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的宿舍

西行西安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以来,南北漂泊,经历了形色各种宿舍或称为办事处的宿舍。
济南第一站:汉峪新苑,貌似是一个回迁小区,自昼至夜小区边皆有众多老头老太纳凉闲聊。卫生最为重要的两个区域厨房或宿舍不忍踏足,唯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安心自处,上下架子床,硬硬的床板却也可以防震之用了。暂居或择期变迁,要看情况,只是怕一个人住了,倒寂寞冷清。

杭州第一站:三里亭小区,属集团鼎盛时期的集体宿舍,那个闷热的杭州夏天初到时居住过一到两个月,初出校园的小白状态下,懵懵懂懂就只身南下天堂之地,竟无半点畏惧之心,少年轻狂。

这些年的宿舍

杭州第二站:益乐新村,集团分配至营销体系后,西迁文一西路的农村改造房,这城中村房,不像广州的城中村般杂乱不堪,而是整齐划一的规划和样板,相对干净,和晓刚同屋,但其大部分时间去和追随的女友同居去了,一般都是我独处,周末时常乘一班循环往返的公车西湖边经过返来,对面就是浙江财经大学,南下广州后则离开了这里,遗落一幅阿给我的肖像素描,记得还写过一篇类似遗书的东西,因为第一次乘飞机南下,其中内容不知遗落何方了。
广州三年半的工作,先后经历了金田花苑的金逸芳居、芳草园以及天润北的润华大厦。
金逸芳居属最豪华的住宿,四室两厅三个卫生间还有工人房,03年时房租在七八千间,每周都有小保姆打扫,初入广州的大部分有趣时光都是在这里的,楼下是百佳超市,三分钟路程就是上班的太平洋保险大厦,初毕业后的大部分同学交集也都发生在这里;后移居对面芳草园,也属高档小区,只是原来同住的同事只保留了胡,新来了小小王,后来随着杭松预算调整移居到了润华大厦,潮汕女生的风格也略知了一二。再后来就自购了金碧世纪花园,C8-2803,远眺过去是黄埔军校的旧址就在珠江南岸,彻底告别了办事处,而没过多久就调到了北京。
北京十年办事处貌似是最多的,办事处的叫法沿袭了杭松体制的称呼方法,因为此类费用全为公司承担,第一站是健翔园,位于北四环的健翔的西北角,黑洞洞的一间小房子,还是小朱搬到客厅给我让出来的,小朱同学还有女朋友,俩人睡客厅自是艰苦,此办事处条件也是艰苦,次卧可看到奥体板块的盘古七星酒店;
第二站随着公司西迁西四环,办事处到了远大路,先是合住在了远大路22号院武警小区,同楼有位谐星就是大胡子李琦,偶尔可以看到其被左拥右护进出,楼下有个篮球场,无论是室友还是同事,经常楼下打球。
第三站搬到了路北的晨月园小区独住,房东就在楼下,期间养过小狗稀饭,貌似有幽闭恐惧症及寂寞症的稀饭曾经把武警小区空调线咬断,也曾把这里的洗手间门框咬断在被自己锁在洗手间后,此处近靠世纪金源中心,各方面极为方便。
第四站,搬到了田村路的玉泉路甲二号院的一个大开间,住了一两年时间,而今这里已经建起了京粮广场且已开通地铁,当年还是一片空地。尔后便自购长阳房子告别了北京的办事处生活
掐指算来,这是第十个办事处了,北漂南荡,永远是驿站停留,我不欣赏独处,但这是我的生活方式之一。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