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

昨天上午去看岳母心情格外地沉重。

打开门,岳母坐在靠墙的藤椅上,看到我们进来一脸的兴奋,挥舞着还能动的右手,嘴里含混不清地说着,身体前倾一副要倒的样子。我急忙上前抓住她的手把她扶住。仔细打量,发现比上次见她更老了一些,眼角因为摔跤还肿着,嘴由于中风朝右歪着,唇边还挂着没有流尽的唾液,我鼻子一酸眼泪悄悄滑过脸颊,握着的手更用力了一些。

岳母是去年8月中风的。出院后已大有好转,不用扶能走几米的。我们正庆幸呢,祸不单行又查出患上糖尿病。于是一天三顿降压的降糖的药物不断,轮番上阵,老人吃尽苦头。我们一干儿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可奈何。岳父似乎一夜之间身体好了很多,多年的帕金森病症减轻了不少,承担起照顾岳母的任务了。几个儿女轮流值班,守夜陪护,苦不堪言。后来请了专职看护,才轻松很多。我因为离的较远,不便每天侍寝问候,一直怀着深深地内疚。每次看见今非昔比的岳母,总要唏嘘很久,不能平静

妻子出生在动荡的文革时期,自小体弱多病,岳母倾注了更多的母爱。和我结婚后破腹产下儿子,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几年里一直没有上班。岳母每月都要从微薄的退休金里省出钱暗暗地资助我们,一直让我羞愧不已,还经常转几趟公交车来帮我们整理家务,照顾孩子。我的母亲去世好几年了,在心里我一直当她自己的母亲,没有半点亲疏之分。

人生总是有很多意外让我们猝不及防,难于接受。老人没中风时,每逢节假日都要提前给我们几个儿女招呼,准备满桌的鸡鸭鱼肉,惟恐有谁不去。看到儿孙们大快朵颐,她高兴地合不拢嘴。吃完饭就急着摆上扑克,安排我们陪她娱乐。老人神志清晰,竟很少出错。如今看到岳母昏然的样子,我感到无比的心酸。

岳母这一代人,出生在贫穷的旧社会,自小受尽苦难。现在生活刚有改变,可以安度晚年了,却出了这样的意外,真不知找谁去评说。

临走时,吃完几种药的岳母已沉沉睡去。我站立床前,看到无助得像个孩子的岳母,眼里再次噙满泪水。握住她已有些萎缩的左手,但愿睡梦中她能感受到我对她的热爱。

祝您老人家早日好起来,敬爱的岳母,我的母亲!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