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见,局外人。(疼痛小说完整版) 

『一』 是在很久很久之后,阑珊的身边已经是另外一个与我们青春毫不相干的男孩子了,她从北京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的中指上已经套上一枚指环了的时候,我们才聊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晚上。 在顾萌怒气冲冲的甩了陈墨北一个耳光然后转身开着她的宝MINI绝尘而去之后,我蹑手蹑脚的从树后面伸了头出来,想看得更仔细一点。 陈墨北站在原处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脚,一动不动。就像小时候我们一群野孩子打球砸烂了别人家的玻璃,大家都跑了,只有陈墨北一个人登门去道歉,无论那家的老爷爷怎么凶,他都只会低着头说“对不起”。 我本想走过去好好安慰他一番,但我马上又想到,就算我真的口若悬河舌灿莲花的对他说一大堆话,他有真的能听进去几句呢。 所以我只好又默默的缩回了树荫里,带着一点好奇和一点不忍安静的看着他。 树影与树影之间,他的头是低着的。他的背影却如此悲伤,他身体微微倾斜的弧度,已经投射在地上被昏暗的路灯拉长的影子,这个静止的画面弥漫着浓重的悲伤意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转过身来对着一棵树喊:“出来!” 我吓了一跳,我想不就是一个耳光吗,当初顾萌被人包养也没见他神经失常到这个地步啊,我正寻思着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箭步冲了过来,指着我,色厉内荏的说,苏薇,你给我滚出来! 然后我就被他像古代狱卒压着钦犯一样压着去了一个大排档,我们离开那条路的时候,谁都没有看到马路对面的林阑珊。 谁也不知道她在那里站了多久,看了多久,哭了多久。 多年后她在电话里说,苏薇,当时我站在马路的对面像一个看客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跟他的前女友在大马路上纠缠,看着他被她甩了个耳光却束手无策,明明只是隔了一条马路,但那一刻我却觉得我跟他仿佛隔了一生的时光。 苏薇,我以前看过一本小说,女主角说,风水轮流转,但我永远不在那个轮子里。那天晚上我想起这句话,我觉得她说得真对,说得真好。我想大概我也不在他的那个轮子里。 我握着电话听着阑珊在那端静静的呼吸以及大雨敲打着窗棂的背景声音,沉默以对,我想在过去的那些岁月里,那场爱情将她伤害到了何种程度,才让她时隔多年都不能坦然的说出他的名字而是用“他”这么一个模糊的称谓来替代。 最后她对我说,那天晚上你们走了之后,我蹲在马路边上旁若无人的哭了好久好久,我说不清楚我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自己哭,走过路过很多人看着我,好多年了,我一直望不了自己当时的样子,那么狼狈那么卑微,那真是一段不够好的回忆。 我轻声对她说,阑珊,都已经过去了,都过去了。 挂掉电话之前我原本很想像一些偶像剧里的主角那样,带着一点歇斯底里的兴奋对她喊,你一定要用力幸福哦,但最终我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珍重。 或许幸福的机缘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有幸遇见过,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获得幸福的资格, 在我告诉墨北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原本端着相机的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那张拍糊了的照片多多少少还是泄露了些许端倪。 他忽然用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看着我,我有些瞠目结舌,如果我的领悟力不算太差的话我想那种表情的名字应该叫做哀愁。 他像是说给他自己听,又像是说给我听,或许他不过是说给那些已经从他的人生里彻底抽离了人听,他说,小时候我爸爸总是打我妈妈,我恨不得他死,可是他病逝之后我却觉得其实我从来没有恨过他,后来我明明跟阑珊在一起心里却还是挂念着顾萌,即使是她背叛我……苏薇,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念的人是谁吗? 我看着他泛红的双眼,冷静的点点头。 我知道,现在轮到阑珊了。 陈墨北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不知道应该说他好还是不好。曾经我送过他一本相册让他放自己拍的那些照片,我在那个相册的扉页上写了一句话。 人人都说你活该独自凄凉,其实没人懂你的情长。 从他憎恨的父亲到背叛他的顾萌,终于轮到了被他辜负过的阑珊,他永远只会怀念那些已经离开了他的人,他永远只会想念那些放弃了他的人。 那嘉年呢?他是不是偶尔也会想起晴田,那个曾经像发了疯一样爱着他,那个不可一世同时又不堪一击的女孩子? 周末的时候我买了很多水果去男子监狱探望他,我们隔着玻璃对对方微笑,不晓得为什么,即使他穿着囚衣我还是觉得他是我见过的最帅的男生。 我告诉他,阑珊订婚了。 他挑挑眉,那挺好的,你要是遇到愿意娶你的人就别放过了。 我看着他脸上那副无所谓的表情,眼睛里忽然蓄满了泪水,但我还是对他笑,周嘉年,你个混蛋,老娘说了等你就等你,你别想让我去祸害别人。 他笑了一下,骂了我一句,白痴。 但我分明看见他的眼睛也湿了。 『二』 我与儿时玩伴陈墨北在大学校园里重逢的时候,我都几乎已经不记得这个人了。 他笑嘻嘻的叫着我的名字,我却努力的在他的眼角眉梢想寻获一点线索,但这似乎是徒劳的,我一路成长,看过了太多太多的男生,我真的不能清楚的回忆起每一个裙下之臣的五官和面孔。 是我弄错了,我以为他是曾经追求或者暗恋过我的人,但当“我是陈墨北”这句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的时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这个王八蛋!他小时候对别人都很客气礼貌,唯独喜欢欺负我,他最喜欢把一捧苍耳揉在我的头发上,然后看着我一边哭一边扯,笑得手舞足蹈。 我恶狠狠的瞪着他,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哎呀,我那时候年纪小嘛,别放在心上,你看学校这么多人,我们都碰到了,这就是缘分啊。” 我想去你的大头鬼缘分,想搭讪直接说啊,这种台词我不晓得听过多少遍了。 但事实上,是我自作多情了,陈墨北对我纯粹是“他乡遇故知”。 彼时的陈墨北,心里有一片白月光,那片月光的名字,叫顾萌。 我第一次见到顾萌是在陈墨北肠胃炎发作的时候,我去看他,推开门就看到顾萌在喂他喝粥。 那时的顾萌真的配得起“白月光”这三个字,漆黑刘海,白净面容,温婉动人。 后来我才知道,那碗粥是顾萌自己熬的,她怕外面的粥又贵又不干净,所以自己买了个小砂锅在食堂里找小炒的师傅借炉子熬的。 那个时候,他们是真的很相爱,顾萌也是真的很单纯。 我跟顾萌是从那以后成为朋友的。她其实是挺小女生的那种性格,有时候有学妹跟陈墨北发信息打电话什么的,她都会把不高兴摆在脸上,但是唯独对我没有一点敌意。 我想这也难怪,只要有眼睛的人就看得出我跟陈墨北是纯哥们,虽然我得承认,这么好的一个男生只能用来做哥们,真的挺暴殄天物的。 但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告诉那些想通过我认识陈墨北的女孩子们,你们想都别想了,陈墨北连我都没看上呢,他眼里就一个顾萌。 顾萌有多美?不见得,说句大言不惭的话,比我还是差那么一点。 但有些女孩子天生有种媚态,无须刻意卖弄,但一个眼波一个撩头发的动作就能够体现出来。 当时有人说,如果苏薇的美是带刺的玫瑰,那么顾萌就是纯真性感。 所以对于她后来的遭遇,我并没有觉得很意外,仿佛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有一种预感,虽然她跟陈墨北已经一起走过了很多年,但她绝对是不属于陈墨北的。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时的陈墨北正是少年得志,对于日后的变故,对于命运那双翻云覆雨的大手,还没有丝毫的警惕。 我们经常混在一起,陈墨北总是很八卦的打听我的私事,苏薇,听说有很多人追你啊? 我笑一笑,没有接他的话,我总不能厚颜无耻的告诉他,我从初中开始就不断的收到男生的情书和礼物吧,那也显得我太没有修养了。 是有很多人追我,但那个时候,我觉得他们都比不上陆意涵。 如果没有陆意涵,我不会认识周嘉年,如果没有周嘉年,我不会离开陆意涵。 多年后我在岚烟飘渺的排云亭上扣上一把情侣锁的时候,想起往日那些戏言和玩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命中注定。 所谓宿命,大概就是那么一回事,在我们还懵懂无知的时候,命运已经是一条奔没有任何堤坝可以挡住的河流,奔向大海是它唯一的方向。 那个时候我跟陆意涵在一起,我们自己都觉得我们是金童玉女,走在路上总是惹来很多人侧目,有的人看我,有的人看他,但我们总是对那些目光视而不见。 那时我们高傲得不知天高地厚,后来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其实除了年轻我们什么也没有。 但当我拥有成熟的心智之后,我便原谅了当时狂妄自大的自己,其实青春年少,已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陆意涵是富家子,动辄喜欢摆很大的排场,作为他的女朋友,我也很乐意享受那些排场,所以当他跟我说他要在最好的酒店开生日派对的时候,我简直乐得要飞上天去了。 他送了我一套黑色的小礼服,我穿着它照镜子的时候忍不住打电话给陈墨北说,学长,我告诉你,其实我比你家顾萌还要性感! 陈墨北嗤笑一声,滚滚滚,顾萌她是纯真少女,你这个疯婆子哪里配跟她比。 我并不生气,或许真是自我膨胀到了一定的程度,旁人说什么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 那天晚上的自助餐品种很多,连甜品都玩尽了花样,我挽着陆意涵的手承接着大家的赞叹,说实话,女生都有虚荣心,奉承的话谁不爱听呢。 或许就是我那时的高调,引发了顾萌心里一些从来不曾对墨北启齿的想法,或许就是在当她穿着白衬衣布裤子腼腆的看着我笑,眼里却有难以掩饰的艳羡的时候,她心里那个原本紧闭的,关于对物质的疯狂热爱与迷恋的潘多拉魔盒,“砰”的一声,打开了。 周嘉年入场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很多香槟,整张脸都红彤彤的,我揪着陆意涵问,我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很漂亮啊? 他笑着揉揉我的头发,对我说,是,非常漂亮。 然后我们同时看见了从门口走进来的周嘉年。 他有多帅?如果我说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比他更英俊的男孩子,那或许带了太过主观的个人色彩,但我只想说在我看见他的那一刻,我的酒意全散了。 我停下了原本踉跄的脚步,怔怔的看着他。他的到来让陆意涵感到十分兴奋,好像这满场的来宾都抵不上这一个人。 陆意涵把我拉过去,大力的拍着他的肩膀,两只眼睛里冒着精光,他对我说,这是我最好的兄弟,周嘉年。 继而转身对周嘉年说,我女朋友,苏薇。 我挑起嘴角看着对我敷衍的点了点头的周嘉年,满场音乐与喧闹忽然在那一刻都化为了寂静,甚至是陆意涵,他都像是被镜头模糊了的角色,不再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餐厅里温暖的黄色灯光笼罩着满身锋利锐气的周嘉年,他与周围那些喜笑颜开的人显得那么不同,与这欢快热闹的气氛显得那么格格不入,我听见他对陆意涵说,不好意思,来晚了。 我的笑容渐渐便有些意味深长了,后来我告诉他,其实在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下定了决心,这个人,我要定了。 中途我上洗手间的时候刚好看到周嘉年走了出去,说不清为什么我就在他身后悄悄的跟着去了,我躲在酒店的柱子后面看见一个女孩子抱着他,剧烈起伏的背影说明她哭得很伤心。 隔的太远了,我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但当那个女孩子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脸,很孩子气的一张脸,还有一头很长的大波浪卷发。 是个美女。我暗自想。 周嘉年送走了她之后走到柱子旁看到了一脸奸笑的我,他停了停,又继续向前走。 我忽然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喊,喂,她跟你说了什么? 亲由于日记文字过多请见谅完整请添加本人QQ594862293 我是张恩慈 如果你喜欢文字、音乐、交友。
请添加我的QQ:594862293相信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QQ:594862293.这里还有很多鬼故事、校园连载、微小说、炫舞小说、言情小说、伤感文字等等期待同样爱文字的你! 你不会了解 在你遇到我之前 一切有多么乏味 这里有一群和你一样爱小说的孩子 期待着同样爱文字的你!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1)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4-03-01 17:10:51    1楼回复
很伤,看后心也跟着痛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