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如何起笔,深夜来袭,内心便如堕地狱

不知如何起笔,深夜来袭,内心便如堕地狱。
事情发展至今,虽是最好的结果,却在周遭亲友心中突然支棱起一个尖利的鱼刺。于我,鱼刺换作刀片,剌得生疼。
遥想,身处那方凄冷天地的母亲,对着突然降临的“戒毒式治疗”,不知能否睡得安稳,还是枕着孤独、愤懑、幽怨、压抑苦恼,混沌到天明。
还是撒泼打滚,还是悲怆怒骂,还是口啐撕咬,还是泪雨横流,或许若是最后一项倒最好,能预言那重见天日早点来临。
母亲终于住进了精神病院,在无预感的情况下被强行带进了于她而言的“白色监牢”,被剥夺了长久以来依赖的所有习惯,任由“药片”、“束缚衣”、“劝告”与“必要规范手段”来教她学会“重新做人”。即使这条路已经是无可奈何的唯一出路,但于她而言,真是“狠绝”到了极点!
要救她,只能忍痛至此,不破不立,曾经是她的座右铭,如今成了她的治疗方案。
祈祷,用最虔诚的生命来祈祷,希望母亲能早日康复,走出“心境障碍”的重重阴霾,迎回从前乐观积极的自我。
但愿若坚信奇迹总会发生……!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