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了虾 久违的杀生 以后少吃

昨天买的酸菜鱼青团和流沙?青团各剩一个
图新鲜买的结果现在觉得自己大概会扔掉它们
虽然也不难吃但
兴致缺失了
本来也就是看到她发出来安利这个兴起之下买的

炒了虾
久违的杀生
以后少吃
掐断脖子抽出筋其实是个残忍的事情
然而我做起来却想着残忍心绪没有任何波动
体会不到的缘故大概
缺少和这个食物的共情
实质上吃素也不能怎样 你也没法儿说植物就不是活体了不是
毕竟它们也会又小苗长大
跟动物一样
不过是不会自主的发出声音或者哭泣
小鱼小虾会不会哭哦
水里面哭的话也看不到
奇怪的问题

雅发来微信问我小奶怎么养聊了一会儿
几年没说话了 其实这样的交谈有些突兀但却不觉得怪
学生的时候我们互相通信
不在一个地方上中学的我们坚持手写
我是随时随地就地取材的写
字很丑
然后装进信封寄到她的学校
现在想起来 当时的信居然还可以收到也挺有趣
学校有传达室的好处吧 好像还在那儿找过网友们写给我的信
只告诉他们地址和不那么真实的名字
但大家的心意却都是真诚
最早一拨儿随意添加的网友里
至今仍旧留存没删除的还有不到十个
当时聊的好的还有两个
去年见了一面的有一个
一个小孩忘记了她的名字了 大概没有删掉她
当时彼此诉说自己的阴暗情绪希望以此来区分出自己和旁人
年轻时就开始以悲伤以阴暗来吸引人
指望以此留住谁
最终果然只是一时兴致
我的本质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可能和拒绝与过多人交往过深有关
我投射不到旁人身上 自然也看不清自己的模样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