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曾经一直试图到处搭讪想要交新朋友的自己,就觉得害怕

在开始独自旅行之前,一直不知道在真正开始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曾经一直试图到处搭讪想要交新朋友自己,就觉得害怕。哈哈哈。
但这次进行得异常好呢。
因为之前所经历的,已经让我明白了一个很重要的道理:真正的朋友从来都不需要你竭尽全力去争取。也许对世界更加敞开胸怀会让我有更多的机会去分辨我们是否有可以碰撞的灵魂,但如果维系一段友谊需要耗尽我的力气,那我就需要仔细思考我们的关系了。
而且这次旅行我想要试的就是好好和自己相处。

现在呢,我就来对这次的旅行做一下记录。

前天晚上在快要天黑的时候离开的Wanaka。本打算下午三点就出发,可是因为那台无论等多久都无法将我的衣服烘干的烘干机,我快到六点才出发。
出发时下着小雨。
开去Cromwell的露营地。曾经开高速路过那附近的时候看到过那个营地,在樱桃季的时候,即使那么大的露营地也一位难求,非常热闹。
这次去的时候,发现并没有那么热闹,但也不算冷清,可以在自己觉得舒适的距离内找到位置。
熄火后,摸着黑坐在驾驶座按手机。
窗外还是下着雨。
饿了就拿起下午做的还未吃完的蔬菜炒辛拉面吃。
又过了一会才准备床铺,躺到车里。
看了看书。
和阳阳聊天的时候,聊到他说要想想我的旅行计划,不想一直分开的片段。
我说他知道如果和我一起的话,他的结婚和生孩子计划是没办法实现的。
然后他过了很久才回复,说刚打完电话。
自那之后,我们再未交谈。
其实好像事实已经明摆着,道理也都清楚,但还是无法下定决心。因为真正的决心是默默地完成的,再赌气或者明摆着说也没有用。
在车里看英文版的《刺杀骑士团长》,但进展特别的慢。即使剧情很吸引人,我非常想要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但依然不停地走神。
想下午时和大家的交谈,想和Katie之后可能进行的旅行,想和阳阳的事情,想Mani,思绪非常灵活,且主题多变,像层层叠叠的蜘蛛网,都轻轻的,但思绪繁复。有时觉得自己过于较真或者俗气,但也提醒要接受自己,并引导自己往自己想去的方向流动。
这种汹涌而来的思绪,让我想到做过数日Meditation的人给我提过的在最初的时候,你会有特别多的思绪,多到你觉得无法控制。
但是我知道慢慢的,我会更加自如地掌握和控制它。
夜里两点多才慢慢睡着。

早晨似醒未醒,听到外面高速路的车绵延不绝地穿梭而过,时不时还有好听的雨滴声打在车顶和周围。让人安心
大概十二点才真的起床。
一开车门,感觉到凉飕飕的“飓”风迎面吹来。是啊,从夜里开始这里就挂着呼啸的大风,将不止从何处而来的冷空气吹过来了。
起床前还想着早晨开车后的厨房煮个热东西吃,但整个人都被吹得凌乱了。
于是早餐就坐在副驾驶座吃了酸奶加莓子麦片。
说到露营时可以煮的食物。我从离开Tekapo的一个月前就已经开始经常思考了。因为之前好几次旅行中的露营,若住车里煮饭,我都是随便煮个方便面应付了事。不健康,而且觉得很苦。从露营一段时间后,每到一个可以煮饭的地方都极其想要喝热茶可以看出。
这次已经准备好了,四月初离开Stargazing之后就不工作,旅行两个月。所以一定要让自己即使露营的时候也吃得好。
在Tekapo的时候,经常和Albi交流煮食物的心得。互相分食物,谈怎样吃得健康,和他学习怎么做豆子之类的菜。因为现在已经在减少食肉,如果要蛋白质的摄入,就只能通过鸡蛋,或者豆类了。
酸奶加麦片是看他们经常那么吃,准备工作惊人地快速。在我还在等待锅里的鸡蛋被煎熟时他们就已经吃完准备洗完了的时候,我决定也要那么吃的。
当时还为了露营的时候有煮饭灵感,还特意在蓝眼睛小黑本上记录了camping recipe。
说起酸奶。新西兰经常都是卖超大罐装的,每天挖几勺之后储存在冰箱里,可以吃四五天。
但露营的话,是没有冰箱的。虽然是冬天,白天的阳光会使车内升温,所以没办法贮藏酸奶这种对温度要求极为苛刻的食物。只能前一日晚上从超市的冰箱里买来,度过寒冷的一晚之后,第二天早上吃完。

吃完酸奶后,本打算就缩在车子里看书。
但心里鼓励着自己还是去Cromwell的图书馆。
出发上高速前,继续往营地里面开,看尽头有什么。发现尽头是一个小型港口,可以给私人船只提供下Lake Dunstan的入口。湖的另一边在夏日的时候就已经惊艳了我,但这次一瞥竟看到山顶已经落了一些。这些夏日的时候虽然也美丽但看似普通的山,已经变成雪山了!山上偶有些植物,和山下的植物已经呈现了秋日里暖暖的缤纷颜色。
若不是风太大,在湖边的桌子上看看书也是很舒服的。
想着一周前和Bill,Katie路过时的如同镜面一般平静的强烈反差,我驾着车到了Cromwell的图书馆。
刚走进去时,略有拘束。即使微笑着礼貌地和可爱老人打招呼,心里也还是觉得讪讪的。
在书架之间走来走去的时候,非常在意却又装作不在意地到处瞥,想找合适的座位坐下。可是没想到Cromwell街道上并未有很多人,而且这个所谓的樱桃小镇也不是正处樱桃季,图书馆里的每一个插座旁边都坐好了用电脑的人呢。
我走来走去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好书,寻了个沙发坐下。看似在畅快地看,其实因为有很多不认识的单词,而且早已发现了好的文学在作者书写的时候会用特定的风格,而不是易懂的对话体,所以其实并未吸收很多。
过了一会,坐在长桌旁的两个老人走了,我便坐过去打开电脑开始写东西。
顺着前几日的魔幻体写,因为想把日常生活的东西改成有象征意义的东西,像Bill一样,但不知不觉觉得累。
图书馆外的停车位只有两小时,到了时间我便收拾东西去移车了。
想到附近有个之前想去却未去的古镇,就觉得去那了。
古镇很小,一条有古朴建筑的小街道面对着Dunstan湖。有几个建筑的门开着,像是小博物馆一样,陈列着一些当时人们印刷的一些工具,和当时的车等,以及当时作为金矿小镇的时候的一些资料。
风很大,有阳光,但因为几乎只有我游荡在整个古镇里,还是不免觉得有些萧条。
逛完后,决定开去Alexandra附近的campsite睡觉。到的时候还没到五点,多云。因为campsite两边被山围住,阳光已经被蜿蜒的山脉挡住了。风还是吹着,但还是因为大地被太阳找过,不冷。
我将车停在一个野餐桌旁,摆好瓦斯炉,锅,食材,砧板和刀。开始为自己准备大餐。
煮饭的时候,天空因为阳光的影响时而变色。切红薯的时候,天空因为日落而呈现出粉色,反射在大地上。
感觉被爱着。
不能辜负宇宙的爱。
第一道菜是香煎Kumara。Kumara是红薯。最近才知道,学的这个词语Kumaru可能不是英语,而是毛利语。因为Katie告诉我他们管这种蔬菜叫Sweet Potato。之所以要做这道菜,是因为前一周在Katie家住时,她做了烤红薯片给我吃。
相当美味。
她告诉过我用锅子煎红薯片也可,所以这天我便自己做煎红薯片。
热锅冷油,下蒜末,然后摆入红薯片煎。一个长长的红薯需要煎两锅。一面大概五分钟,然后翻面。
成品的表面脆脆的,但内部又软又甜。很香。
第二道菜就是自己用蔬菜混搭着炒,最后加入已经煮好的面做成炒面。我加了大葱、蒜末、洋葱、棕蘑菇、橙色的菜椒、西蓝花。只要最初的香料加的对,炒面绝对好吃。
瓦斯炉的瓦斯瓶越用越弱,所以食物越煮越慢。
炒好面,我发现这餐饭没有蛋白质,所以又煎了两个鸡蛋。
这是两个失败的煎蛋,因为火太小了,煎了很久也只是将鸡蛋温熟,而没有金灿灿的表面。但还是吃掉了。
剩下一些面条我存了起来,准备第二天做西红柿番茄鸡蛋面吃。
吃饭的时候,天已经越来越黑。待我收拾东西去洗锅洗碗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我戴着头等,哆哆嗦嗦地用冰冷的水洗锅洗碗。
洗完之后又开始烧水准备灌热水袋。
火小,那些水我煮了半个钟头。
然后移车去第二层露营地睡觉。
钻进睡袋看书,看完了《被猜死的人》,结尾非常仓促,给全文减分。
熄了Kindle的亮屏透过车子后窗看天空,星星已经出来了。
想象着那些星星悬浮在天空中的样子。看似沉静,只是一闪一闪,但缩进会发现表面有太阳表面一般翻涌的火浪的样子。
想到了一本书,茨威格的《群星闪耀之时》。
又打开kindle。准备找那本书看。
结果看到《我脑袋里的怪东西》我还未看完,就半路被拦截,又打开看。
这本书我是从三个月前开始看的,断断续续,一直为看完。惊讶于自己居然记得之前的情节。只是人物的名字有些记不清,看了一些片段才慢慢想起。
时不时想想自己的事情,掉几滴眼泪,然后看看书。也算平静。
大概十二点的时候,虽然还是想继续看书,但想着也该准备睡了。
就平躺着,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今天早上被自己右手挠左手刺青处的举动惊醒了。这让我清楚地认识到给自己灌输的潜意识——即使睡着了也不能挠刺青——是有用的。
上周三刚得到的刺青还在愈合中,时不时发痒,也可能是因为空气特别干。
这时往窗外看了眼,发现天已发白,但并未全亮。天边还微红,表示太阳正在升起。
我继续睡,九点多才终于睁眼。附近已经走了好几部车了。
起床之后,我开始将昨天买的杏仁酸奶和水果麦片、香蕉混合了一起吃。坐在阳光下,吹着凉风。
隔壁车子是三个青年,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语言。应该是德语。对方没有打招呼的意思,我便也免得social,悠然自得。
拿出瓦斯炉开始煮水,泡茶喝。
Earl Grey。
他们收拾好帐篷就开车走了。营地只剩我和附近一辆租车公司的小型露营车。他们在煮早饭。
我吃完早饭后开始练吉他。
在弹之前熟悉的G调的145后,决定开始练D调。
说来也神奇,刚开始D调的时候,因为刚从G调变过来,脑子似乎并不能接受D作为1。以为D调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没想到十五分钟持续D调后,可以感受到自己脑中已经将1调成了D。神奇。
随意地扫弦,随意地唱。
可能因为还不熟练自己随便跟着随意扫出的和弦随意地唱,嘴跟不上脑子,跟不上旋律。如果唱中文,用的词总觉得有些俗气。换了英文,感觉好些。然后又换回中文时好了一些。就顺着唱随便想到的东西,或者看到的湖,或者这两天的经历。
感觉好自由
手机从早上看完时间后就一直没电。但也没着急充,因为不赶时间,所以不需要知道时间。
练完吉他后,又想弹尤克里里。
就拿出来弹唱了一会。还练了Ichigo Ichie。每次指弹,都会被自己的指尖形成的旋律陶醉。这是音乐的魅力。
每当感受到不同的旋律可以给我带来不同的感觉,我就想到Albi说的,他之所以想要学音乐,就是因为想要知道为什么音乐可以用不同的旋律带人们去不同的地方,产生不一样的感受。他可以告诉我基调是3的一般是爱尔兰乐曲,等等。这都是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班,其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做音乐的结果。
也是因为他的指点,让我发现了自己从未意识到的乐感。我原来有这么强的乐感。神奇。
开车的时候也会因为不经意地思考到一些他告诉我的要点,而突然恍然大悟一些曾经并不能明白的有关音乐的疑问。
神奇。
练好琴。
煮了西红柿鸡蛋面。
吃完之后,洗碗洗锅,洗脸刷牙。
驾车来到了Clyde,找到了二月时和yang一起来过的这家咖啡店。
当时是来这边的Cafe吃午饭。忘记了我们因为什么话题产生了不愉快。
进入Cafe之后,他说不吃了。
但我想在这边吃。
于是点了东西,他陪我坐着。
我专心吃东西,他在按手机。
旁边有很多麻雀。总想趁着我不经意,从盘子或者桌上啄东西吃。
因为麻雀,我们开始交谈。但不甚欢。
其实是否是一类人,心里早已有答案。但在一起的时间一晃快六年,不是说想明白了就可以立马做出决定。
还是会难过。但知道什么对我来说最重要。什么对我来说是无法放弃

我正在修炼更加平静和强硬的内心,虽然也会柔软,但会提醒自己撇去不必要的不愉快。不重要的人所做出的令人反感的举动,并不值得让我觉得不快乐。不做出不必要的努力,即使做也没有关系。但不要被不重要的不美好的人的举动伤害
这个世界的美好,那么多美好的人,更加值得我的注意力。
现在已经是四点十五。可能又是找下一个落脚点的地方了。
因为,天黑得,太早了。
可以考虑早起,来延长白日的时间。
耶。
每天都在摸索。希望每天都可以学自己想要学的新东西。
想要犯懒也没关系,我允许。
但是如果想要做什么,那就去做吧。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