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Takapo之前,手上和脖子上都毫无饰物,但现在被朋友送的礼物堆得满满当当

来Takapo之前,手上和脖子上都毫无饰物,但现在被朋友送的礼物堆得满满当当。
午餐进行时,大家相谈甚欢。餐桌旁的窗外是泛着晶莹湛蓝光芒的Takapo湖,微波粼粼,Takapo应该还在湖中央的树林小岛下沉睡。比湖更远的是覆盖着冰被子在山顶的麦肯锡地区的群山。刚入深秋,山上只有顶端一点雪。但整片山从上到下都可以看到被冰川刻出来的痕迹。
快结束时,看守员大佬说感谢我对星星看守所的照顾,在我做整晚工作的监督员时,他总是非常的放心,因为他知有我在就不会有任何不好情况的发生。Syd也说和我学到了非常非常多,而且在努力学习我的镇定。Sebi补充说,他刚刚在学用筷子的时候自夸自己是学术界的大师,但他只是在开玩笑,我才是大师。他告诉我几乎所有他在这里学到的,都是我教给他的。
我非常开心,因为工作得到所有人的褒奖。
饭后Cui陪我回家收拾东西,因为三日后就会有新人搬入这个房间。
Cui是我和大佬一起招的新看守员,是个很可爱女孩子。但在和她的聊天中,还是会经常遇到观念不同的冲击。比如我认为人的自然至上,但对她而言,雕饰似乎更加重要。关于不同的观点,我可以接受,表达观点时并不针对个人,但是她总是以近乎争执的方式试图与我辩驳。也许我们可以成为不错的玩伴,但绝不是可以发生灵魂碰撞的朋友。
晚上拉正好也在休息日的Albi一起吃打边炉,辣版。茄子和青菜极其吸油,我没敢吃。但来自于不吃辣国家的Albi吃了很多。吃饭时聊到Albi之前做街头艺人的经历。他表示经历过后才知道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演奏的也不是他想要表现的音乐,因为流行音乐才会为街头艺人带来更多的收入。提到这,我给他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一个画画的人为了生活,放弃自己想画的画风,开始画肖像。画了六年肖像,非常出名,但因为家庭生活的一个巨大打击,他想要换一种生活,于是去隐居,想要画自己想画的画,可是发现自己画不出来了。书还没看完,应该是他寻找自我的过程。
我也在寻找自我。能看到自己的成长,并狂喜于自己在寻找自我过程中的所得。可有时也狭隘。
比如正在记录这些的我,正在独自旅行中。所有的时间,都可以用来于自己相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纯粹地跟自己呆着了。目前我比以前更加清楚地认识了自己,但还在进行中。希望可以更加地看清自己,接受自己,并改变自己。要自信坚强。不自信的时候谁都有,我觉得很可怕,但在那种时刻,请追溯内心找到源头,接受那种时刻的存在,然后改进让自己产生不自信念头的原因。
关于感情,是我现在困扰的另一件事。可是对于这,我认为并不是用过多时间思考就可以解决的,毕竟引领感情的往往是情感,并不是理性做完决定就可以真的让感性追随的。
关于刺青。最近终于去完成了自己的刺青愿望。两个。都是我目前最喜欢也希望此生都牢牢跟着自己的事项。我的车,象征着自由。Omega Centauri,美丽,酷,也提醒着我这个世界上不只有在地面上的这些东西,还有天上的,还有宇宙中的。千万颗星星的球状星团。
Yang说他不敢看我的这个Omega Centauri的刺青,觉得很密集,很可怕,即使知道idea很酷,也还是难以接受。他还用了很过分的词语来形容我的这个刺青,让我觉得深受伤害。在他说了三次之后,我点名,他道歉,表示再也不说了,但这个伤害已经种下。我知道时间可以抚平一切。Kat告诉我不要让任何人的意见使我质疑你喜爱的东西,她陪着我刺青,看到我当时第一眼看到这个Tattoo时的狂喜。
不要让任何人的意见使你质疑你喜爱的东西。
我的内心还是很柔软,依然需要很多很多的修炼,需要与自己交谈很多很多次。
最近的任务就是,好好地与自己相处。认清自己,接受自己,然后引着自己去到会让自己更喜欢的自己。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