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惯以自己的标准理解世界,以为所有「他者」的知识结构和我们都差不多

写《人间词话》的王国维先生,个人履历中有一条很重要的职业经历:南书房行走——这不是一个职位,在清代、它只是一个差使,但南书房行走所作的具体工作却很接近帝国的权力中心:这是一个给皇帝讲课的活计。
换言之,王国维是当时帝国皇帝溥仪的老师
王国维先生喜欢淘换古玩,有一天溥仪事先没有打招呼就造访老师的住处,王国维大喜过望,请皇帝把玩自己淘换来的玉器,结果小皇帝随意摸了几下就对老师说:你这两件玩意儿是假的。
王国维当时不以为意,金石器物的鉴赏是需要学问的,他认为皇帝太小,还是不懂。
结果小皇帝起身四望,看见桌子上摆的瓷器,就指着其中的一个瓶子说:你这个瓶子也不太对劲儿啊。
小皇帝走后好多天,有一次王国维请一位古玩大家到家里玩,向这位朋友吹嘘皇帝做客的经历,讲了这个故事,结果他这个朋友仔细看了一下溥仪指的那个瓶子,告诉王国维说:这个瓶子的确是你桌上所有瓷器中唯一的一件赝品。
先生大惊,还以为这小皇帝果然是真天子,什么都知道。日后一次讲课时王国维特意问起小皇帝到底是怎么看出那瓶子是个假货,小皇帝哈哈一笑、说:你说的那些个鉴赏,我也不懂,我当时就感觉你桌子上放的瓶子和我家里的不太一样。

我看,小溥仪的这个回答就很实在。他至少没嘲笑老师说:你当时买那个瓶子的时候,难道不知道、那么便宜的玩意儿能是真的吗?真瓶子和假瓶子这么显然的事儿、你心里还没点*数吗?
因为溥仪知道,老师整天见到的东西,和自己的生活,是不一样的。

人类惯以自己的标准理解世界,以为所有「他者」的知识结构和我们都差不多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