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一) 小河 老榕树

又到一季开学的日子了,瞅着孩子有点抑郁寡欢的神情,我自然知道那是因为假期已经结束又将面对着枯燥乏味“囚学”生涯。

如今的功课真的是繁重,门课多且不去说。给孩子心灵上的无形的压力竟比功课更重,而这其中有许许多多的本不该是孩子该比的虚荣,譬如这些成年人社会上的拜金崇权习气,譬如人情世故中的冷漠虚伪,也让孩子们在耳闻目睹间染上了,并跟着在学校同学间照本宣科了现学现卖啦。以至于同学之间比的不仅仅是成绩,还有老爸的官、家里的钱、接送的车等等等,而那些更该让孩子比的个人才艺反不如此重啦!说真的,现今的日子,学的、玩的、消费的,自然不是我们童年那个时代可以比的,然而相比之下我却发觉,虽然彼时日子清淡玩乐贫乏,但那份童情的纯真与真挚却让我们久久难以忘怀,即便许多是荒唐可笑的捣蛋调皮事如今回味起来依然会不禁莞尔。

我们的童年游走在密如网状的泉州特有的街街巷巷间,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石板路随我们自在的游逛,丝毫不用担心被拐被蒙,到了吃饭的时候奶奶或者母亲的一个高音嗓子,穿过街街巷巷远远的就可以将顽童唤回家来。上下学校时不论远近一般要么邻里同村要好玩得来的三俩一伙,要独自一个来去,不像现在的一个孩子得爸妈爷婆姑叔轮着上,更别说什么汽车摩托电动车了,那是连想也不曾想的事儿。

那时的生活很枯燥,几乎没有什么娱乐的玩具,快乐没有现成的但却是可以自寻的;树枝丫截下来就是弹弓,破木桶的锈铁箍取下来,用跟铁线折成一个勾就可以推滚着跑,地板上用树枝画个棋盘就可以对弈。。。。。。而对于我的童年来说,除了那些,最好的游乐场就是城郊的小河,街巷交叉路口的老榕树,以及那香软甜腻的番薯了。

记得夏天每每放学后,那条清澈小河的周围就是我们的天堂,这是条很普通的小河,清清浅浅平平静静地流淌着,偶尔一条不大的鱼儿跃出水面带起一串晶莹漂亮的水花。河的两岸是一畦一畦碧绿的蔬菜作物,还有牛羊鸡鸭鹅零零散散地在田埂河岸间放养着,远处的农舍掩映在豆架菜花丝瓜葡萄中,彩蝶舞,蛙鼓唱,鸡鹅牛羊的和声,以及袅袅的炊烟,夕阳的红霞映红了平静的河水。而放学后的孩童们一边挥舞着手中的书包,一边狂喊乱叫着在河边你追我逐。这个时候的我们是无所顾忌的,钻进高高的甘蔗林里打游击,卧进芥菜宽阔的绿叶底下设伏,滚得一身污泥,然后脱光着屁股你推我搡互相吆喊着跳进河里,尽情地在水中追逐嘻戏,荡起的水花溅到河边洗衣的村妇身上惊起她们的一声声笑骂。

在水里顽童们没有什么高超漂亮的游技,顶多几下“狗刨”,最常比的是谁在水中溅的水花面大,憋着气在水中的时间久。玩得力乏了,肚子饿了,就跑上岸瞅个没人将地里的番薯偷刨了几个出来,然后溜回河里将泥土洗干净,就直接生吃。跟我们同去的几个女孩子却嫌脏,尽管饿得饥肠辘辘却也不敢一试,但看我们吃得津津有味连带着夸张的赞叹,终于也忍不住与我们一起“分赃”,然后拧着一身泥土衣服回家,换来家中大人的斥骂,过后却依然故我。

那时候的夜晚那有什么KTV什么休闲会所,有个影院也不是天天有片的,还分个一三五二四六的放映一些“地道战”,“地雷战”之类的,戏剧院里更是千篇一律的样板戏,到了晚上就是被子一盖蒙头大唱“四脚亭”。寒冷的冬天可以睡,一到夏天屋里就呆不住了;此时,井边的老榕树周围就成了邻居们“化仙”或者唱戏的“戏园子”了,更是我们儿童的天堂。

老榕树枝繁叶茂绿荫蓊郁,它在这不知存活生长了多少年了,粗壮的树躯小孩得三人才可以团抱,那张开的树冠更像顶墨绿的巨伞,让多少邻里路人躲过疾雨避过烈日,而它留给孩童们更深的还是它上下的乐趣。在它的周遭孩子们荡秋千、抓迷藏、弹珠斗草。。。。。。留下童年多少欢乐无忧的回忆。每在那时候老榕树更像位年高望重的慈祥“老祖父”一样,笑咪咪地静静的看着他这些调皮捣蛋的孙儿们胡闹耍乐。最热闹当数夜幕降临后,这里就成了大人们一展“戏胞”的“舞台”啦。收工下班回来的大人们粗茶淡饭地填饱了肚子,洗去了一天的疲乏后,或是抬桌搬椅,或是提琴带箫,自发地凑到这老榕树下来,随着琵琶弦动洞箫声起,依依呀呀尽情地释放着一种由心而生的快乐,唱出了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希望。默契的弹唱间,没有什么能比这更容易调和情绪,平时邻里间一些难免的磕磕碰碰的唇齿之争,在这么祥和快乐的气氛中也自然被冲涤得干干净净无影无踪,随着曲声将邻里情谊演绎得更深更浓。

而每每这个时候,早早爬在老榕树粗壮的枝桠上跨坐着看热闹的我们,一听老人们那拉得很长的唱腔心里就烦了,于是互相使个眼色,溜下树来,在老人们的背后跳着脚,拍着手,高声念着:“天乌乌,袂落雨,海王,袂娶某,龟吹箫,憋打鼓,水鸡杠轿目凸凸,火萤担灯来照路。。。。。。(闽南语童谣)”又高又尖锐的童声吵得老人们的吟唱无法继续,回头一看是我们这些顽童立大怒,跳起来,随手抓起树枝拐棍什么的猛向我们挥舞作吓,直对着到我们逃走的身影骂道:“夭寿,死咁阿,格来吵就拍折你的夭寿骨!”

那是个“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代,就这样转眼即逝了。而今,每当生命人生旅途的尘嚣中疲惫不堪时,在人情世故的淡然冷漠的虚伪面具前,更让人怀念起从前人与人的彼此之间的真情实意,虽然那时的物质生活是贫匮的,但那时人的情感却是丰富的。童年愉快的追忆会能让事故的心回归一点童真一点清澈,闭眼回味时,我的耳畔依然可以依稀听到小河的水响,和老榕底下清脆美妙的童谣。。。。。。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