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过程中我大概一直摊着,仰头望向天花板,不想动也不想思考

这几日心里憋的慌,感觉随时随地、任何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让我失去最后一丝情绪管理的能力
月初回柳州娘家,掐头去尾一共也就停留了10天。18号的回程机票早已买好,本想改签多停留一周,薛先生却在微信那头日日盼我回家。我虽然想家,但更挂念他,于是打消了改签机票的念头,按照原计划回南京。17日在是在柳州家里吃的最后一次晚餐,隔天便要前往桂林机场返回南京。临走前,高伯伯叹了口气,说我在家的这几日他每日都在为给我做饭而头疼。仔细一想,我也从来没在食物上提过任何要求,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下楼吃个小摊小铺解馋。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也知道平时没少给人添麻烦,所以很少主动提出要求。晚饭虽然高伯伯掌勺,但我也只是从一桌子菜里找我能吃得下的食物,哪怕在南京也如此。这话说者或许无意,但我听着感到愧疚,心里一直纠结着我是不是打扰他和我妈的生活了,是不是我就不该回去呢。高伯伯住在这里的时间比我更长,突然觉得这或许也不再是我的家,而这房子也仅仅是有我的一个房间。我的空降或许真的给他俩的生活带来不便吗?整个人的思维都钻到死胡同里,一夜未睡好。从前觉得妈妈在哪,哪里就是家。但我长大了,离开了,然后她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和圈子,这家便是她的家,不再是我的。而薛先生在哪里,哪里才应该是我的家啊。
这一股“被抛弃”的念头莫名其妙的充斥着整个大脑,整个人是懵糟糟的状态来到了桂林机场。偏偏这航班还提醒晚点,我心里又多一份焦虑。妈妈坚持要陪我到登机为止,我却一直催促他们二人赶紧离开。嘴上说着还得辛苦开车两个小时才能回到柳州的借口,心里却想着不要再给他们添麻烦了,不要再打扰他们了。妈妈看我一再坚持,便跟高伯伯离开。我快速通过安检,来到登机口前坐下,给薛先生发消息。我试图整理这些杂乱无章的焦虑感,并寄望于下飞机第一时间见到薛先生能有所缓解。
我在“被抛弃”的情绪中焦急地等待航班早点起飞,打开手机一看南京竟然降温了,而我此时身着一条夏季的连衣裙。心里又开始冒出“完了回南京可能又要感冒了,这感冒才刚好”的焦虑。随后没由来的又想起在柳州的这段时间体重竟然飙升了1kg,心里默念着这会不会是孕期无止境发胖的开始。念着念着我就开始惦记健身卡——我要去办健身卡,我要让自己运动,我不能胖。就这么几秒钟的胡思乱想让我觉得我的焦虑症有些许失控,我不希望这毛病再次发作又没完没了地吃药。我深呼吸一口气,在小商铺买了一杯我从来就不爱喝的奶茶,安慰自己再等等就好,见到他就好。没想到上了飞机我就开始恶心反胃,跟空乘要了三个呕吐袋,奶茶吐空后午饭也吐完,胃里发酸舌头发苦,分明很饿却什么都不想吃。飞行的过程中我大概一直摊着,仰头望向天花板,不想动也不想思考
在飞机上真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煎熬。终于落地,我等待行李,打开手机看到5点给薛先生发的消息,告诉他我希望他能来接我,我希望下飞机第一时间能见到他。而现在已经7点半,他也未回复过我,心里飘过些许失望。或许他只是忘记回复,但已经到了呢?转念一想,立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他却告诉我他刚回到家,公婆已经在机场等我。
“你看看,你就是被抛弃吧。”
我的焦虑瞬间全部冒出来,顾不得拿行李,我就跑到厕所里抹眼泪,等心情平复下来又回到行李处,跟公婆说说笑笑地往家里走。就那一刻,我突然又开始觉得,这南京也不是我的家,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家。所以我的家在哪里呢。
“又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你哭什么呢哭。”
薛先生一路在微信里给我发着长篇作文,跟我解释着为什么没回消息,为什么没能来接我。我当时根本也不想看,只想发呆,手机上随便按个表情敷衍他,算是消息已阅。是啊,我应该理解他,我不应该有情绪,我应该懂事啊,为什么这么简单都做不到啊。
回到南京当晚,我就发现了狗子的异常,它生病了。第二天急吼吼的带它往医院跑,抽血、喝钡餐、挂水、开药,麻溜的几百大洋就这么扔出来了,只求它平平安安。不知道我不在南京的这段日子它如何过的,是否也想念我,或是已经忘记我了。小第一次生病,恢复的比我想象中的慢。每天看它食欲不佳,也不与我亲近了,心里范起一阵阵难过。可不要连你也抛弃我呀。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