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入职的第12天

我常常哭,常常觉得寂寞,常常生无可恋。
不仅因为熊熊不在,还因为我这辞不掉的行政职务。
想到未来岁月,我没有熊熊,天天和她、他在一起做那些琐碎的事,我就觉得未来不可期。
昨天她又要把工作压到我身上。
我在看出她的意图时就先拒绝了。
她打电话过来,她说你可以牵头,然后具体的活儿让别人去做啊;她说这活儿谁不干咱们仨都得干。
我想说,自己牵头让别人做,这是己所不欲施于人的同时也是一个坑。如果我同意了,别人不做,这个事还是得我做。
我想说,是这活儿谁不干我都得干吧?

今天早上6点,她的微信把我吵醒,她问想得怎么样了。
这种事,你作为领导你没有个什么思路、方案、设计吗?你总问谁呢?
我也打了挺长一段建议。
我可以参加,但是我拒绝牵头。

知乎了辞职的注意事项。
发现在机关、事业单位,和我同样想辞掉所谓“领导职务”的人还挺多的。
我们都很痛苦,那时我们更有共鸣的一种痛苦。
而且,我们是属于组织的。不是我们想辞,组织上就能同意的。
这个是最痛苦的地方。
如果按照任期,要我再干三年,我真的要疯了。
我要辞职,辞职时忌态度摇摆,忌说长道短,忌试图说服领导,忌吹捧。

熊熊明天就要去培训了,20天,军事化管理,封闭。
我想他们可能会上交手机吧。
连晚上那个可以续命的电话都没有了。
不过这个期间,我可能也会有7天上交手机。
20天,就是3个7天,也很快。

熊熊这几天已经做了一些清监查号的工作了,但多数时候是在上课,天天晚上要写心得体会。
我这几天什么正事都没做,就是看看书、弹弹古筝、吃饭时看看TVB。
颈椎不舒服
彦彦让我给她录一段弹古筝的视频,我录了,然后发现自己好丑。
我又删了。

我删了的那晚,熊熊打电话来,叫我“小美”。
我就和他说了觉得自己丑、删视频的这段。
我说:我感觉我已经配不上熊熊了。
熊熊说:净瞎说,你要一直记住你是一只“小美兔”。
可是,我真的不美了,已经。

三岛由纪夫说:衰老是不治之症。
是的,我现在身体和心态都不好,我觉得活着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