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二) 糗事可乐

我们一个人童年都有不少可乐的往事,譬如不知高地低深浅的无忌童言,故作老成的人小鬼大等等,而我的童年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是大都与笨傻有关。

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可能是老师看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小伙子长得有点“帅呆”了吧,所以就“私心”地安排俺做了一个小组长,虽然不大但大小也是个官吧,手底下也有十几来号弟兄。也不知是天生较笨的原因,还是开心乐傻了了的原故,在老师安排分发作业本的时候,俺竟然手捧着册子直愣发呆不知所措,于是乎,立遭弹劾被罢免了。如果那个时候有评吉尼斯记录的话,俺可以参评“史上最短命的小组长”一项!哎。

小学的时候,俺基本上没有学到什么知识,虽然那时已经是文革末期了,但还是批林批孔上纲上线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为主的时候,学校的“臭老九”们也不敢太过尽心尽职负责任,记得俺还在学校的墙壁上还写下过“打倒某某某!”、“批判某某某”的标语。由于贪玩的所以俺的作业常常没有完成,虽然老师并没有很严厉地批评俺什么,但却暗度陈仓地通过我父母的手“借刀杀人”,害俺在男女双打下幼小的身心惨遭了严重的摧残。于是,俺暗暗发誓一定得改正贪玩懒惰的坏毛病。

俺的同桌是个漂亮的女同学,由于有点海外的关系所以在学校里是有点不大被待见的,所以只好事事小心翼翼生怕伸出什么马脚被人逮住了小题大做。别以为俺这话是危言耸听的,在那个“神经病发作”的时代,革命立场没有什么大人小孩之分,谁触了雷区都一样“株连九族”的。一次,因为一些小孩子琐事她与俺前排的一个叫王文红的女同学超架,可能被气急了变得有点语无伦次,本想喊“打倒王文红!”没曾想话从嘴出却变成了“打倒王洪文”。不得了啊,那个人可是当时红得不得了的“国家副主席”,这样骂出的话来,要是传出去可以想象有怎么样的后果,轻则被批判,重则“株连九族刺配流放”!当时,话一出口后,两小女孩都呆住愣住了,小脸蛋儿死白死白得没有血色,俺急忙看看周围似乎没有人听见,或者听不清楚。于是,俺好心地接过她的话茬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不就打倒王文红吗?至于这样嘛!”这样一来,等于俺没有听见同桌的她说的话,帮她把这事抹了过去。可以想象,当时的她对俺是如何的“感恩戴德”的,也因此,从此后俺的作业就再也没有因为没完成而被批评过了。俺的这种不光彩的“要挟”一直维持到“四人帮”倒台以后,同桌的她猛然觉醒,觉得俺欺负人太过了就告到老师那,因此俺就成了班级里“受四人帮流毒毒害”的典型,在班政治学习会上做深刻的“批评与自我批评”。

俺的学习成绩一般就属中等偏上一点点,但俺对做好人好事的公益活动总是非常的热心的,老师眼皮子底下的时候,俺总是抢着扫地板捡垃圾拔草什么的,所以也屡屡被表扬(当然,老师不在的时候就另一回事啦)。因为家中只俺一个·是独子,父母也是双职工,所以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自然也就得早早的落到俺的肩上来了,比如下个米煮顿饭,清扫地板搬煤球什么的。俺是班里“学雷锋做好事”兴趣小组的成员,所以俺家的困难总是在俺的色泪俱下的表演中被无限地夸大,自然就深得同学们的同情与帮助,也所以大家学雷锋做好事都上俺家来学了,更是做了好事不留名!凭良心说话,看看时下的一些所谓“志愿者”,去外面帮人家洗衣服,冲地板,换煤气等等做得不亦乐乎。其实,这是好事,文明之风当然得大加提倡!但问题是一回到家里来后,双脚一伸,四肢一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大热天的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堆了一星期都不愿去洗一洗,最后老母亲看不下去了只得代办。比之如此类沽名钓誉者,俺学生时的“学雷锋”帮自己家做好事显然私心得光明正大啦。

如此之类等等的糗事多得不堪列举,俺也就不好意思再自我数落了。虽然如此,但这样的一些荒唐旧事,在今天的校友同学聚会时,却往往是饭后开胃的笑谈。如今的人生谋事维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淡薄如纸,难得能脱下各自五颜六色的面具开开心心地倘论心言,而童年的往事往往就是最可以引起温馨回忆的话题,因为那其中有自己许许多多欢乐无瑕的记忆。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