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自传体小说《孤独的海龟》(혼자 가는거북이)第15章

吃完大半个饼,饺子也一个不剩,看看榨菜还剩小半袋。听说海关不允许带开封的任何蔬菜水果通关,扔了怪可惜的。一狠心全倒进嘴里,猴咸的(方言就是很咸),猛灌了几口水算是咽下去了。把剩下的一些包装袋,瓶子什么的垃圾收拾了一下,背着随身包打算去船尾清凉下。
走到船尾发现,不少人已经坐在几个小桌子上吃泡面。
“都是出门在外的人啊。”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走到边上的防护栏那里,点上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之后,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底下激起的白色浪花。
良久,手上传来的灼痛把我从入定中惊醒,烟不知什么时候烧到手指了。
随手弹掉烟蒂,抬头看了眼远方。这一眼吓我一跳,什么时候船已经入港了。心里有点小兴奋,想起三楼有个大的瞭望台,转身就往楼上跑去。
站在那,遥望渐渐逼近眼底的仁川港,脑子里不禁想到一句诗词: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虽然这里没有山也没有猴子,但是眼前这个片土地就是我未来奋斗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港口的原因,我并没有看到想像中的高楼大厦,甚至连超过10层的楼房都没瞧见一个。远远望去只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具体有多大我是算不出来,反正停在那里的车一眼望不到头儿。慢慢随着船靠近了,我才发现这些车子没有一个挂牌的。大概是要出口的车吧,早就听说韩国的车在世界上受到不少人青睐,直到亲眼看到了才被深深的震撼。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一直到船靠岸,抛锚的时候我才看看手表。
“我靠。9点半了!”不知不觉1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再管眼前的景色,赶紧往出口跑。
到了那看到,工作人员已经把下船的通道用专门的带子围好了,只留下一个出口下船用。看着门里面一条望不到尾的长,我一阵慌张。绕着旁边那个走道跑到队伍的最后面,整个通道都被堵满了,没办法只能贴着墙壁往前一点一点挪。
“干嘛啊!插队嘛?”
“不是,哥我行李在前面、”
“来晚了就去后面排队!在这瞎蹿什么!”
“姐,姐!不好意啊!借过一下。”
顶着一路的骂声,我使劲低下头没脸没皮的瞅着缝隙往前钻。
眼看就要到了,可能是三姐瞅见我了。大声喊道:“你干啥去了?这都几点了!没告诉你早点来排队么?”
我又扭扭身子一口气挤到她后面,不好意思的说到:“三姐,我刚去溜达了下,没注意时间。实在抱歉啊。”
“就是!你光把行李放这有啥用?人不过来你就是插队,我们都在这等了快半个小时了!”这时我旁边的一个男人突然开口,带着不耐烦的口气说到。
“你个瘪犊子玩意儿!管你啥事啊!这是给我带货的小伙,咋地了!”我刚要道歉,没想到三姐直接瞪着眼把他骂回去了。
三姐绝对是这船上谁都不敢惹的主,那男的应该认识她,只是瞥了我一眼,屁都没敢放。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掏出手绢擦擦满头大汗。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心里一紧张就不自觉的摸鼻子。
“一会儿下船你跟着我,坐第一班大客走。到了大厅你就出去,我还得在后边看着他们检查。”
“好好,行。”
后面三姐又跟我说了一些注意的事项,就坐在箱子上跟其他代工的瞎聊了一些天南海北的八卦。
一直等到10点多,对面的舱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穿西装,头梳得油光铮亮的大背头。然后我们这边的船长,大副还有一些工作人员把一打文件交到他们手上,互相握手笑着打招呼,这应该就是三姐说的什么中韩交接了。
那俩大背头跟着他们走进大厅中央的工作室,在里面呆了几分钟就下船了。又等了不到10分钟,门口的礼仪人员就拉开挡着我们的安全带,说可以下船。
话说那两排礼仪小姐貌似有韩国人,夹道欢送的同时还不时给我们鞠躬。我终于能理解中国人为什么喜欢跟韩国人打交道了,这一个躬接着一个的,老腰受伤啊。
下船我还没来的急感叹下,鞋底平生第一次沾上韩国的泥土是什么感觉,就被后面如潮的人群给硬推进了大巴。
车大概开了5分钟左右的样子,就到仁川港海关检查大厅了。三姐在门口给我打了个眼神,我心领神会的头朝别处扭,故意不看她大步的往办理通关的服务台走。
距离服务台大概2米左右的地方都有一条黄线,排队等待的人不能越过黄线。可能是走的太急,也没注意直接就站到黄线里面了。
“야;,여;기; 넘;으;면; 안; 돼;!(不能超过这里)”忽然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海关人员,走过来指着我前面大声说到。
“예;(好)"我赶紧点头。说实话我也就是出国前,在某个外国语培训学校死鸡熬白菜的学了几句韩语,反正不管听没听懂,我用敬语回答没毛病。
到我递护照了,拍拍胸大口吐了团闷气。
“%¥##%%#%”坐在窗口里 那位工作人员一顿鸟语神侃。
“啊。。예;..."他问啥我也就这么一句。
那位大叔估计是被我快搞懵了,突然出来一句奇怪的中文:“上学?”
“是,上学。”我满头冷汗的回答。
“啪!”他又看了我几眼,确定照片上是本人,就给我盖上通关印章。
“呼。。妈呀,吓死个中国人了!”我拿起护照,逃命似的跑了。
按照三姐说的,在等托运行李的时候,我早早的把随身物品清单表格填好。不过等行李出来以后,出了一个小插曲。我那俩大黑箱子绝对是重量级的,一个得靠百斤。给从旋转传送带上卸行李的韩国大哥明显估量不足,一个猛劲儿老腰一挺箱子没提起来,“嘣”直接把手断手里了。这还不算,屁股一歪“叭”坐在地上了。那边一阵噼里啪啦的韩国国骂,反正我也听不懂,把箱子搬到小推车上,飞奔的逃走。
真正到检查行李那了,我心里又开始噗噔噗噔乱跳。这尼玛一堆箱子,不能把我当成搞成走私的抓起来吧。
还好到我的时候,就问了一句:学生?然后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只抽查其中一个箱子。
检查的是位爷爷级别的老头儿,他指指香烟。我拿两根手指放在嘴边比划了一个抽烟的动作,他点头。指指酒,我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他又点头。后面又指了几个东西,我是就差没把鞋脱了用脚趾给他比划了。最后老大爷招招手,意思是让我过。
在走出海关的那一刹那,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我靠,可算是出来了。手舞足蹈的跟个哑巴一样唧唧歪歪半天,这尼玛再练习几次我都能去电视台当残疾人翻译了。”
怕让巡逻的职员看出来我给人带货,没敢在候船厅呆多久,急急忙忙的往三姐说的那个小亭子走。
到那跟等货的人说了三姐的名号,又等了快半个小时三姐才过来。点好货,拿到八万韩币(人民币600多元),留了三姐的电话,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去满世界的找电话亭,打算给我大嫂给我介绍的一个大哥打电话,听大嫂说是她一个远房亲戚。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