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天的早晨

缠缠绵绵地下了好几天的春雨,今早终于停止了淅淅沥沥。

阳光沉寂蛰居了一些时日,一大清早就迫不及待地从云雾中亮出娇媚的笑靥。

沉重的铁门哐当一声,屋子里潮湿的霉气关在身后。我走出房门,眼前哗啦啦一闪,阳光似母亲的手,柔软、温柔地抚摸过来。脸庞、鼻子、眉毛一片金色,我的全身沐浴在春日的阳光里,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仿佛都被打开着,透出淡淡的纯、淡淡的爽、淡淡的香。脚下的步子不觉轻快起来,被连绵阴雨下得郁闷烦躁的心情顿时开朗。

从家里出来,要经过一条叫惜时路的小街。每日里来来往往的居民在街道上穿梭过往,朝起暮归,经营着饮食生活熟悉陌生的面孔从眼前一一闪过,如鸟雀觅食般奔波忙碌。沿街大都是小炒店、饮食店和日用生活用品店,挤挤密密的店铺赶早开了门,铺子里一张张舒展的笑脸像三月绽开的春花,爽朗中透出热情。郊区附近的菜农起个大早,赶着趟,比着赛似的往城里送蔬菜。路边的菜担子上齐齐整整摆满新上市的蔬菜,那些黄的、红的、绿的蔬菜,清洗得干干净净,看上去水灵又鲜嫩。空气氤氲着暖烘烘的气息,仿佛有一个无形的气场在旋转、牵引。走在车来车往、人去人来的小街上,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日子总是这样平淡、匆忙。

我在街边的饮食店里买了包子和豆浆,从拥挤的人群中好不容易抽出身来。刚一落脚,不料,迎面冲过来一辆三轮车,把我撞得东倒西歪,摇摇欲坠,好端端的新裙子上擦了一大块脏兮兮的黑印。真晦气!我正窝着一肚子气,刚想要发作呢。

美女,不好意思,撞到您了!”三轮车上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个子不高,精瘦的身材,黝黑的脸上过早地刻上了细细密密的皱纹,写满了岁月沧桑。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急着进城卖菜的郊区菜农。

他从三轮车上一骨碌翻身下来,满脸堆笑走到我面前,谦恭地问:“撞伤您了不?”

“没事,不要紧......”听到他这么说,我的气消了,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我今早起晚了,准备送车菜到附近的学生食堂里去,不小心就撞您了.....”菜农小心翼翼地解释,脸涨得通红,有些语无伦次。

我们都急着做自己的事情,街道就这么宽,当然不方便,碰碰撞撞难免啊!”我笑着摇摇头。

“呵呵,那太对不住了!对不住了!”菜农咧着嘴笑出声来,露出微爆的门牙。那笑声洒落一地的春光,听着让人舒坦。

我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心头有春风拂过,慢慢地漾起暖暖的温情。

“您拿一把白菜苔回去吃,我家种的菜没有淋化肥,清甜的,好吃着呢!”菜农从车里拿出来两把嫩绿的白菜苔,直往我手里塞。

“多谢你的心意,不用,不用啦......”

“我家就住在那边,离惜时路只有几步远,您想吃新鲜蔬菜,就到我家菜地里来摘啰!”菜农用手指着围墙外的楼房,那边住的全是郊区的农民。

“好,好咯,今天我还赶着要去开会,下次我再来买您的白菜苔吃!”

“......”

“......”

“美女,祝你节日快乐,天天这么漂亮!”菜农跨上了三轮车,临走时还不忘回过头来朝我笑着说。

破旧的三轮车上载满一车水灵灵的白菜苔,金黄的小菜花随着车子的颠簸轻轻颤动。碧绿的叶子上还缀满了清晨的露珠,闪着熠熠的光,钻石般璀璨。阳光照在菜农身上,微白的发际间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晕。他用力地踩动着三轮车的踏脚,渐渐远去,那阳光中晃动的背影,清清瘦瘦,却显得结实又精神。春天属于早行人,好一幅春到人勤早的美景啊!

到办公室打开电脑,朋友同学的留言和问侯充盈着我的世界。空间里节日的图片五彩缤纷,制作精美的各种邮件贺卡片般飞来,温馨祝福撒满了虚拟的网络。如果不是菜农那句简单又朴实的话,我几乎忘了今天是女人们的节日,忘了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最美丽最动人的一个日子,忘了我该拥有和享受的那份优雅、恬淡的心情。不知送菜的菜农在这个春天的早晨几点起床,开始张罗忙碌。播种、浇水、施肥、松土、摘菜、洗菜、送菜,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是否为简单重复、往返循环的生存方式感到疲倦?是否为陪着笑脸从别人手里接过的那几毛钱菜钱感到心累?但他脸上洋溢的乐观、开朗的笑容,让我深深体会到又一个春天正迈着自信、矫健的步子向我走来。

窗台上的那盆移植的吊兰,经过一个漫长寒冬的孕育和等待,新长出了鹅黄的叶芽儿。早春的阳光穿透紧锁的玻璃窗户,丝丝缕缕,扑落在书桌上,那些冰冷的文件、纸笔、书本,悄悄沾染阳光的味道。春天的气息不动声色地缓缓包围过来。一刹那间,发自内心微笑从我的嘴角不经意地扬起。

一个人一句话,一个春天的早晨,轻轻悄悄温暖一辈子。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