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出灵魂的明信片2

这句话像一句魔咒,将我的灵魂带入了往昔的轮回里,无法自拔。

那是1999年的夏天,我,你,薇和伟,在这座北方城市的某个大学校园里突然相遇,就像不同命运曲线的一次交汇,合奏出了青春的乐章。我是这个城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你来自于江南水乡,薇和伟来自于重庆。自然熟的我理所当然担起了向导的重任,而你江南男孩特有的温婉个性,不费吹灰之力成了我的跟班,而薇和伟,火热的性格自然更易打成一片。于是我们四人,迎来了属于自己璀璨的大学时光

对于刚从充满了约束和压抑的中学时代脱离出来的我们,对一切都那么好奇和热情。于是,我们都报名参加了学校的各种社团。我因为本地人热情洋溢的个性所以很轻易的加入了学生会的外联部。薇和伟,则加入了科技协会。而你,出人意料的被学校最有名的文学社招致麾下,这让我对你的过去产生了一丝的好奇。因为我懂得,内向的你,从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那么安静,就像一座冰冷的荒岛。但是你的文字却透露着沉重的情感,厚重的超出了这个年纪的成熟。你,是否有和别人不同的过往呢?

大一的课程,总是比较密集的。但是丝毫影响不了我们对这个社会初次的探索。我们四个人,在下午下完最后一节课后,我坐在你的自行车后座,薇呢则和伟在一起。骑着自行车,唱着当时流行的音乐,从学校出发,经过雍和宫,国子监,穿过二环路北京的老胡同,途径东单,王府井,径直来到了天安门城楼。我的头偶尔不经意的靠在你宽阔的肩膀,突得让我的心跳加速,那一霎那,竟然让我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当把车停靠在城墙边上,你注视天安门城楼时专注庄严的神情,和从西边逐渐没落的鲜红夕阳一起,在我脑海里定格成了一副永久的画卷。

到了下半学期,你开始四处联系工作。我只是奇怪,虽然对你的家世一无所知,但是从你的衣着和行为,你应该不属于家境特别贫困的孩子。你的衣服总是干净而且整洁,指甲总是修的工整。这在那个浮夸和追求潮流的年代里,足够算得上是一个异类了。我也从伟那里侧面打听过一些关于你的家庭情况,原来你的父亲过世很早,你也需要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知道这点,我不禁从心里开始疼惜你,这样的遭遇,会对一个未走上社会的孩子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或许我会逐渐的明白你的老成和你偶尔流露出来的忧郁。老天总是悲天悯人,因为你成绩出众,学校推荐你到科学院实习。好消息的到来,让我们都为你开心了好一阵,更好的消息是,这个城市申奥成功了。

这绝对是一个全国人民欢欣雀跃的重大消息,其历史意义无需累述。全国人民都置身于欢乐的海洋里,自然少不了我们这些半孩子半大人的学生了。我们和首都上百万大学生一起,挥舞着国旗,在脸上,身上,所有看得到的地方,画上了国旗的印记,然后整齐的游行。我们随着人群,来到了东交民巷,把国旗和喜悦插在了每一家大使馆的门前。不同国家的人群,彼此遗忘了肤色,忽略了隔阂,在这一刻,我们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一路上,有人高歌,有人哭泣,有人自豪,有人得意。我们年轻心灵,在这样一个百年难遇的盛世里得到了极大的灌溉。在宣布首都成为举办国的那一个瞬间,在天安门城楼前等待喜讯的我们,都感动的哭泣。你突然抱起了我,那是你第一次把我抱住,举过了头顶。我不知道你是因为激动还是,总之那一刻,我的心情就像那天安门突然喷放的烟花,那么灿烂,那么美丽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