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府情缘

我又记起你,如同记得那一首歌。

又是六月,流金淌银的六月,枝繁叶茂的六月,激情似火的六月。

那一年六月,斜风细雨,飘飞如丝。我们携带大包小包的衣服、文具、食品,前往离市区一百余里的水府庙水库,扶助“希望工程”的贫困儿童

走进那个没有喧嚣的世界,广阔的水面如一块巨大的翡翠,幽深而静谧。船儿在碧水中穿行,转过道道水弯,绕过座座青山,在一片绿树掩映的竹篱茅舍前靠岸。沿着泥泞的山路,我们蹒跚而行。

半个小时后,我们走进一座低矮的土砖屋。屋内的光线很暗淡,墙角长满了青苔,空气里散发出阵阵霉味。灶台上放着一个大木盆,装满粘糊糊的食。几只缺口的饭碗零乱地摊在缺角的旧桌上。但是,斑驳的墙面上却贴满了孩子们的各种奖状,像一面面旗帜,点亮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这时,我看见了你,一朵小小的红云,从细雨霏霏的密林中走来,褪色的红衣在绿树丛中格外的耀眼,裤角上还沾着湿湿的泥巴。挤满屋子的乡亲们告诉我,你是主人的大女儿,十四岁,已失学两年。我仔细打量着你,瘦瘦的脸庞上,有一双如山泉般明澈的眼睛。枯黄的头发,扎成两只小辫子。你羞涩地朝我微笑,垂下美丽的眸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才从田里忙完农活回来,贫困过早地让你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如丝如缕的细雨骤然急切起来,紧密的雨点叮叮当当地敲打着瓦片,也重重地打在我的心坎上。屋外溅起重重雨雾,笼罩着这个农家小屋,留下挥之不去的愁绪。你的母亲瘫痪六年了,她躺在竹凳上,靠家人从这间屋子挪到那间屋子,延续着微弱的生命。看着我们这群人,她浑浊的眼睛里淌出泪水,嘴里不停地埋怨自己残疾的身体拖累了家人。你的父亲坐在门槛上,默默抽着纸烟,三十多岁的壮年汉,额角的皱纹却深深浅浅、崎岖不平。生活的重荷和家境的贫困,累弯了他的腰板,压垮了他的脊梁。他已经没有能力让心爱的孩子背着书包,走出这片贫瘠的土地……
小雨淅淅沥沥,仿佛在诉说着你和你家的故事。两年前,也是阳光灿烂的六月。你望着浩渺的水库,想了很久很久。那天,父亲告诉你,家里吃饭都成了问题,没有钱供养你们读书了。这一句简单的话,如晴天霹雳,让年仅十三岁的你,饱尝了失学的煎熬。你的眼眸装着怎样的忧伤!你渴望初中高中、上大学。求知的信念曾鼓起你理想的风帆——当一名小学教师,让库区的穷孩子都成为有文化的人!然而,聪明好学的两个弟弟,和你一样渴求知识的滋养。你对父亲说,弟弟还小,我不读书了,让他们上学!父亲犹豫了好久,流着泪说,孩子,是我这当爹的对不起你,我懂事的孩子。你咬紧牙关,独自跑到水府庙水库边放声大哭,我不想放弃我的学业,我想读书,我想和老师同学们在一起啊,我想……


除了辍学,你别无选择
除了辍学,你别无退路!

从此,你像成年人一样,支撑起一贫如洗的家。你要让心爱的弟弟沐浴着阳光雨露,长成参天大树。你要让生病的妈妈尽快康复,展露美丽的笑颜。你要让快累倒的父亲挺直腰板,活得像大山一样坚韧。你要一贫如洗的家焕发生机,弟弟们过的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

桃蕊绽放的初春,你帮弟弟辅导功课,帮父亲犁田,播种一年的希望;荷叶飘香的苦夏,你弓着稚嫩的脊背,顶着毒日,收割稻谷;落叶斜飞的金秋,你提着刷鞋箱,为那些衣着鲜亮的城里人擦亮皮鞋,洗去污垢;寒风瑟瑟的严冬,你在餐厅洗碟子,小手冻得开了裂。身上那件薄薄的线衣,又怎能抵挡住风

你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们,每个人的眼里都含着泪。你静静地站在母亲的身边,眼里竟没有泪水。生活一点一点地把你磨砺成了一个坚强女孩。父亲拿着那沓厚厚的捐款,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你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后,向我们所有人深深地鞠躬。那一刻,就是这一鞠躬,让我无法抵制内心的激动。这些钱、文具、衣物、食品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我们付出的仅仅是用金钱和物质表达的同情、怜悯。而你却用这深深鞠躬表达感恩,此刻,我分明看到一颗高贵的心在闪烁着动人的光彩!

雨过天晴,阳光暖暖地照着水府庙水库。葱绿的密林里,你挥手相送。阳光下,那大眼睛里闪烁的晶莹泪花,那红色的衣服,那小小的身影,那座土屋渐渐远去了。
岁月如歌,我总会想起你,如同记得那一首歌。你随着水府绮丽秀美的青山,清澈明净的碧水,还有那翩翩起舞的白鹭,溶进我的生命,组成一首激昂奋进的生命之歌。那一首歌,那一段记忆,常常在我因工作清苦而焦躁不安,或沉醉于城市的灯红酒绿,或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感叹世事沧桑,缓缓地飘来,给我生活的启迪,教会我珍惜并付出一点爱,一份情,一种沉甸甸的缘!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