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时很擅长写抒情文,这类随笔型作文也常被当做范文上台朗读

记得偶然一次,快要交作文的了还没动笔(这类文章需要向挺久),正巧那段日子在看李清照的书,就厚着脸皮瞎写了一篇与李清照隔空对话的文章,用以瞒天过海混过检查。
没想到的是这篇也被当做了范文,在读完范文走下讲台的时候我瞟到同桌正闪着光的眼睛,刚一坐下他就急着和我说:“这是我觉得你写的最好的一篇,你怎么写的出来这么好的东西。”
我一怔,因为它相比其他文章的写一句想一会儿来说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实在太少,而且对我个人的立意来说,它并不符合我心境,只是瞎编瞎写的东西。我问:“ 我怎么觉得我其他的写的好啊?”他说:“其他的我总感觉听不懂。”
第一次生出种奇妙的感觉,用现在的话来讲,大约就是:人们只想看到他们想看的东西。
对于需要花费时间领悟的事物,人总是无意识的懒惰。

我始终觉得从一个人文字里可以读出来很多东西。
在我初读书的时候,(可能因为早熟)我脑海中从没有出现“我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样的段,不管是囫囵吞枣还是强行理解,我读书从不卡壳,虽忘性大但始终觉得已经融在我脑海与日后的生活中。后来的读书,其实下心学习最多的,还是:如何去理解别人。我常能站在几个角度揣测别人的意思,著作等生的作家总有着自己独特的、区分与别人的风格。琴上只有些许键位,歌曲却能从古至今变幻以亿计量的花样,人更是这样,多个大分类下依然有数不清的小特质。
古时候有孔子听歌曲多次,将素未谋面之人面貌体态画下——似乎越臻至化境,理解起来就越为色彩饱满。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