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阳光

  换住大房子后,我原来的房子一直在出租。前一个租房子的人搬走了,我上去《消费广场》登广告。
  广告刚出来,电话就响了,是一个嗓音有些沙哑的中年男人打来的。他说,我想租您的房子。
  可以呀,一月800元,我说。
  那房子80平方米,两室一厅,不仅家具齐全,而且有煤气电话,还有空调电视洗衣机,800元不算贵。
  你租多长时间?我得提前说好。最少得租半年,房租必须一次性交完。我可懒得每个月去收房租。
  租半个月,行吗?对方期期艾艾。
  我愣了一下,说了句“开什么玩笑”,便“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大早晨的,这不是纯粹给我添堵吗?没过五分钟,电话又响了。还是他打的。
  你有完没完?捣什么乱啊,不想租房还来捣乱!我说。
  不是不是。我有特殊情况。他解释道。
  什么特殊情况?我不想听!我只想出租房子,没听说租房子租半个月的,谁费那事呀?这样吧,你如果想租半个月也行,1000元,少一分也别来捣乱!我使性子说。
  这次,是他先放下电话。放电话前,他说了句“对不起”。
  中午,我在单位餐厅吃饭的时候,守门的大爷来叫我,说外面有人找。
  谁呀?大中午的。我匆忙吃两口饭就出去了,一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很矮,腿有点儿瘸,正一步步地朝我走来。
  我说,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他一开口,我就知道他是那个打电话的人。
  阳光很强烈,我用手遮着头说,你快说,我的皮肤受不了晒。
  他直奔主题,我来找您,还是想租您的房子,而且只想租半个月。
  这人真是有病!我转身想走。
  他叫住我,说,我媳妇儿和孩子要从乡下来。我一直告诉他们我住的房子特别好,有电话和电视,有空调机和洗衣机,他们从来没用过这些,如果您能租给我,那就太感谢了。又说,我自己不用住这么好的房子……我就是想让他们娘儿俩知道,我在城里过得不错,他们只住半个月就走。
  我愣住了,只觉得心里酸酸的。这个男人如此难堪,在城里奔波着,想必乡下是有妻子孩子惦记着,想必他打电话告诉他们,他在城里好着呢,和城里人一样,也住楼房,家里什么都有。你们来住段时间吧……他这样说,是为了让妻子和孩子高兴,但没有想到他们会真的来……
  。
  你是做什么的?你住在哪儿?我问。
  我呀,擦鞋,在火车站擦鞋。我腿脚不方便,能干什么呢?我住浴池,大众浴池,晚上去帮他们看门,他们让我免费睡觉。
  我能想像那脏兮兮乱哄哄的大众浴池,怕是很晚了,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他才能人睡吧,可是他对妻子说,他住得好着呢。
  我没有再问,把钥匙给了他。
  他说,这是400元。您收着。
  我摆摆手:算我送你个人情,半个月后我再出租吧。
  那哪儿行啊?他极力要给我钱。那400元,崭新崭新的。他解释说,是用一元一元的钱从银行刚换来的,因为给人家一大堆零钱毕竟不好。
  我能想像,那400元原是一大堆一元的钱,擦鞋挣来的,脏的,黑的“天哪,连这样的小细节,他都替别人想到了!
  接过钥匙的时候,他笑了,露出很黄的牙齿。
  我带他去看房子。他看了又看,一直说,真好,真好。
  他妻子终于来了,一个黑胖黑胖的女人,嗓门儿很大。我把自己不穿的衣服给她送过去。他给妻子介绍我:我的老客户,房东,老上我这里擦鞋。他妻子说,城里人原来生活得这么好。
  孩子名叫小黑,十来岁,不爱说话。他让孩子喊我“姑姑”。
  半个月后,他妻子和孩子走了。还钥匙的时候,他说,我媳妇儿说这半个月像在天堂里一样。我得拼命攒钱,以后让她住上这样的房子。
  我笑着说,其实,你给她的就是天堂。他送了好多家乡土特产给我,小米、包谷……还四处找我的鞋,非要给我擦鞋不可。他说,我就这点儿能耐,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深有感触: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寂寞的角落,也会有爱情的阳光,有爱情的地方,到处都会是天堂。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