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去了夏之禹和李老板的巡演现场,我是第一次听说唱现场

昨天没有写日记,昨晚去了夏之禹和李老板的巡演现场,我是第一次听说唱现场,蹦的不好但是我尽力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站在椅子上唱说唱~~~_(:з」∠)_但是昨晚一开始并不是非常喜欢,第一排有人一直在聊天,歌手在上面唱歌每一首结束之后都会停下来提一下聊天的人,不过第一排的人还是继续聊天,而且超大声,感觉真的很没礼貌,无知当有趣,而且那个女生也在蒸汽波的群里,还很理直气壮,反过来怼别人还在玩手机,我也是服了,玩手机起码不干扰歌手吧,一直不停聊天还故意越来越大声这是有多骄傲?巨婴太可怕了。
昨晚去了夏之禹和李老板的巡演现场,我是第一次听说唱现场
昨晚在第二排完全被人堆卡住了,这真是我第一次下半身完全没怎么动过的一场迪了~~~(捂脸哭)其实昨晚很多人都是去听李老板的蒸汽波的,昨晚本来音乐也不算特别激烈,但是我一直觉得Hangover特别神奇能把许多很温和的演出变得又闷又燥~~~听的有点累,我只想稍微享受一点不那么激烈的蹦迪,结果人群跟疯了似的。

不过昨晚有一对帅Gay我好喜欢呀~~~受特别骚,蹦的超级好,我觉得我作为舞托输给他我真的是认了,不过我觉得他们两个之间真的好浪漫呀,大大方方并不扭捏,很自然交流也很舒服,很羡慕了。

昨晚上回到家收拾好的时候已经四点多了,不过今天早上八点多就自然醒了,哪天我要是通宵蹦迪然后直接去上班就真的很硬核了。
今天因为下周家长开放日一直在改东西,真的很烦园长总是等到最后一天才发东西要别人来改来写,今天写好了还一直不回复,我现在在日记,她就开始一大段一大段给我发语音,本来我写的很好,她也说很好,但是作为领导就是要回挑刺,为了挑刺而挑刺,我是真的很烦很累。

今天看婆绳道馆的婆婆发的朋友圈因为情绪所以有些感触,我就突然想到那天在幼儿园的商务车上司机叔叔问我,你信不信命运,他告诉我很多时候人出生的时候是什么命运已经注定的了,很多人再努力再努力但是能改变的其实微乎其微,最后都是会回到命运的轨道上,那些极少数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其实是因为他们的性格注定了后面的命运,都是注定的,并不是真的改变的了,而且什么样的人就得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门当户对是有道理的,那些不对等的人在一起其实都是不幸的。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会说起来这些,很多时候我觉得他是一个隐世的高手,喜欢在车上放很多八九十年代的歌,我也很喜欢,有时候还会跟他一起唱,他很意外我居然会知道那些很老的歌,因为小时候家里是开影碟店的,基本上八九十年代的歌我很多都跟着爸爸妈妈听过,那天车上电台突然放了角松敏生的《香港街灯》我很意外,这首歌是八十年代角松敏生来香港的时候写的,下雨的晚上如果能在香港的街上听应该是非常棒的,我还跟他介绍了这首歌,他开得大声了一点,也说挺好听很不错。
其实八九十年代的香港乐坛很多歌都是翻唱日本的,所以我那么喜欢蒸汽波是因为它经常拿老歌做采样吧,是我对过去一种全新的缅怀方式,可以让我在巨大的梦境里暂时忘记时间的齿轮即缓慢又飞快。
我们相信美好,但是总是不够确定是不是在前方,所以只有回忆里的美好是最最肯定的,你问想不想再回到过去,我会说很想,但是要不要改变从前的际遇,我会说,我不想。

假如没有从前的那个自己,今天也就不会有这个自己了。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