饭桌、凳子从街面上收了回来,就直接躺在床上,沉沉的入睡了。
  第二天的生意依然不错,吴晓蓉和店里的女工忙的是不亦乐乎。尽管累,但是吴晓蓉觉得自己的精神非常好。尽管丈夫每次外出收野味至少都得十来天的,但是,不知怎得她总感觉今天丈夫要回来。但是一晃大半天都快过去了,丈夫仍连个影儿都没有。吴晓蓉也不禁笑话自己:男人才出去几天,自己难道就孤单得不行了!   傍晚时分,店里只有吴晓蓉一个人看着店。这时店里来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携带着一个硕大的袋子,被什么东西装得鼓鼓囊囊的。   “老板娘,来一盘烧腊耳,一碗粉蒸肉和一碗米饭。”   “好的,好的”,吴晓蓉赶紧答道。   不一会儿,吴晓蓉就把饭菜准备好了,那个男人开始细嚼慢咽起来。吴晓蓉坐在凳子上,望着门外的灯火阑珊,开始有些思念丈夫了。   “结账!”男人喊道。   吴晓蓉接过男人的钱,正准备收拾吃剩的饭菜。这时那男人又递过来一张“大团结”,对吴晓蓉说道:“老板娘,我多给你10块钱,我想寄存这个袋子在你这里几天,过几天就来取。”说着,男人指了指身边的袋子。   吴晓蓉的小吃店靠近长途汽车站,平常也经常有人来寄存个小物什的,但出手这么阔气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见她还在犹豫,男人接着说他包里面装的是比较贵重的中药材,所以给10块钱的寄存费是理所当然的。于是吴晓蓉答应了,收了那张“大团结”,让那个男人把袋子扛进屋来。见男人提袋子时,两手青筋突出,非常吃力的样子,吴晓蓉赶紧走上前想帮扶袋子一下,男人连忙制止了她说他一个人就行。吴晓蓉只好作罢,看着男人吃力的把袋子提进了屋,将袋子塞在了切菜用的桌子下面。   迷迷糊糊的,吴晓蓉好像听见外屋“哐当”的一声巨响,把睡梦中的她一下子给惊醒了。
  “什么人!”吴晓蓉条件反射的喊了一声。但刚喊完,她就觉得有些后悔了。万一外面是小偷怎么办。本来只是偷偷东西了事,现在知道屋里还睡着一个人,说不定会狗急跳墙,把人给杀了。想到这里,吴晓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觉得自己的后背凉飕飕的,彷佛有冷风吹过一般。过了好一阵子,听见外面没有任何动静,吴晓蓉才松了口气。仔细回忆了下,确定自己睡觉前的确锁了外屋大门,小偷很难进来。但是对刚才的那声巨响,吴晓蓉始终不放心,踌躇了半天,还是下了床,往屋外走去。
  “啪!”吴晓蓉拉亮了电灯,朝屋里看去:那条袋子旁边的地板上落着一块菜板,原来那声巨响就是它从桌子上掉下来发出的。吴晓蓉觉得没好气,一块菜板竟然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吴晓蓉走过去,弯下腰,正准备捡起菜板。她无意间一抬头,就突然看见袋子上有一个影子,而且影子越来越大。吴晓蓉仔细地盯着那影子,影子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在灯光照射下的倒影,难道背后有人!   “哇!”吴晓蓉大叫着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摸了摸汗渍渍的额头,鞋都没穿,一股脑跳下床,快步跑到外屋。打开灯四处查看了下,并没有掉落什么菜板,也别提有什么影子了。原来,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做梦而已。   头晚的噩梦,并没有太影响吴晓蓉的精神。但是不知为什么,这天店里的生意非常清淡,只有一些老顾客来光顾店里的生意。吴晓蓉不禁觉得奇怪,她观察了半天,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许多准备要进店吃饭的人只是站在门外往里望了望,就转身走了。难道是店里的卫生做得不好!不可能啊,吴晓蓉认为自家小吃店的生意一直不错的原因就是她和丈夫平时很注意保持店面卫生整洁的。吴晓蓉试着站在门口朝屋里看,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店里的外观跟以前一样,仅仅在桌子下面多个别人寄存的袋子。
  难道是袋子的问题!吴晓蓉跑过去蹲下一闻:没错,是有一股奇怪的药香,里面的确装的是中药。看来并不是这个袋子的原因,那是什么呢?想来想去,吴晓蓉也想不出过路人不进店来吃饭的原因。后来,她索性不想了,丈夫不在家,她也乐于图个清闲。   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在厨房里到处乱窜,最后停留在那个袋子前,“喵喵”地叫了几声,并用爪子在袋子上扑腾地抓挠着。眼看着口袋就要被抓破了,吴晓蓉这才注意到,她赶紧在地上跺了跺脚,把猫驱赶了出去。但是,没过一会儿,那猫又偷偷溜了回来,继续在袋子上抓着。吴晓蓉气得赶紧把手中拿着的一个土豆扔了过去,正好打在猫的身上。“喵,”那猫凄惨的叫了一声,跑了。   吴晓蓉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及时打走了猫,不然袋子被抓破了,别人回来取袋子时不好交待,会疑心自己偷了里面的名贵药材,到那时即使有嘴也说不清了。   “老板娘,袋子里装的啥好吃的嘛!猫儿都盯上了。”店里的顾客看见了吴晓蓉打猫这一幕,开玩笑的说道。
  “没啥好吃的,就是一些别人寄存的贱药材。”吴晓蓉答道。   躺在床上,吴晓蓉掐指算了算时间。丈夫已经走了一周了,按照往常的惯例,再过四五天他就回来了。对于这几天小吃店里的生意一直不咸不淡的,她并不怎么担心。等丈夫一回来,有了“山中野味”这道招牌菜,店里的生意想不红火都难。   “砰、砰、砰,”外屋大门想起了一阵熟悉的敲门声。丈夫回来了!吴晓蓉赶紧披上衣服下了床,一边朝大门跑去,一边大声喊道:“强,回来了啊。这次出去收货还挺快的啊!”吴晓蓉高高兴兴的打开了大门,门外却空空如也,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影子。难道刚才是自己听错了!吴晓蓉一脸疑惑,这几天自己是不是有些神经衰弱了,又做噩梦又出现幻听的。

  “老板娘,你屋里面是不是有肉腐烂了,有股烂肉味道。”一天中午,一个顾客对吴晓蓉说道。   听这么一说,吴晓蓉也屏气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但并没有嗅到什么特别的味道。   “不会的,不会的。你们都是老顾客了,知道我店里用的肉都是新鲜的,怎么有腐肉的气味呢。”
  那顾客一听也对,于是就打哈哈道:“可能是我鼻子出问题了。老板娘别在意啊。”   但是吴晓蓉对这些话倒上了心,等顾客一走。她仔仔细细的围着屋子闻了一圈,但是没有闻出什么特别的气味来。要说有些特别气味的话,就是那个装中药的袋子了。别的中药味吴晓蓉也闻过,跟这个大相径庭,这使得她很想打开袋子瞧一瞧里面到底是啥中药。不过这个冲动,吴晓蓉还是给按下去了,因为那个男人寄存前告诫过她,这种中药不能暴露在空气里,透了气药性就减弱,药材就不值钱了,所以叫她千万不要打开袋子的。
  晚上,吴晓蓉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正当她开始有些睡意的时候,她朦朦胧胧的看见床前站着一个人,低垂着脑袋。“啊!”吴晓蓉一下子大叫起来,使劲拉扯床旁边的电灯线,以往一拉就着的电灯今天却死活没有反应。正在这会儿,那人上了床,向吴晓蓉睡的地方爬了过来。   “啊!”吴晓蓉尖叫一声,醒了过来,原来是梦。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该不会又是幻听吧。吴晓蓉屏住呼吸听了一阵,“砰砰砰,”的确是有人在敲门。吴晓蓉拉开灯,前去开门。这次门外真的站着丈夫强,但却是两手空空,没有任何行李。吴晓蓉高兴极了,连忙一把抱住丈夫:你可回来了,这几天我一个人在家总觉得怪怪的,吓得不行。说了半天,见丈夫都没回答,吴晓蓉觉得奇怪,回过头一看,只见丈夫脸色铁青,而且身体硬邦邦的,仿佛木头人一般。吴晓蓉摸着丈夫的脸说:怎么了,强。是不是生病了。谁知一碰,丈夫的头一下子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啊!……。”里屋里传出吴晓蓉尖利的狂叫声。吴晓蓉再次从梦里惊吓醒了过来,原来还是在做梦。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拉开了电灯,担心自己还是在梦境里面没有出来,不由得使劲地掐了自己胳膊一把,胳膊觉得生疼,这下终于不是梦了。吴晓蓉摸了摸脸,上面已经是汗如雨下了,回头再看看枕头,早已经如同浸饱了水的海绵一样,湿得可以拧出水来。刚才的梦实在是太可怕了!吴晓蓉稍微平息了下心情,重新洗了漱,接着睡了,不过却再也入睡不了,半醒半睡地一直到天亮。
  一上午,吴晓蓉都没精打采的。由于晚上没睡好,她觉得异常疲倦,不住地坐在凳子上打瞌睡。   正当吴晓蓉在迷糊之间,店里一个女顾客突然尖叫了起来。店里的人都被这声尖叫了下了一跳,吴晓蓉也被吓得瞌睡全无,赶紧去问问怎么回事。那女顾客指着自己刚才脚踩的地方说:“看!那是什么东西。”大家都低头一看,那里竟然有一摊血水。地上怎么无缘无故的有一摊血水呢。吴晓蓉顺着血水痕迹一看,原来夜里有老鼠把那个袋子底部咬破了,血水就是从那里留出来的。   袋子里究竟装得是什么!   吴晓蓉再也顾不上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名贵药材了,她叫上两个男顾客帮忙打开了袋子,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啪!”几块药材掉了出来,接着掉出了几块肉,接着是一条人的手臂。“哇!”满屋的人都吓得跳开了,口袋被扔在了地上。这时从里面滚出来一个人头,直溜溜的滚到吴晓蓉脚前。吴晓蓉一看,一下子就晕了过去——人头竟然是她丈夫的。   经过这一吓,吴晓蓉再也记不起寄存袋子的那个男人的样子,当地公安局也找不到其他的任何线索,于是这个案子就成了一个悬案,一直被县城里的人乐此不疲的猜测着:吴晓蓉丈夫是因为什么被杀害的?他为什么会被人残忍的碎尸?而那个凶手为什么又会冒着风险把碎尸送回到小吃店呢?……。
  对这个小县城来说,这件奇案或许是一个谜团,再也解不开的谜团了。

屋里的绿军装老头
  这个故事,还是关于上面故事中的那个女生N的。说是有次她和她妈聊天,她妈告诉她的。N说她后来仔细回想了下当时的情景,虽然有些模模糊糊的印象,但却仍然回忆不起整个情景了,毕竟那个时候N年龄还小。   N说她那时候才5岁多一点,她妹妹刚满1岁。当时她们父母还没有到北京发展,在河北保定的一个小县城里的筒子楼里租了一间房子。筒子楼的房间,大家都知道的,只有一个屋,厨房、客厅,卧室什么的都在一起。由于家里有两个小孩,所以N的父母在就屋里放置了两张床,面对面的放着,床铺的布置格局就跟现在宾馆的标准间布置差不多。   N的爸爸整天都在外面拉生意做活(她爸是做黑房冲印的),经常是早出晚归,有时一两天都在外面。N的妈妈由于要带照顾两个孩子,所以只好整天待在家里带小孩。小孩子嘛,大家都知道的,觉多,每天的中午是必须要睡一两个小时的。   这一天呢,N的爸爸又出去干活了,家里面就剩下N母女3个。一到中午,N就要睡午觉。而那天呢,她妹妹却一直闹腾,所以她妈就N妹妹背在背上,一边收拾屋子,一边看着N睡觉。   N说她也也是好久都睡不着,在床上来回折腾了好久,终于才有了点浅浅的睡意。正当她闭上眼睛准备完全进入睡眠时,她却看见她家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绿军装的人走了进来。那个人低垂着头,看不清脸是什么样子,但是从走路的姿态上看,应该是个老头。只见这个老头走进屋来,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径直走到N对面的那张床上躺了下来,脸冲着墙,只留着一道背影对着N。   N觉得有些害怕,觉得这个老头太奇怪了:乱进人家屋里不说,还没礼貌的躺在别人的床上!于是N就对正在收拾屋子的母亲说:妈,我们屋里来了一个不认识的老头!她妈回过头看了看门,仍然关着,没有任何打开的迹象。于是就白了N一眼说,那里有人啊,别撒谎啊!看见母亲不相信自己,N觉得很委屈,于是就更着急的跟母亲说:真的进来了一个老头,穿着绿色的衣服,就睡着对面的那张床。说着就用手指着对面的床。她妈吓了一跳,但是她却什么也看不见的。由于是大白天,心里也不怎么害怕,同时认为是自己孩子看花眼了,于是就走过来扶着N躺下,说没事的,睡吧,哪里有人进来了,是你看花眼了。N或许是太困了,听见母亲这么说,就躺着睡下了,对面那个老头是什么时候不见的,N也不知道。
  到了晚上,N的爸爸还没有回家。这时,正在床上玩耍的N又看见中午那个老头进来了。跟中午的情况一摸一样,穿着绿色的军装,看不清脸。一走进屋来,仍然一句话也不说,仍旧躺在了对面的床上。N又叫嚷着,说中午那个老头又来了,正躺在那张床上睡觉呢。这下N的母亲就相信N说的话了。因为小孩看花眼,不会连续看花两次吧,而且看花的还是同一个人!这时天已经黑了。N的母亲心里害怕的不行,就从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背着N的妹妹,把N拉到自己的后面,在屋子里面用菜刀耍起了大刀。边舞刀边说道:不管你是谁,赶快走啊,不然对你不客气。说来也奇怪,没过一会儿,那个老头就不见了。
  等N爸爸回来后,N的母亲赶紧把屋里来了个不知名的“老头”的事情对她说了,要求马上要重新租个房间,坚决不住在这里。没过几天,她们就重新搬了个地方,也就没有在看到那个穿绿军装的老头了。   后来N的母亲托人问了问,说是自家去世的老人里面没有喜欢穿绿军装的老人,他们也不清楚这个老头到底是“何方神圣”。或许,是这个老头走错房间了吧。

  一百 亲身经历事件6——黄山遇鬼记   俗语讲:常在路边走,哪能不湿鞋。我一直在记录别人听到或者遇到的鬼故事,心中也不住地犯嘀咕: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呢?有时夜晚一个人在路上走时,望着周围那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心中会不由的想着:哪里面是不是潜伏着一只鬼呢。对于它们的出现,我是既期待又害怕。   按照民间的说法,如果一个人在12岁之前没有见过鬼的话,那以后也见不着的,这种人被称之为“火眼高”,是一种鬼见着都会退避三舍的人。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没见着。   不过,可以说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就在去年,我真正的遇到了一次可以称之为灵异的事情。   去年8月份,和公司一个同事和公司的一个包工队伍的负责人去贵州的一个兄弟公司参观学习。对中国的酒文化稍微有一点了解的人就知道,这一趟出去,饭桌上的酒是必不可少的。老朋友见面,喝酒;新朋友见面,还是喝酒……。于是,我一上饭桌,就主动自觉的端上酒杯,干,干,干!参观结束后,就在贵阳又喝大了一次。这次喝的是茅台酒,这种酒,闻起来特香,喝起来上头。幸亏自己量还不错,一直撑到了吃饭结束,但是一坐上回酒店的车,我就忍不住了,哇哇的,把头伸出车外吐了个痛快,把别人的车搞得一塌糊涂。第二天一起来,胃就不舒服了,心里慌慌的,身体也软绵绵的,就像大病初愈似的。按照开始的计划,我们一行几人要顺路去趟黄山后再回公司。
  到了合肥,那个负责人的朋友就开着车来给我们洗尘接风。这次拿出的酒是口子窖。尽管我以我头晚喝多了,今天胃不舒服为由,想不喝酒,就吃点主食啥的。但哪里能行呢!没办法,又喝了一大杯。吃完饭后,我就回宾馆睡觉了,同事跟我睡一个屋。   大概是同事不太善于喝酒,我迷迷糊糊的就听见他在旁边的床上来回翻腾,一直睡不着觉。过了一会儿,听见他起床了,去了躺厕所。然后就听见电视响了。咦,这家伙不睡觉,看啥电视呢。我半支起身子,睡眼朦胧的看了下电视机。电视机看着,由于没带眼镜也看不清演的是啥节目,然后同事就盘腿坐在床上看电视。管他的,我自己睡吧,只要是我困了,即使别人在我旁边放鞭炮,我都能睡着,何况只是个开着的电视机。
  我接着躺下,迷糊中又睡过去了。过了一会儿,没有听见电视声——同事一定睡了。我翻了下身,把头朝着天花板,准备继续睡。这时,我突然感觉到有人爬上了我的床,接着我的腿被死死压住了,接着肚子上也感觉到了重量,接着感觉脖子被人死死的卡住了,让我窒息的有些呼吸不过来。是谁!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床,我的同事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那我身上的“人”是谁?我本来还想睁开眼睛看的,但我却怎么也睁不开。我突然心中一惊,难道我遇到鬼压床了。
  我一下子记起了N跟我讲的事情,于是我就连忙心中一直不停的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了好一阵子,但身上的重量和脖子上力量丝毫没有松懈。不会吧,为什么N念了阿弥陀佛就好了,我念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反应呢,难道我身上这个法力更高一些!想到这里,我不禁惊出了一场冷汗,念经不管用,我就只能徒手跟“它”搏斗了。我用尽力气,想把身上的重量给挣脱,但没有效果。这种事情,我听到的太多了,所以我也没有喊救命,只是一直用力,想把脖子首先解放出来,好好呼吸下。不知怎的,我就这样又睡着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身上的重量和脖子上的窒息感丝毫没有减弱,我用力抬了下腿,分明的感觉到了压在我腿上的东西是另外一个人的腿!我又努力的开始挣扎,但结果又是迷迷糊糊的睡下去了。   一晚上我就这样醒了睡,睡了醒,但压在我身上的重量和卡脖子的感觉始终没有消失。   第二天起床后,我精神很好的,没有像别人口中所说的遇到鬼压床后,精神会萎靡不振的,因为我还兴致高昂的爬了黄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