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遗憾叫擦肩而过;有一种激动叫久别重逢;有一种欣喜叫意外相遇

姐姐叮嘱几次,回老家的车次不要太早,我是一个有拖延症的人,
图片
做事拖拉,旅行的行李总是拖延到最后再整理, 我担心以她的急性子会买清晨的车票,在午饭的时候跟父母报到。我在想象我早起后的手忙脚乱,赶车时的气喘吁吁,及至站台,已经心焦气躁了。
姐姐终究是体恤我的,买了下午的车票,这样我就有了足够的时光用来挥霍,行李翻来倒去地规整,下午还躺在沙发上迷糊了一会,醒来与嘟嘟、嘟嘟爸一起看了一集中国好声音,留几句评论,喝几声闲彩,然后悠哉悠哉去车站。与姐姐汇合的时候,姐姐盯着我看,不是让你不要穿成这样吗?牛仔裤怎么了,帆布鞋怎么了?当然了,没有公然反驳,我说放心吧,包里放了裙子和八公分高跟鞋呢 !
候车的时候,外甥塞着耳机在假模假样地看书,我也带着耳机在听音乐,姐姐很无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闲扯,回家总是开怀的事情,很轻松地与她聊着。和谐号终于来了,锡城的车站真是气派,客流量不是一般地壮观。随着人流寻找进车位置,就在一只脚踏上车厢,一直脚还在陆地上的时候,手机响了,不听则已,一听心都跳出来了。远在安徽的分别十五年的同学,此刻在离我家微距离的游乐场里玩,而我此刻站在驶向安徽的和谐号上奔赴安徽,我的心,如此地不和谐,想对着她吼叫,昨天就到了,为何此时才联系我。姐姐听罢我们的通话,跟我说这就是阴差阳错。电视剧里就是这么演的,没有信息交流的时代,俩个人就在一个特定的剧情下擦肩而过,从而错失了多少情谊呢!我说我三天后归来你等着我啊,她说我两天后离开,我彻底晕了!
擦肩而过,俩个人在电话里长吁短叹了一会,略有沧桑,犹如擦去面霜。


回家的第三天上午,陪妈妈在医院里做常规体检,排队的时候,妈妈在队伍里,我站在旁边面向门口玩着手机,很是清闲。这个时候进来一个人,好生面熟,我想跟妈妈说这个人好像我海哥哥,也就是表哥,为区别众多表哥表弟,以名冠之,不失礼貌,也不会混淆,以免一声表哥出去,走过来一排。
我想跟妈妈说,可是对方越走越近,我觉得当面议论人不好,也就没说话,赶紧移开眼睛看别的地方。可是对方却一眼扫到了我,笑意弥漫开来,大声喊简你怎么在这里?虽然相遇的地点不是好地方,但还是为这样的意外相逢而欣喜。十几年了,还是我读书年龄经常相见,毕业之后,再未见过,及至结婚生子,也只是通过亲戚朋友互传信息罢了。
空间距离,有时候阻挡了太多亲情的融合。这短暂的意外相遇,欣喜不已。


第四天,应邀去亲戚家吃饭,亲戚家离姐姐的同学立的办公地点很近,近到怎么样,一墙之隔。我说咱们给她一个惊喜吧,工作日的时候应该不会缺勤吧,于是没有预约,就那样长驱直入了。
走过一间间办公室,未见其人,那就一间一间挨着找下去,我的视力一直未随智商下降,海峰那家伙说我的智商该施肥了,这是对我最大的蔑视,我的视力起码是令我骄傲的。穿过长长的走廊,在一间办公室门前驻足,装作很优雅的样子敲门,里面两位女士一位先生都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因是逆光,也许都没有看清楚吧,大家都没有反应,因是计生部门,我们又尚属于适龄妇女,估计认为我们是在生育方面有所需求而寻求专业咨询吧。我看反应不强烈,就很不文雅地“嗨”了一声,眼睛与声线直逼对着门口努力睁大眼睛的立。亲爱的立姐啊,这视力真的不给力,没有办法,我们只能不请自入了,接下来我就看到了立姐与姐姐拥抱惊呼的场面,她俩几十年未见,如此惊喜不为过,我虽然不是立姐的直接同学,但机缘巧合走得很近,她的父亲是我终生难忘的恩师。我们中间还见过几面,未谋面的年限在十年之内。坐立姐对面的同事因立姐曾经关于我的文字的滔滔不休,很被动地变成了我的空间好友,这是令我惊喜的事情。
时间过得真快,愉快的时光总是飞速运转着,分别的时候恋恋不舍,久别重逢是人生旅程里的至美情境。
离开家乡的那天清晨,我给立姐留言,人生里的偶然遇见,是我用心珍视的情感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