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创造一个第三空间

  定下婚期以后,准老公就被公司派往上海总部受训,3个月后才能回来,把买房、装修一应事务交付于我。买房装修是挺累人的事儿,老公打着如意算盘想坐享其成。对于他的这种懒人作风我一贯予以义正辞严的批判,但这次我心里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所以欣然受命。
  3个月的时间,足够我消消停停地实现我的“阴谋”了。
  楼盘是我和老公早就看好了的。剩下的就是选房。我选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然后在另一栋楼里选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两套房子中间隔着一大块草坪,可以凭窗而望。
  这会儿你疑惑了吧,结婚为什么要选两套房呢?
  大的当然是我们的新房了,可是小的那套么,嘿嘿,那是我的秘密武器。
  老公回来,暴跳如雷。
  因为他发现新房缩水了。
  我们一直说好买三室一厅的房子。
  我心里有鬼,嘴巴丝毫软不得,“谁叫你平时大手大脚来着,让你多存一点多存一点,你老说什么能挣会花是本事。现在知道了吧,谁不想住大房子啊,你那点儿钱够吗,买大房子,交了首付就只够贴地砖了,装修是多花钱的事,你不是不知道。”
  “可是,你不是也存了钱吗?”
  “嘿嘿,”我干笑,“每个月光顾着买衣服和化妆品了,我只有几千块钱。”
  老公气得打跌,“只有几千块钱,那每次吵架的时候,你都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小富婆呢。”
  我当然是小富婆了,我的钱全投资在我的秘密武器里了,首付加装修也是一笔不小的钱,所幸月供不高,不到一千元,少泡两次酒吧少买一件衣服就够了。
  婚礼如期举行。从此使君有妇,罗敷有夫,开始了我们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杂乱无章的幸福生活
  我和老公都是独立性较强,渴望自由的人,所以我们的蜜月比别人短,如胶似漆的日子不过几天就宣告结束。
  所以,我们也比别人“痒”得快。
  最常见的是“七年之痒”,也有“五年之痒”,“三年之痒”的,可是我们只有半年就开始“痒”了。
  我是那种对工作兢兢业业,把工作看得很重要的女人,上班的时候是全身心的投入。下班回家以后整个人疲惫至极,什么也不想干,就指望老公能够做好了香喷喷的饭菜等着我。老公呢,和我一样的心思,指望我做好了饭菜娇滴滴叫一声:老公,开饭了。
  如此尖锐的矛盾必然导致互相指责,我说老公不体贴,他嫌我不温柔
  有一天下班后,我没有回家。我告诉老公,我休养几天,然后再全身心地回到婚姻中来。
  那天晚上,我去了隔窗相望的那一套房。这套小房子的全部装修理念只在体现简单舒适,法式的大床,柔软的沙发,布艺靠枕,想怎么舒服就怎么来,七歪八倒都可以。
  喝着咖啡看着书,我踱到阳台上,看见对面卧室里老公在打电话。过一会儿出来,看见老公还在打电话。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正在满世界打电话找我。
  可惜,这个地方除了我谁也不知道。我要是进保密局工作,准合格。
  可是看着老公毫不气馁地打电话,我心里真是有点儿甜有点儿酸。
  打个电话回家,老公,别再打电话了,我一个人呆着挺舒服的,别想我,快睡觉吧,过两天我就回去。
  两天后我就回家了。老公最感兴趣的是我这两天把自己藏哪儿,容光焕发的,我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我在哪儿。
  我只笑,神秘莫测的样子。
  老公急了,“你是不是在外边……”这个臭男人,把自己老婆想成什么了,我说:真要有问题,会明目张胆地告诉你出去两天,真是呆瓜,然后抱住老公说,亲一个吧,别问了,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想死你了。
  并不是要瞒着他,只是我打算把这个秘密在适当的时候透露给老公,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我的那群朋友都是特能玩的主儿。我们还有一个不登大雅之堂的爱好,同样打得一手臭牌,却喜欢聚在一起玩牌,而且在牌桌上张狂至极。
  老公喜静,而且常常需要把公司里的设计任务带回家来做,更需要一个安静的工作环境。
  朋友打电话,说约好了要到我们家来过周末。老公在一旁听了,连连给我努嘴使眼色,指着图纸示意我拒绝
  我爽快地答应:好啊,全部都来吧,咱们要疯都疯个够。
  挂上电话,老公已经瘫坐在沙发里,完了完了,星期一交不上设计图了。
  我说,不会交不上设计图的,收拾你的那些东西,跟我来吧。
  老公一头雾水地被我领进了那套小房子。
  这个地方怎么样,清静吧?
  欣喜之余,老公说:好老婆,这是租的?
  我摇头。
  借的?
  我摇头。
  那?
  买的!
  大概有一分钟,老公回过神来,脸有愠怒:你的私有财产?
  我说:不是,这是我家的第三空间,你不是说新房缩水了吗,它不是缩水,是被分流了。上次我离家出走就是住在这里,每天晚上在阳台上看见你在家里像困兽一般。
  老公看着房内的设施,若有所思:那下次我们吵架,我用不着睡沙发了?
  这小子,有点儿回过味来了。
  回家安心和朋友打牌。电话铃响,朋友接的电话,一脸疑惑,怎么有人往这儿打电话叫外卖呢?
  我笑,最近我兼职送外卖。一盘炒青菜,一盘熘肝尖,一碗鱼头汤,一碗米饭,我得吧得吧地给老公送过去。不要说汤是热的,就是炒青菜,也还冒着热气。
  我的秘密武器第三空间,成了我们家的特色了。我向朋友们大力宣扬第三空间的好处。现在不是流行婚内分居吗,老公老婆相处久了,难免不相看生厌,有的就采取分居的方法,给双方空间和时间更新爱情的内容,调整爱情的方式。可是如果住得太远,发生了别的情况怎么办?就在眼皮底下分居,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像我这样,父母不在身边,回娘家的招数用不上,第三空间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我没有想到,第三空间成了老公的最爱。他一有设计任务,就给我打电话:老婆,今天晚上我住这边,晚饭我在外面吃了,你自己看电视吧,音量开多大都没关系,吵不着我的。
  我从自家阳台上探头看到他在对面房里伏案苦干,放放心心地回屋看老公不齿的搞笑节目,跟着谢娜、小雅狂笑。
  后来,事情的发展就有点儿不受控制了。半夜三更女友哭上门来,和老公吵架了,想借我们的第三空间住一晚,能不借么?老公的朋友在外面喝酒,被老婆关在外面,哭丧着脸借住我们的第三空间,能不借么?老公的大学同学从千里之外来此求职,暂时没有安身之处,老公一脸豪气:我负责。于是暂住第三空间。3个月后,同学搬出时递给我一个信封,说是房租费,并且一脸的感激涕零。我真是赚大了,收了人家的钱不说,还赢得感激涕零。
  我的父母不远千里来看我,只住了十天就要打转回家,说是老在家里住太打搅我,也不方便。我赶快把父母安排进第三空间,白天母亲还过来帮我做饭,我下班回家后一家人聚在一起吃过饭后在花园里散步,然后和父母各回各的房子睡觉,谁也不打扰谁。住了半年后,父母亲心满意足地回老家了,临走时说这样住挺方便的,以后他们想我的时候就来看我,再也不用担心扰乱了我的生活了。
  最最受惠的还是我们的婚姻关系。我和老公,一个喜动,一个喜静,一个喜欢在家呼朋唤友,一个喜欢看书思考,大多数的时候我们选择互相妥协,互相迁就,但一味的妥协迁就必然引发矛盾,适时回避应是上上之策。当婚姻陷于平淡时,离家“出走”玩玩失踪,找回恋爱时的感觉,这在一般的婚姻家庭中是很难办到的。其实,居家过日子有时候并不需要那么大的房子,分流出一套小户型作为感情的回水湾是很不错的。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