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回忆里等你。(疼痛小说完整版)

  我在回忆里等你。(疼痛小说完整版)

(尤物少男QQ: 1736224)

唯美文字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我在回忆里等你。(疼痛小说完整版)

[意外的初吻]
杨其一直记得,两年前他遇见唐苗,是参加一个全国性的英语演讲比赛。当时的唐苗,背着一个卡其色的大包,胀鼓鼓的,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她冲进来,背包上叮叮当当的装饰链子,在杨其的胳膊上划了一下,划出一道白色的痕,用手抹两下就没了。 唐苗没有察觉,倒是杨其因此多看了她几眼,特别记住了她右边眼角下那颗醒目的泪痣。 比赛前后的几天,选手都住在宾馆的二十三楼。都是十七八岁的孩子,一顿饭,几句话,彼此就熟悉了不少,气氛也热闹起来。只有唐苗,像个认生的儿童,头低低的,几乎不说话。走廊上或者演播室里,碰见杨其,微微笑一笑,就算招呼了。 比赛结束那天,和杨其同屋住的男孩请他吃日本料理,两个人磨磨蹭蹭,快十点才回到宾馆。隔壁屋里闹哄哄的,只有些许微弱的光线。杨其好奇,推开门进去,看见十几个人围坐着,有人嘴上吸了一张扑克牌,旁边的人也伸嘴去接。后来知道,那游戏就是传说中的吸星大法。 杨其迷迷糊糊就被人拉到唐苗左边的空位,他想走,牌却已经传到唐苗的嘴上。杨其看她慢慢转过脸,眼睑低垂着,睫毛微微颤动,灯光再暗,也藏不住她满脸的绯红。杨其觉得那时的唐苗很可爱,他又看见她眼角的泪痣。这一次,他仿佛很想看得更仔细,于是,一点一点凑过去。 也许是太过拘谨,杨其竟然撞到唐苗的鼻子,唐苗忘了她还吸着扑克牌,嘴角一抽动,牌就往下落。傻呼呼的杨其想赶忙接住,结果,先是靠得最近的同学发出一阵哄笑,随后唐苗便哭了。杨其愣了好久才明白,自然竟然不小心亲了唐苗的嘴。 后来,唐苗看见杨其,就像老鼠见了,红着脸,像犯错的孩子似的,低着头慌忙地走开,以至于杨其始终没有机会向她道歉。 两年前过去,杨其一直记得那个叫唐苗的女孩。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还会在学校的迎新晚会上,再次遇见她。  [被全世界遗忘]  两年后,杨其是校文艺部的副部长,而唐苗是新生代表,参演一出话剧。杨其在后台看见她,穿着隆重的百褶洋裙,像童话里的公主。因为话剧的背景是一次化妆舞会,所以唐苗脸上还戴着半截火红的面具,遮住眼睛。 杨其根本没想过,她会是唐苗。他只是觉得这女孩小小的个子,站在人堆里又安静得出奇,他却偏偏一眼望见她。于是,总忍不住多看几眼。 话剧结束,唐苗从他面前走过,他赫然就看见面具背后的那双眼睛,尤其是眼角的一点泪痣,心头生出一阵莫名的紧张。 大概三四天之后,杨其在新生队伍里看见摘了面具不化妆的唐苗,他才彻底地相信,唐苗真的就是那个唐苗,只是面色更黄,人也更瘦了。 但她似乎没有认出杨其,面对面地走过,扫他一眼,又转头和旁边的同学讲话。杨其喊她,喊了两声她才回头,表情很茫然,说的第一句话是:你认识我? 然后就轮到杨其茫然了,捏着拳头,神情很窘迫,舌头就像打了麻药,动也动不了。唐苗的同学催她,要迟到了,唐苗对杨其尴尬地笑一下,很快就扎进人堆了。 杨其望着她略显单薄的背影,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唐苗不记得他,就好象全世界都将他遗忘了。 一直到唐苗加入学生会,杨其才有第二次与她说话的机会。他问唐苗,两年前是不是参加过一个英语演讲比赛。唐苗拧着眉,很努力地回想,但还是摇头。杨其失望之余,发现她竟露出细微的痛苦的表情。他向她道歉,说自己认错了人,低头时一道难看的疤痕射入眼帘,像蚯蚓一样,爬在唐苗的左手腕内侧。  [唐苗的车祸与失忆]  关于那道疤痕,唐苗告诉杨其,是因为车祸。很血腥的一次遭遇,在高速公路上,浓雾的清晨,汽车翻进山沟,很多人死了,包括唐苗的小姨。在医院躺了近半年,唐苗说,苏醒那天,妈妈抱着她,哭得说不出话来。但活是活了,之前的很多记忆却消失了,满脑子都是车祸的情景,每晚做噩梦。 杨其听得心疼,自从唐苗出现,他整个人就惆怅了许多,似乎极易感伤。他问唐苗,那些记忆,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医生说要多接触旧物,妈妈也给我讲了很多从前的事,有小部分记忆慢慢地回来了。可我坚持要继续念书,费了很多周折,才进到这所学校来。唐苗又叹气,记忆丢了,我就像没有过去的人,总觉得背后是飕飕的凉风和无底深渊。杨其,我问过妈妈,她说我是参加过那个比赛的。你能告诉我,我们是怎样认识的吗?以前的唐苗,和现在有没有不一样?还有,还有…… 唐苗望着杨其,满脸期待,专注的神情里,少了两年前的忸怩和羞怯,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这让杨其觉得欣慰。但她的话语间总是透着忧虑和彷徨,杨其几乎就要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朵恹恹的疲惫的花。他暗自发誓,应尽最大的努力,让唐苗摆脱车祸和失忆的阴影。 除了那次意外的亲吻,比赛时候的事情,杨其都尽量给唐苗讲得详细。每次与唐苗在一起,他也几乎对她千依百顺。看见她笑,仿佛才觉得塌实。 秋天还没有彻底过去,杨其就知道,自己爱上了唐苗。  [匆匆就谢幕了]  仿佛顷刻之间,一切的事情都堆积在千禧年的末梢。唐苗越是和杨其相处得快乐,她的心弦就绷得越紧。医生曾说,唐苗目前的状况,是不能受太大的压力,或者太过紧张的,否则,她的记忆系统会再次发生紊乱,连最近的事情都可能忘记。 所谓患得患失,唐苗一旦想到,自己可能在某一天的某一个时刻,突然就忘记了杨其,她的思维就不受控制,仿佛整个人被卷进洗衣机里,天旋地转。 有几个夜晚,唐苗都梦见车祸现场的情景,模糊的血肉,残缺的肢体,而小姨的眼珠子总是要滚到她鞋边上。唐苗吓得大哭,哭醒了,杨其约她看电影或者上自习,她都找借口推辞了。她似乎觉得有一张巨大的网,要滤去这段和杨其有关的记忆,从远到近,已经迫在眉睫。 唐苗虽然清楚,她是在杞人忧天,却偏偏抑制不住她的妄想与惶恐,几天下来,人瘦了一圈,面色蜡黄,眼皮却肿得像泡过的豆子。 稍后杨其再打电话来,她铁了心肠,对他说你以后都不要再找我了。说话的时候,整幢大楼似乎都塌陷了,而她必须等到挂断电话以后,才敢哭出强忍的泪水。 杨其很沮丧,想着自己所有的努力竟只换来唐苗这样一句冰冷的话,他因此赌气不再找她。 爱一个人,别说和她在一起,就连表明自己心意的机会都没有,杨其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看不到唐苗的脸,也听不见唐苗的声音,只是短短几天,日子过得比军训时候还要苦。一拳打在冰凉坚硬的墙壁上,疼痛钻心而来。 整整一个礼拜过去,杨其连走路吃饭都在想唐苗:不知她是瘦了还是胖了,她额头上的小痘痘还在不在,她会不会真的就不理我了呢? 如是种种的问题,像胶泥一样裹着杨其,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去找她,心里有十五个吊桶在打水,七上八下。 谁知,当杨其敲开唐苗寝室的门,看见靠窗的空荡荡的床位,才知道,唐苗已经退学回家。 那年的12月31号,就像一个苦难日。杨其原本计划在那一天对唐苗表白,怎知彩排了无数遍,终于还是没能登上舞台,匆匆就谢幕了。  [连承认的勇气都欠奉]  唐苗果真失忆了。她那样不稳定的情绪,再加上担忧和妄想,没几天,整个人就变得恍恍惚惚,半夜里还常常被噩梦惊醒,开了灯,僵直地坐着挨到天亮。 有人通知了唐苗的家人,唐苗妈妈连夜赶来,送她去医院,证实了唐苗因车祸留下的阴影,造成她心理上的负担,如今不但没有好转,甚至又患上严重的抑郁症。 就这样,唐苗退学,离开那天她已经忘了杨其这个人。只是随妈妈坐在火车上的唐苗,动不动就会流泪,她经常觉得车窗外面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探出头张望,却只看到茫茫的山丘和戈壁。 整整一年的时间,唐苗都在反复接受治疗,药物或者心理,到最后总算痊愈。她的记忆也在随之慢慢地回来,想起杨其,首先想起的是十六岁的初吻。过后种种,就像一部半途而废的电影,在唐苗的脑子里回放,尚未结局就戛然而止。连最点睛的那句台词,都不知道杨其是否愿意说给自己听。 得到家人的同意,唐苗回了一趟学校。她很想对杨其解释一年前的那些措手不及,为自己的无理蛮横向他道歉。 可是当她看到杨其,杨其也看见她的时候,她的耳盲了,心也聋了。 杨其还是一如往常的热忱,只是笑容里隐约还有一丝苦涩,他问唐苗,你回学校了?唐苗微微一笑,拿诧异地表情盯住杨其,反问道:你认识我? 她还记得,曾经也是在这条路上,杨其喊她,她问出一句相同的话,然后他就在她身边,陪着她度过了很短暂的时光,虽然她一直都诚惶诚恐,但如今回想,总是有甜甜的味道从心里冒出来。 然而,事过境迁了。杨其手里的另一双手,好看得就像大师的雕刻,而不像她那样带着抹不去的伤疤。那样一个瞬间,唐苗涌出来的欢喜,又蓦地熄灭了。 装做不认识杨其,装做一笑而过,仓促间,没有想到多余的办法。她终于还是对爱太畏缩,迟迟的,不敢放手一搏,连承认的勇气都欠奉。 杨其也是,呆呆地,良久开不了口。望着唐苗离开的背影,他看不见她在流泪。转头望着身边的女友,她的眼角,长着和唐苗一模一样的泪痣。




——————————————————————————————————————————————————————

  我在回忆里等你。(疼痛小说完整版)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 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来访的朋友请添加我为QQ好友

PS:

倘若你喜欢这篇文建议您转载或分享去,让更多的人来喜欢

倘若你也喜欢超唯美文字/@尤物少男。请关注我或者加QQ:1736224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