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苦心

  那年:广田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找到理想工作。迫于生计,他只得应聘到“紫罗兰”歌厅当了一名杂工。
  上班没多久,广田发现一个漂亮女人总是每天叫上一杯红酒,一个人坐在大堂一角,静静品酒,静静听歌。一天,广田好奇地问同事:“那个漂亮小姐是这里的常客?”同事笑道:“什么常客,她是我们老板娟代小姐啊!”
  广田有点意外,忍不住又往娟代的方向望望,正好娟代的目光也朝向这边,她冲广田友好地笑了笑。
  广田开始关心娟代的情况。他从同事嘴里了解到,娟代父亲是有钱人,可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关系并不好。
  一个朋友要造房子,让广田帮他设计一下,广田很快搞出了图纸。
  这天,广田抽空又拿出图纸作最后的审视,娟代的声音响了起来:“广田,这图纸是你画的?”
  广田一回头,发现娟代就站在身后,也不知怎么搞的,他的脸就有点红:“是的,让您见笑了。”
  娟代笑道:“你应该学过建筑设计的吧?”
  广田不想说谎,点头承认了。娟代若有所思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
  渐渐地,广田开始经常梦见娟代,他知道自己暗恋上对方了。
  一个午夜,“紫罗兰”歌厅突然发生了火灾。所有的人都拼命往外面跑,广田也不例外。可是跑出没多久,他又觉得不对劲——娟代还没跑出来!广田又冲进火海,舍命救出了已昏迷的娟代。此后,两人的关系骤然近了不少。
  娟代不要广田再干杂工,她让广田参与到了歌厅的管理中。
  广田二十四岁生日那天,娟代特意为他举行了庆祝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紫罗兰”员工都认为广田将成为歌厅老板,广田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这天是情人节,广田向娟代求爱了,娟代听后却说:“广田,也许你误会了。我让你参与管理,一则是你确实有这方面才能,二来也是对你曾冲进火海舍命救我的感激。但感激并不能替代爱情。况且,我是一个非常‘物质’的女人,我热爱金钱,没有金钱的生活我是无法忍受的,所以我认为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犹如晴天霹雳,广田突然觉得自己很傻:怎么就忘了打工仔与老板之间的“距离”呢!
  第二天,广田就辞职了,娟代也没挽留。
  广田又开始找工作了。这天,他在职介所寻找工作机会时,听到一个衣着考究的男人对职介所老板说:“我们急需几名建筑设计师……”广田一打听,对方竟是著名的“三井房产”。广田抓住这个机会,成了“三井”的一名正式职员。
  到“三井”工作后,开始时,广田并不被老板三井次郎看好。但慢慢地,凭借自己的努力与才华,他终于一步步赢得了对方的赏识。
  两年后,三井次郎将公司5%的股份赠给了广田。尽管如此,胸有大志的广田在又一个两年后,还是独立出来,自己当了老板。其后,广田的事业有过曲折,但每次在低落时,他总是挺了过来。终于,他的公司在业界也有了不错的地位。
  一天,广田应邀去一家酒店用餐。在酒店停车场,他的目光突然被一个刚刚离去的女人抓住了。广田给助手北岛使个眼色,北岛立即驾车跟上了那女人。
  北岛回来向广田报告:“那女人叫娟代,在涩谷区开了一家叫‘紫罗兰’的歌厅,是个单身女人……”
  广田点了点头,果然是娟代。
  一个星期后,广田和娟代在街头“邂逅”了。他像是已经忘了过去,愉快地和娟代交谈起来。当得知广田已是大老板后,娟代的神情中充满了钦佩之色。分手时,两人留下了最新的联系方式。
  回到自己住处后,广田一个劲冷笑。自从几年前被娟代拒绝后,他开始恨所有的女人。这次偶遇娟代,他突然燃起了复仇的欲望
  广田自信凭自己现在的身价,是能够让娟代心动的。果然,在他“执著”的追求下,曾经拒绝过的娟代终于坠落了情网。
  此后,广田送花,买礼物,请吃饭,陪逛商场等等,“忠实”地履行着一个“热恋”中的男人该做的一切。
  在广田一手策划下,娟代开始准备婚礼。这天,她按广田的要求,给自己的亲友送出了请贴。当天晚上,广田和娟代约好一起去看婚纱的。但娟代久等仍不见广田身影,打他电话也不接。娟代找到了广田住处,她看到广田正和助手北岛干杯呢!
  没等娟代开口,广田已抢先道:“你来干什么?”
  娟代不解道:“不是说好一起看婚纱的吗?你忘了?”
  广田大大咧咧一挥手,道:“对了,忘了通知你了,我们的关系到今天全部结束了……”
  娟代大吃一惊,责问道:“你喝醉了?”
  广田道:“我没醉,不过经过仔细思考,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物质的男人,我热爱金钱,没有大把金钱的生活我是无法忍受的。尽管现在我的收入不错,但我不敢保证今后也不错。所以我必须考虑找一个‘有钱’的女人作妻子。当然,你也有一个歌厅,不过歌厅的收入很少,是不够养活我的,所以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娟代突然明白了什么,她的眼里含上了泪水,哽咽道:“广田,原来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我已经按你的要求送出了所有的请贴,你这样做太不负责!”
  广田“淡淡”道:“以前爱过的,后来不爱了……你的请贴送出了,我的可一张也没送……”
  娟代终于失声痛哭起来,她双手掩面,跌跌撞撞冲了出去。
  北岛道:“广田先生,您终于报仇了,我敬您一杯。”
  广田一饮而尽,心里却并不痛快。
  北岛想起了什么,有点担心道:“她这样跌跌撞撞冲上街去,会不会出意外?”
  广田瞪一眼北岛,不满道,不要再提这个女人!
  北岛看广田心情不好,小心告辞了。
  广田往床上一躺,准备早点进入梦乡,忘了所有的烦恼。可不知怎么搞的,尽管已闭上双眼,眼前却仍满是娟代泪流满面,柔弱无助,跌跌撞撞跑出去的身影……随后,他又回想起了和娟代一起,精心书写每一张请贴的场景……
  通宵未眠的广田不得不开始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报复了娟代,自己却仍不快乐,在内心深处,自己还是深爱着娟代的啊!
  想明白这一点后,广田开始担心了,正如北岛所说,娟代会不会出事呢?
  第二天一早,广田赶到了了娟代住处,他看到娟代带着行李,像是要出远门。
  娟代盯一眼挡在面前的广田,冷冷道:“广田先生,我要出去,请你让开!”
  广田一把拉住娟代的一只胳膊,认真道:“我知道自己错了,你能给我重新开始的机会吗?”
  娟代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一分多钟。广田注意到,娟代的脸颊上有晶莹的泪水滑落,他一把把娟代搂进怀里,再也不想放开…… 一个星期后,在大喜的日子里,广田意外听到娟代竟称呼三井次郎为叔叔。见广田满脸迷惑的样子,三井次郎哈哈大笑道:“你这傻小子,差点就错过了娟代!你可知道,你有今天的成绩,娟代在暗中的相助也是功不可没的啊……”
  原来,当初娟代拒绝广田,可不是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因为“非常‘物质”’的女人。她之所以表现“冷漠”,只是觉得广田是一个有才华的男人,他不该把一个小小的歌厅当作自己的“事业”,她想逼着广田出去闯荡。在广田走后,她始终关心着对方。“三井房产”“正好”在广田面前招工,同样是她一手安排的。从另一个角度讲,娟代这样做,也是有其原因的:他的父母曾经非常恩爱,但后来父亲发达后,就抛弃母亲。娟代知道广田迟早:也是要“发达”的,她从内心深处爱这个男人。但她担心的是,广田会不会也像他父亲一样,一旦发达就变心,她决心先试试他……
  广田悄悄问娟代:“要是我也真的变心了,或者永远忘了你呢?”
  娟代道:“我的父母在贫穷时,真诚相爱了六年,我给自己定的时间也是等你六年。到时候,你如果真的变心了,或者‘忘了’我,我就学我母亲,从此一心向佛。那天你要不来找我,我就准备回青森县老家,陪伴母亲终身了……”
  广田动情道:“你怎么就这样傻呢?”
  娟代反问道:“当初所有的人都急着逃命时,你怎么反倒冲进火海,你怎么也这样傻呢?爱是什么?说到底,爱不就是一种相知相守,无怨无悔的付出与奉献吗?”
  广田不再说什么,他只是深情地吻住了妻子……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