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最后一次有你的消息,是从顺丰派件员那里得知的

三年了
很长的三年
记得最后一次有你的消息,是从顺丰派件员那里得知的
尽管被你删除了好友
却还是在那年的杨梅季给你寄了篮杨梅
那天早上,我接到了顺丰的电话
他说,你已经回 山东了
你之前就已经把你的行李打包回去了
问我不知道吗
是啊,我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
直到那刻
我还把这件事的发生认为你对我的安排
或许这就是你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法
或许你不知道该如何跟我告别
所以
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
最烂的方式
却也是最决绝的方式
我再也没有了你的消息
这些年
我往你的好友验证发了无数的消息
我知道那个号
你不会再用了
但那却也是我自认为能联系上你的唯一方式了
王立新
你留给我太多太多的美好
却也走得如此决绝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