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误会就是你不爱我i。

  最美的误会就是你不爱我i。

(尤物少男QQ: 1736224)

唯美文字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最美的误会就是你不爱我i。


1、
在新学期报名的那天,自人堆里看见杜明峰,穿一件毫不起眼的衬衫,却使劲使劲盯着自己看,她心里的鼓就咚咚咚敲了起来。 小末知道,自己左脸的颧骨上,有一块褐色的胎记,略带蝴蝶的形状。说起来倒是相当艺术的事情,只是她总觉得碍眼,一旦得了陌生人异样的眼光,便浑身不自在。(陌熙QQ942912328) 偏巧,上学第一天,小末心目中最不懂礼貌的男生,就被编在了自己的前排。她于是知道,这人叫杜明峰,其嶙峋的瘦骨和自己有得一拼,只是论身高,她便逊色太多。可怜的小末要伸直了腰板,昂着头,才能看见老师表情。那距离,可说是咫尺天涯。 下课的时候,杜明峰转过来问小末借橡皮,小末极不情愿地递过去,之后便不搭理他。郁闷的是,那块橡皮,自杜明峰手里一去不回,滚到了不知道哪张桌子的下面,四处寻访也未见。小末说,杜明峰你真是我的灾星。杜明峰挠挠头发,傻乎乎地笑,连对不起都忘了说。 小末为此埋怨了他一个星期。 周末,小末还在被窝里寻访周公的时候,就被院子里噼里啪啦的家什碰撞声给吵醒了,想起妈妈说,那间空了很久的房子要来新住户,小末一骨碌爬起来,套了件衬衫,出门,就看见一个似乎熟悉的背影。天,那么嶙峋的瘦,除了杜明峰还会有谁。 杜明峰转身,也看见了小末,笑到开花。小末噘了嘴啪地一声关上房门,剩一脸茫然的杜明峰,兀自纳闷。 星期一早上出门,杜明峰看见小末,劈头就问,莫小末,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小末也不说话,顾自往巷子外走,杜明峰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小末身后,沉默也不是,说话便更不自在。看见路边卖油条的小摊,金灿灿的油条煞是好看,杜明峰立刻冲过去买了两根,递给小末。小末暗自欢喜,却又不好拿下架子接这贿赂之物,只能咬了嘴唇继续扮生气。 吃吧,杜明峰说,多好看啊,就像你的麻花辫子。 小末被他逗得忍俊不禁,杜明峰如获至宝。他说,小末,你笑起来,脸上的胎记就不那么明显了。你应该多笑。 小末不争辩,吃着美妙的油条,她说,杜明峰,你真聪明,我最喜欢吃油条了。 一场冤家,因为这油条,悉数化解。 杜明峰和小末的成绩一直都很优秀,两个人总是轮流着坐班里冠军的宝座。院子里的人也常将他们的名字罗列在一起,多番夸奖。 小末表现得很满足,杜明峰看她那得意劲,便扯了小末的辫子喊,臭丫头别神气,一不留神就落后了。 小末也不依不饶,追着杜明峰喊打喊杀,有一次,还撞翻了同院的许伯伯的盆栽。杜明峰坚持要为许伯伯修好,便拉了小末买回一个完好的花盆,煞有介事地摆弄起来。 似乎快成功的时候,杜明峰抬头,看见小末被泥土弄脏的脸,笑呵呵地说,这样就看不清小末的胎记了。小末捶他,杜明峰慌忙躲避,他说,我的意思是,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那胎记,就当是蝴蝶在你脸上停靠,几个女生能有此殊荣。 小末低了头,不说话,她第一次在杜明峰面前羞红了脸,在那个,十岁的懵懂年华。 **年少轻狂不懂言爱的时光
2、小末的家乡是一个县城,学校不多,初中的时候,她仍是和杜明峰就读了同一所。 杜明峰依旧是瘦,只是不那么嶙峋。每每经过小末的窗前,总能在阳光里被小末的眼神逮个正着。杜明峰的憨笑,小末的傻笑,在目光与目光交接的时刻,成了那三年里最清晰的记忆。 后来,在一起的时候多了,言笑宴宴,便开始惹人闲话。青春萌动的校园,最不安静的,就是不懂爱情却又轻易言爱的孩子。他们说,杜明峰和莫小末青梅竹,杜明峰和莫小末彼此爱慕。这些话,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两个人都羞愧难当。 小末开始有意避开杜明峰,她不再等杜明峰一起回家,不再和他去吃校门口的臭豆腐,上学的路上,即使碰见,也敬而远之。杜明峰虽然懊恼,也明白彼此的苦衷,只得低了头悄然配合。似乎,流言也因此平息不少。 彼时,都说女生的成绩是越往上走就越下滑,男生的潜力,才是有待挖掘的大油田。不服气的莫小末,跟前辈们的箴言较上了劲,但几个回合下来,也有些大汗淋漓。 中考的最后一战,小末只考取了一所普通高中,而杜明峰,依旧是一路攀升,进入了当地最好的一所重点高中。 又可以同路了,失望之余小末不忘安慰自己,如今她和杜明峰不在同一所学校,自然不会再有人将他们指为暧昧。 风吹过来,沉思中的莫小末脸颊有些发烫,那个蝴蝶状的胎记好象跳出来朝她做了个鬼脸,并且说,莫小末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小末浑身一抖,站起来指天发誓,杜明峰,我们不能走歪了。 说归说,每天清晨仍是小末最期待的时光。她在屋子里,只要听见杜明峰开门的声音,便抓了早饭冲去出,和他一起出巷子,一起走一段并不算太长的路,然后在红绿灯的街口,各自向左向右转。 目的地不同,却总在微笑的时候有尽数的温暖时间累积,这便成了小末的习惯。杜明峰不动声色,却总让小末觉得他是有意在配合。杜明峰的妈妈甚至抱怨他,每次关门的时候,墙都震得发抖,房子垮掉怎么办。 小末听见,心底有细碎而美好的声音,如花儿开放。 这样的三年,简单快乐的时光,就在小末懵懂的心事中悄然流逝。 黑色七月过后,小末拿到了重庆一所高校的录取通知,而杜明峰,那么拔尖的成绩,也实现了自己去往上海的梦想。小末是早就知道这结局的,自从填报了志愿,杜明峰,复旦大学,两个毫不相关的名词被联系在了一起,弄得小末心慌慌。 她终于想到爱情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自己眼里无时无刻不闪现的杜明峰的影子,小末彷徨不已。 杜明峰喊她,小末跟我一起去参加同学聚会吧。小末虽然觉得自己的到场未免尴尬,但仍是不能自主一般,点头同意。 她第一次,于陌生男女之间不掩饰自己面上那只蝴蝶,因为她骄傲,杜明峰,这个说自己好看的男生就在身旁。 有人传话筒过来,邀请小末唱歌。小末露出尴尬的表情,脸刷地一下就红了。她从没有,在别人面前放声高歌。杜明峰拿过另一只话筒,笑嘻嘻地说小末别怕,我陪你一起唱。小末盯着他,第一次,在昏暗的灯光下看杜明峰,也是第一次,觉出那眉眼唇角满是稚嫩的帅气味道。 杜明峰为了迁就小末,挑了一首女生的歌曲,《好想好好爱你》。刚开始他还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着和,弄得全场捧腹大笑。唱第二遍的时候杜明峰忽然安静下来,应该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直到小末唱完,所有的人才微笑着鼓掌。 杜明峰凑到小末耳边,很神秘地说,原来,你唱歌这么好听,只是,声音小了点。 小末淡淡地笑,从拿起话筒到放下话筒,她其实一直都在想,杜明峰选这么一首曲子,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她想趁机追问,但总是难以启齿。所以整个晚上,小末都被那个问题堵得气喘,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来。 也许,都过去了,不过是一段年少轻狂不懂言爱的时光。 3、
**莫小末的花谢了 小末开始给杜明峰写信,讲述自己新鲜的大学生活,也说身边的女子美丽而且时尚大方,杜明峰你如果垂涎,我是可以勉为其难少收一些中介费的。 说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心酸。 杜明峰回她,顾好你自己吧,顶着那么大一块蝴蝶斑,有机会就不要放过。杜明峰知道,小末即使被自己开涮,也不会真生气。但他也许不知道,那个让小末毕生记取的原因,就是他曾说的,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 写到第二十三封信的时候,小末说我遇到了欧远,又一个说我好看的男生。 杜明峰说爱就爱吧小末,你幸福,我也开心。小末看着信,眼泪刷地就下来,杜明峰,杜明峰,她在心底反复把这个名字念起,我要如何让你明白! 五一前夕,杜明峰说要来重庆看小末。小末冰冻的心,便稍有些复苏的迹象。她开始期待,如期待一场绚烂的花开。 谁想,当杜明峰终于出现在小末面前的时候,小末的花,却再也开不起来。 杜明峰身边的女生,有海藻般金色的头发,有细致的眉眼,有若隐若现的酒窝。一切,都让小末雀跃的心,从云端瞬间降到谷底。杜明峰说这是刘夕夕。那女生和小末握手的时候,小末看见她细嫩的肌肤,差不多自惭形秽。再偷偷瞟向杜明峰,依旧是灿烂的笑容,就如五月明媚的阳光,丝毫不察觉正在漂移的丝丝阴霾。 第二天,小末便拉了欧远,双手抓住他的胳膊的刹那,欧远一阵僵硬。杜明峰爽快地和欧远招呼,他说谢谢你照顾小末,欧远摆摆手,一脸无辜。 每个人都是笑嘻嘻的,七天长假,他们有五天都在一起,聊天或者游玩,风和日丽,看不见各自心里那份深藏的暗涌。 杜明峰对刘夕夕的好,成了小末眼皮上的刺,扎得她直想掉泪。而欧远,即使无辜且迷惘,却也对小末殷勤献尽。小末的左心房在嫉恨,右心房却满是愧疚,折腾得自己连夜里都不能安眠。 送杜明峰离开的早上,小末发现自己的眼圈几乎成了和胎记一样的颜色,委屈万分。欧远心疼她,说,小末你这又何苦。 小末低着头,沉默良久。她只在心里说,莫小末的花谢了,也许,是根本没有开放过。她将继续,飘摇地飞舞,茫茫人海寻觅一个又一个说她好看的男生,然后,落到终点去。只是,那个终点将不再有杜明峰的任何关联。 4、
2002年的秋天,小末的父母因为工作关系,把家迁到了西安。所以小末即使放假,也不再去到那个种满爬藤的庭院了。 寒假里有大学同学打电话过来,不知从什么偏远的旅游杂志上看见介绍小末家乡的文章,想一睹历史文化名城的风采。小末本就想念,便欣然同意。 一行五人,在双脚触到那片土地的时候,算小末最激动。她说去看看我以前住的地方吧,极具西南特色的院落。众人应允。小末一路上禁不住忐忑,不知道,她心底一直解不开的那个疙瘩,会不会在这久别重逢的瞬间赫然出现 可小末还是失望了,去的时候,杜明峰的妈妈说他去了昆明,小末只得怅然地转身。同学们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之后便拿出相机喀嚓喀嚓拍个不停。小末随着他们,眼光所到之处,满满都是曾经缱绻的回忆。不知道,自己此刻忧伤的神态,又入了谁的眼,被保留成恒定的画面。 杜明峰回到家,才知道小末是来过的。他匆忙拿出手机,小末那边,《好想好好爱你》的和弦铃声响起。她按了通话键,说,你好吗?杜明峰很客套地与小末说抱歉,自己未能尽地主之谊。小末忽然就觉出话语间生疏的味道,悄然叹息。 杜明峰说大年初七的时候有一个校友会,是初中同学的聚会,你能否再回来。小末犹豫了很久,终于找了个理由推脱。挂断电话的一刻,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诺大的胎记,像折翅的蝴蝶,再无力飞行。 她嘤嘤如蝉蜕一般哭泣起来。 谁想,这泪水噎进心里去,就蔓延了整整一年。 然后,小末和老友诺诺在电话里细数往事,才知道,杜明峰要去德国,他争取到了学校里为数不多的留学名额。 诺诺说,小末,上次的校友会你没来,我们把那个阶梯教室搞得天翻地覆。杜明峰竟然唱周蕙的歌,就是那首,好想好好爱你。笑死我们了。你不知道他当时的表情有多怪异,可是只有我看见,他唱完之后躲到角落里偷偷抹了眼泪,真的,我发誓我没有说谎。真奇怪。 小末握着听筒,只觉得自己掉进了尘埃里去。她不再挣扎,只是倦了,累了,安静听诺诺说完每一个字。然后决然睡去。她在梦里看见杜明峰,依旧是年少时的米黄衬衫,水里雾里地对她说,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 挣扎过后,小末还是决定给杜明峰打电话。那头响了很久,突然有激越的声音过来,他说,小末吗? 小末说,是的。 杜明峰说,我已经在机场了,能接到你的电话,真好。然后就是一通彼此的客套和祝福。 但小末终还是忍不住,问,你走了,刘夕夕怎么办? 杜明峰很显然愣了不下五秒钟,然后轰然笑起来,他说,那丫头有胳膊有腿的,能怎么办? 可她是你女朋友,总会有难过的吧? 杜明峰收敛了笑声,郑重其事地,说,夕夕是我的知己,即,死党。 这个可能性,小末曾经希望,谁想及至真的得到,她反倒没有悲喜之间太大的落差。其实一直明白,和杜明峰之间,始终存在的,是一种心口难开的枷锁,让彼此看不清对方,从而一再错过。更何况,如今又多了一个大洋彼岸,一个比一米八九和一米六零之间的差距更为遥远的距离。 小末说,你要保重。 杜明峰说,你也是,欧远是个不错的男生,他应该,一直对你很好。 话一传出,小末终于明白,杜明峰那么迟疑的原因,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误会。她再端不起那些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郁结,沉默了,沉默了,把手机贴在耳边只顾流泪。那泪水,淹没了声线,淹没了视线,也淹没了耳鼓膜,她恍惚和外界隔离了。 杜明峰,对不起,小末哽咽着说,我喜欢的,其实一直,一直都是你。 但小末并不知道,杜明峰因为许久没有听见她说话,以为电话断了线,早按了结束键。 他真的,要走了。



——————————————————————————————————————————————————————

  最美的误会就是你不爱我i。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 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来访的朋友请添加我为QQ好友

PS:

倘若你喜欢这篇文建议您转载或分享去,让更多的人来喜欢

倘若你也喜欢超唯美文字/@尤物少男。请关注我或者加QQ:1736224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