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这个事情 还有我的过错成分在

但是在那个当时我只是小小感慨了一下并没有过多反应
现在想来,自己也是冷漠的可怕
事情的开头应该在4月份的时候了
去成都参观糖酒会的时候意外得知采购那边招了一个开发岗
事先我们一无所知
当时在场的都是公司中高层,大家都有点尴尬
从那以后倪和刘两个之间就有点微妙了
明面上的揭过了之后,私底下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
然后大约在一个来礼拜之前
刘手底下的计划悄咪咪找到我,说想调岗到我这儿来
说起来这个事情  还有我的过错成分在
妹子我是有印象的啦,有接触过,而且在公司两年了,心想能力应该还可以
但能力是能力,这个事儿还是有点怪尴尬的
于是我一遍应付着一边匆匆找倪
毕竟有啥事儿,找领导,说明我是及时报告的好员工啊 <(* ̄▽ ̄*)/

倪第一时间找了人事总监
毕竟现在人事总监是红人,多问问多聊聊总没错
我们的表态是听从安排
如果妹子想来,她领导肯放,公司觉得OK,那我们就接收,毕竟最近也在招人
妹子要是改主意了,她们部门忙不过来,或者公司有别的安排我们也没意见,虽然在招人吧,但是招人是为了后面人才储备,现阶段还忙的过来
人事总监了解完情况就走了

过来俩天,我接到消息是采购那边忙不过来,不放人
不放就不放吧,我也不是很有所谓,中间还面试了好几个人
再后来,又接到消息说,同意放人了,问我们什么意见
我们还是保持之前的意见

再昨天,妹子和我说,她下周可以到岗,他们领导给她说好了
嗷,好的,那我接下来就有事儿忙了
还有把办公室收拾收拾,让人给她腾出地方来
还要申请一台电脑给她使
要把一些制度文件啥啥啥的翻出来到时候给她看看
还要想想给她哪些入职培训好呢
。。。
事情到这里为止都还是顺利进展的

但是,后面就是转折了
我申请电脑的审批还没发出去呢
倪和我说,拒绝掉这个妹子,不要了,我们也不招人了
我o((⊙﹏⊙))o
这又是咋啦?又是搞的哪一出啊?
倪说:他不该接收这个妹子的,嫌隙生起来了,再多的乐呵都是粉饰太平等等
我默默为妹子掬一把同情泪
倪还要我组织一下语言和妹子说一下
但是妹子和我说她这两天已经交接工作
闲得都在看专业书去了= =!

但是,领导的圣旨得遵,关键是我也懒得反驳他
我溜达达的上楼找人事总监,看她怎么想的
人事总监一看我来就知道我要说啥,她也很义愤填膺
觉得倪太任性,情绪化,这让人家妹子如何自处,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
她还和倪小吵了一架,倪还撂了她电话

事情至此,我也没说什么
组织组织语言和妹子的领导说了一下这个情况
刘表示,好哒,我造了,我昨天才和她谈妥,今天又变卦,我想想咋说吧
我表示,好哒好哒,听您安排
三言两语之间,我们似乎就把妹子安排好了

大约中午的时候,人事总监call我了
说刘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让我还是和妹子说一声吧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啊(ー`′ー)
组织了半天语言,还是和妹子说了这个事儿
妹子当然大受打击咯,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我安慰说我和你们领导说明白了这个事儿巴拉巴拉
一切回归原来吧巴拉巴拉
妹子说,回不到原来了,我工作已经交接好了

其实,我也知道最后会是这个结果
人事总监,其实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刘,也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倪,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帮他争取
这个事情,我没有帮她说任何一句话
刘其实想要帮她,只需要他去找倪说一说,说自己不介意就好了
但是,谁都没有

昨天下班的时候妹子给我打电话,问我究竟是为什么
一切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我很回答的很官方
没有告诉她,因为某个领导突然抽风
然后挂完电话回家

到今天,这个事情基本被我抛之脑后了
直到我刷到她的直属主管的朋友圈,才又想起这个事情
从始至终,我对待这个事情的态度都十分之冷漠
妹子没有错,想要换个环境学习一些东西
初衷没有错,这不也符合老板一直宣扬的吗
然儿,最后却是牺牲品
然后我们这些一直一直宣扬什么公司价值观管理观念啥啥啥屁的中高层
在这个事情上又做了哪些?
想来还是讽刺的
讽刺归讽刺
也就在这里说说
再来一遍
我想我大概还是不会帮她说情吧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