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是一朵花开的时间

  不可说的秘密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其实,第一次帮石一鸣传纸条给莫小璐时,我就喜欢上了莫小璐。
  石一鸣是我的好兄弟,我俩的兴趣、爱好完全一致,就连心仪的女孩儿也几乎是同一类型。当然,这一点,石一鸣不可能知道。
  嗨,帮忙,快点传给莫小璐!石一鸣在背后用钢笔使劲儿地戳我的后背。我捏着他写给莫小璐的纸条说,哥们儿,你这纸条里有错别字,到底改不改啊?
  石一鸣知道我的语文水平在年级名列前茅,于是,豪迈地拍拍我的肩膀说,这点小事不会还要大哥我操心吧?你改就是了!快点啊,都快下课了,你赶紧传给莫小璐。
  我把纸条捏在手里,装腔作势地用碳素笔污掉几个字,重新写上,对折平整,用手指戳了戳莫小璐的后背。
  莫小璐每次都是一种极度哀怨的眼神。她懒洋洋地转过头来,瞅了我一眼,接过纸条便接着做习题去了。石一鸣在后面隐隐约约地催促着问,嘿,兄弟,她回纸条了没有?我说没有,你不看着呢吗?他说,谁知道你小子会不会藏起来呢!
  每每听到石一鸣说这样的话,我心里总会升腾起一缕愧疚的青烟。因为,很多时候我帮他更改的纸条上并没有错别字,只是想要莫小璐知道,这张纸条的功劳,有我一份。
  
  温而暖的受伤
  
  凉风习习的路上,我坐在石一鸣的自行车后座上,听他迎风大叫,哈哈,兄弟,莫小璐答应周末和我一起看电影了。
  我不做声。他以为我没听到,重复了好几遍。我有些莫名的懊恼,不知为何。
  石一鸣去摆放自行车,我没有等他,默默地往前走。石一鸣呼哧呼哧地上前追我,正在这时,莫小璐从后面轻拍了我的肩膀。嘿,李兴海,周末一起看电影好吗?石一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恍然有些不知所措。
  莫小璐一面晃悠着手中的那串钥匙,一面小跑着强调,说定了啊,到时候你和石一鸣一起过来。暖光中,莫小璐的微笑与头发一起随风飞舞,夹杂着钥匙碰撞的金属声,渐渐在绿荫小道中消逝。那旖旎柔和的画面,像一朵素雅的马蹄莲在心间绽放。
  石一鸣把住我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问,你小子老实说,你和莫小璐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不,她怎么主动约你看电影?你说,你对得起哥不?
  我摆开他的掌控,慌张地奔进教室。他在我身后一路狂追,嚷嚷着斥责我挖了他的墙脚。
  教室里,莫小璐安静地坐在那儿。午后的阳光如柳条一般细细斜斜地遮盖了她一身。她站在窗边,冲着刚进来的我莞尔一笑,顿时,我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石一鸣从后面飞奔而来,抬起手掌,朝着我的后背便是奋力一推。我大步向前,鼻子撞在了讲台上了。“哎”的一声,莫小璐惊叫起来。
  鲜红的鼻血顺着我的嘴唇和柔软的胡楂儿缓缓而下,石一鸣傻了眼,一个劲跟我说对不起。莫小璐打开书桌,将一卷洁白的卫生纸攒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撕扯成段,慢慢地递交给我。
  我多希望,我的鼻血就这么细细地、无伤大雅地流下去,那么,莫小璐便会一直一直地帮我撕扯着这卷清香洁净的卫生纸。
  那个午后,我舍不得将鼻孔里那点唯一的卫生纸扯出来,那样傻傻地任凭它堵在那儿。偶尔老师会问,李兴海,你干吗用卫生纸塞住鼻孔?这时,莫小璐就会以班长身份大声地回答,老师,他流鼻血了。完毕,回过头来,嘿嘿地冲着我笑。我坐在后面,呼吸更加沉重了。
  
  3个人的电影
  
  周末的电影院里,石一鸣忧伤沉默地举着爆米花。我隐隐约约地觉察到,我与莫小璐的微妙摩擦,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伤害
  黑暗中,我佯装起身上厕所,在回来之时将石一鸣赶了过去。这样,他与莫小璐便可相邻而坐。不到片刻,两人聊得前仰后合。
  我不知是石一鸣故意要冷落我,还是他不得不腾出更多的时间陪莫小璐一起上学放学,反正,后来我们再没一起走过。我想,我与石一鸣的友谊只能这样在时光中逐渐淡然而去了。
  石一鸣的纸条依旧传得勤快。只是,再不通过我这儿。即便,莫小璐就在我的前面,他也宁可递给另外一组的同学,绕上大半圈。每每看到一团用作业本揉成的纸条掉落在莫小璐的课桌上,我的心就会幽幽地疼。
  毕业前夕,有人说,见石一鸣和莫小璐牵手了。我坐在夏日的窗前,冥冥中有种流泪冲动。我想,我是喜欢莫小璐的,可我更在乎那段与石一鸣保持了3年的友谊。
  直到看见他骑着后座空空如也的自行车从我身旁一晃而过,我仍坚信,能与他保持天荒地老的友谊。
  是,他不曾看见我。或者,正在赌气。
  
  一朵花的花期
  
  毕业晚会上,我鼓足勇气,唱了一首周华健的《朋友》,点名送给石一鸣。他坐在台下,渐渐地,有些晶亮的东西在他的眼角浮动。唱着唱着,我有些哽咽,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将要告别
  石一鸣从人群中走出来,上前抱着我的肩膀说,依旧是朋友。这句平淡无奇的话,竟让我瞬间大哭起来。莫小璐站在不远处,怔怔地看着我们。直到最后别离,我都没有和莫小璐打声招呼,更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是那么那么地喜欢她。
  高考结束,石一鸣落榜,莫小璐北上,我南下。就这样,天各一方的距离,终于将我们的曾经撕扯得面目全非。
  网上联系旧友,无意中听闻石一鸣和莫小璐分手的消息。惋惜中又有些不甘。深夜不眠,恍惚地想,倘若当初,我不给石一鸣那个机会,不去故意冷落莫小璐,那么,我会不会与她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并保持至今?倘若,我能再遇到莫小璐,那么,不管她身旁是谁,即便是石一鸣,我也一定会上前抓住她的双手,轻轻地告诉她,我曾是多么多么喜欢她!
  这样的机会,等了足足一年。后来,临近毕业,我将女友回家中。在市中心的一家商场里,我看到了莫小璐。她穿着花边工作服,浓妆艳抹,妖娆地站在柜台里推销化妆品。
  我怔怔地站在电梯口,遥望着一脸堆笑的莫小璐。我多想上前去,轻轻地告诉她那个压抑在我心中多时的秘密。可是,终究没有勇气挣脱女友的手。
  穿过人群的时候,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好像被纸巾塞住鼻孔一般。回头再望那个真实的莫小璐时,竟没有了想象中的怦然心动。
  原来,暗恋就像一朵最为幽僻的马蹄莲,虽生于无人知晓的角落,但一样有着不可更改的花期。它再柔暖的绽放与再无意的凋零,都仅仅只能是一朵花开的时间。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