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友谊

几年前,我有这样的一位忘年交朋友,人诚恳老实,工作也没的说,他在单位做销售主管,和我有着不少的工作关系往来。我很欣赏他的处事风格,给予他不少的帮助。因为他工作能力出色,办事能力强,属于单位领导班子重点培养的对象。他对我是非常的敬重,常说:姐姐,有你这样的人做我的朋友,是我的三生幸事,姐姐一点架子也没有,平和的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他在工作中有什么成绩,我一定会积极鼓励,工作或生活中有什么不愉快,我会用自己人生经历予以疏导。

他的仕途一直顺风顺水,做销售的,经常需要宴请客户,喝酒是不可避免的事,我时常会提醒他,少喝酒,喝多了对圣体不好也会出事。后来还是发生了意外,酒驾---造成一死一伤的后果,这给他的仕途画上了一个休止符,我听说后给他打了电话,问他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他说:其实是对方的责任多一些,因为我是酒驾,所以我要负主要责任。我说:告诉你多少次,少喝酒,酒桌子上能成就很多人,也能毁掉许多人,你的性格造就你不会圆滑的躲酒,不会耍赖,实打实的喝酒哪有不醉之理,我也跟你说过多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事后,他调到一个偏远县城的最基层,一切都将从头做起。前年,给我打电话,邀请我去他那里的旅游景点去玩,说姐姐来吧!油菜花开了,景色很美,我请你吃小牦牛肉,吃烤全羊。我婉拒了,不是看不起他,只是不想为他的近况感到惋惜。只是在电话里劝告他,你还年轻,一切从头开始还来得及。

后来联系的少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有负担,更多的是怕我看不起他,也许是我的婉拒上了他的自尊心。偶尔的他会给我一个电话问候一下,过年过节会给我发条信息。渐渐地,我觉得他走出了我的生活,今年的初春,他打来电话,说他出差去了山东兖州,我问:他怎么去了那里?他说:姐姐,我又回了原岗位,到兖州调一批设备,现在急需将一张汇票带到兖州,快递最快也要三天,人家要求两天必须看到汇票,我想办法找列车上的熟人在第二天上午把汇票带到了兖州,工作顺利完成。他说:还是我的姐姐呀!是啊!听说你又回了原单位,姐姐为你感到高兴,姐姐能帮你的一定支持。

四月,我回了山东,他经常会问:姐姐,你还会回甘肃吗?是不是要在山东定居?今年的水草旺盛 ,油菜花开得好美,多想姐姐能回来看看,我说明年吧!明年一定会去看看。那日打来电话,问道:姐姐你回来了啊!我的朋友看到你了,身体还好吗?姐夫和虎虎都回来了吗?言语中,听出了他的惊喜。我说:都回来了,有空我去看你,只是这两天有点棘手的事。他说:姐姐那么神通,什么样的事会让姐姐犯愁,说来听听。我说:给你说了也没有用。他说;说说呗!我道出原委,他说:姐姐兴许我真能帮你这个忙。说完后我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更没有当回事;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想办成难度太大。今早他给我打来电话:姐姐,你把身份证的复印件抓紧给我传过来,一切都办好了。呵呵!没想到啊!小弟你很神呢!他说:姐姐,这一件事如果是你在位的话,肯定是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我说:姐姐已经是过了期的黄历,不好使了。他说:姐姐,有我呢!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就是姐姐修好的路,栽好的树。是啊!生活中,我修的路,栽的树不计其数,真正能走的路有几条,真正能乘凉的树还有几棵。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