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控 不明白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

1.[我们永隔十万八千里]
  聂海亦。遇见你之后,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有一只蝴蝶,不管我怎么追也追不住他。我想他一定是你。
聂海亦。直到在我对你的爱情里受了百般伤害与煎熬,我才懂得,就算我踩着风火轮,踏着筋斗云,也追不上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距离
是夜,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翻着日志。她揉着太阳穴,啪啪的把玩着手上的ZIPPO。是表面已经耗损的十分厉害的ZIPPO,我突然嘴角荡漾起一抹冷笑,正如一只ZIPPO一样,贴身跟着聂海亦的物件或者人,他都不会懂得珍惜,他始终看到的是别处的风景
把ZIPPO翻过来,底下有歪扭的刻痕,早已经模糊的“海子”二字。
海子是聂海亦的小名。我想,只有他叫海子的那段童年时光,他才算是属于我的。每一次,当我念到一个诗人海子的诗句“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愿有情人终成眷属”时,脸上总是浮现出飘渺的笑容
聂海亦,人人都不看好你,说你一无是处。但在我看来,你最大的本事,就是在那么多年以后,我回忆起来时,依旧没有后悔爱过你。你赐予我的是毒酒,我也含笑饮尽。
午夜的风略过窗柩,像是一曲低声的挽歌。远处有远航的船只,在寂静的夜晚,骤然听到船只的鸣笛,措手不及的感觉
我与聂海亦的爱情,就像这午夜的鸣笛,撕扯开夜空,最后也落的寂寞收尾。

聂海亦——是我一阕美丽的梦。永远不可触碰。

2.[青春我爱你而开始]
我是段欢颜。我在A市一所重点高中念高二。每个重点里,总会有一些学生,是老师头疼的对象,很荣幸,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的锁骨处有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很多人问过我为什么要纹这样一个蝴蝶。我告诉他们,因为我每晚都要做一个梦没,梦里有璀璨的阳光,有苍绿的大树,我在捕捉一只蝴蝶,每次总是与他相差一点点。老师甚至也勒令我,把文身洗掉。我总是仰起脑袋,一副桀骜的样子,回答道:老师,如果你能帮我抓到梦中的那只蝴蝶,那么,我愿意洗掉。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办公室。
那个时候,我觉得,聂海亦你就是那只蝴蝶,任凭我如何追逐,你始终停留在我不可到达的远处。
  
我身边总是有一群人,与我一同逃课抽烟喝酒,与我一起挥霍青春。连我自己有时候照镜子时,都会惊诧自己如今的模样——浓重的烟熏妆,挑染的头发,彩色的吊带裙,活脱脱的街头少女。我冲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眼泪想要流下来时候,我抬起头,让它倒流回去,听说这样,眼泪能流回心底,灌成一片海洋。
谁会相信,两年前的段欢颜,是纯白的少女,蓬松的童花头,简单的棉布裙,笑起来仿佛都沾染了阳光。
直到后来,遇见聂海亦。他自童年离开之后第一次回到小镇。

记得,那天是盛夏,整个小镇都充斥着知了不知疲倦的叫声。天热的整个小镇都要融化。
我快步走在街上,只想着快些回家,好避暑。途径一处弄堂的时候,听到有打架声,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看到围首的男生正在群欧另一个男生,不时暴出几句粗口。我大喊一声,住手。有几个小弟级的人向我走过来,欲动手打我时,围首的老大喊了住手。然后像我走过来。
聂海亦,这是我们自童年分别之后的第一次遇见,我很庆幸,你居然还认的出我。你试探的喊我,小颜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仿佛亮了起来。
虽然直到后来,我都不知道,你这道光是把我指引到了天堂,还是把我拉下了地狱。有时候,爱情里的苦难,都是早已经注定好的。
我也认出了你,我喊你海子。然后你如同孩童一样把我抱起来,哗啦啦的转了一个圈。画面其实并不唯美,因为我一直试图挡着裙子,怕走光,而你的兄弟们在起哄的很厉害。你一定没有看到我因激动与羞涩而涨的通红的脸蛋。
那日,你因为心情好,而放了那个被你揍的路都走不稳的人,我第一次见你发狠的样子。我不知道,你在离开小镇的这几年,究竟过了怎样的日子,让儿时温顺的你变成如今的暴躁样子。

那天晚上,你带我去见你的朋友,我看你在他们之间应付的游刃有余。抽烟喝酒与人周旋,你样样精通。你把我护在怀里。我觉得,你好象为我撑起了整片的天空。
后来,我求你把我从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带了出来,我们坐在河边,讲起儿时的事情。突然觉得,时光跑的真的很快,仿佛一溜烟,就把我们甩出很远很远。

记得幼年时,你来你外婆家过暑假,我们总是会一起下河游泳。每到夜晚,你总是会捕了很多萤火虫给我,你说,这样我就不会怕黑。
后来,你的父母把你接了回去,很少在有你的消息,只听你外婆偶尔说起你,都是骄傲表情,说你考入了A市最好的高中,说你成绩优异。我妈妈每次以你为目标鞭策我,让我也考入这个学校。

聂海亦听完后哈哈大笑起来。我是考入那个重点高中没错,不过都是去混日子而已。那边那群书呆子,我可真受不了。
你与我讲起了你离开小镇的生活,回到城里,像是快窒息了一般。后来考入还算不错的学校,进度跟不上,开是自暴自弃。
你说,你的青春很霹雳!然后刮了我的鼻子。
我想对你说些什么,你用食指抵住我的嘴巴,笑容淡的仿佛远处山上的烟雾。
你说,小颜,或许我已经背离了你当初认识的那个模样,但是,没有办法,每个人都有自己既定的生活轨道,请你不要指责我,好么。
我说,海子,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生活,那么我就觉得是正确的。
你懒懒的伸懒腰,骂我是个傻孩子。我并没有看到你眼睛里溢出的忧伤

那天回家之后,我偷了爸爸的香烟,躲在房间里练习抽烟,我记得你拿烟的姿势,落魄又好看。整个脸蛋隐秘在烟雾中,仿佛梦境。
我没有觉得香烟有多苦,只是一味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在身上酪下你的影子。
那个时候的我,还懵懂的不知道什么是爱。后来才明白,原来有些感情,早已经开始,并且注定,覆水难收。

你回去的那天我去KTV厅找你。灯光迷离的像是雨天被雨水氤氲过一般。我假装镇定的样子问其他人你在哪里。一个黄头发的小子指了指里面。
我没有来得及敲门,就看到你与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在众人面前接吻。我站在门口,觉得自己低的仿佛要到尘埃里去。
你发现了我,耸耸肩膀,一脸无辜的把女生打发了。我把笑容挂在脸,可是当你开口说话的时候,笑容就裂开了,眼泪簌簌的往下落。
把我的脸蛋托起来的时候,凑进看了看我,很粗鲁的替我抹去眼泪,然后你很轻柔的问我,怎么了?
我不知道,这样凌乱的乌烟瘴气的就是你的生活,你像是掉入一个沼泽,不能挣扎,只能看着自己往里面沦陷。我陡然生出一股无力感。
你叮嘱我好好学习,以后考好的大学,进入大机构工作,嫁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然后两个人相爱一场,长乐未央。
我看你说这些话时,脸上是有憧憬的神情,想必这样稳定的生活,是你以前所想要的吧。可是,聂海亦,不管你多希望我将来美好和谐,但是此刻的我,就想要和你一起,我想踏入你的世界,想牵着你的手,把你带出来。直到很多年以后,我过起了如你一样的生活,我才知道,这样的生活,真的就像是跌入泥潭,除了看自己往下沉沦之外,别无办法。

后来,你蜻蜓点水的亲吻了我。最后残留在那个夏天的是你的背影,以及你说,小颜,你离我远一点比较好。
我不愿意去深究你这句话的含义,我只知道,你有你认定的路,我也有我认定的路,如果之前那10几年,我一直规矩的走父母既定的路,那么事到如今,在我的灼灼年华遇到你,我决定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就算这样是错,那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夏天的热浪一股接着一股,我像是一个披着盔甲的女战士。因为心中有坚定的想法,在你离开之后的日子,显示的尤为充实,我努力的学习,希望能考上你所在的学校。我开始留意时尚杂志,偷偷的买一些化妆品,在自己的脸上做实验,我想化一个明艳的妆容,我想这应该是你所喜欢女子的样子吧。

聂海亦,我的青春是因为我爱你而开始。

3.[来又如风,离又如风]
夏天过去的时候,我如愿进如了你所就读的那所重点中学。如今我脱离了父母的管束,甫一入校,就是彩色的吊带,烟熏妆,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
聂海亦,我不在乎我得到多少人的仰仗,如果不是你赐予的光,那么我注定黯淡。
可惜,我一直期望能在学校遇到你,我把我们相逢的情节预演了无数变,但是在开学两个月之后我依旧未见你的踪影。
我跑到你所在的班级去询问,你的同学说,你早已经被开除。
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仿佛看到你弥漫了雾气的眼睛,以及若有若无的笑容。你看,我们就是这么没有缘分,当我以为我能接近你一点时候,你却去了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在学校里认识了很多三教九流的人,我与他们喝酒唱歌,与他们一起挥霍时间,我以为我也可以醉生梦死,可是,就如那句话说的,酒越喝心越冷。
我听你以前的兄弟谈起你的往事,说你如何了得,说你够义气,但是……他们不愿把话与我挑明,只是一声叹息,里面有幸灾乐祸的成分。你看,你曾经视为兄弟的人,如今就这样对待你,人走茶凉,原来就是这样的意思。

我开始试图去找寻你。我去了你所去的网吧游戏厅KTV,但是始终没有你的影子。你像是蒸发在太阳底下的一滴水。
我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沈安生。
那日,我去图书馆找关于你的档案时,遇见了沈安生。他出现的时候,我正与管理员吵的不可开交,管理员说没有学习开出的凭证,是不能随便翻看档案的。我粗着脖子与管理员理论。
沈安生走过来时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管理员立刻对他态度友善起来。我在一边嗤之以鼻。
这个男生我是知道的,得体笑容。学生会主席。每年的开学典礼,他总是会站在司令台演讲。他身上承载着太多人的希望与光芒。是注定让人仰视的男子。

他说,我可以帮你。我淡淡的说声谢谢。档案室因为长期未开放,导致有一股潮湿的味道,空气里浮动着细碎的灰尘。
我与他在档案室翻看你的记录,满满都是处分。触目惊心。

安生靠在窗前,说起与你也是相识的,觉得你是聪慧的人,后来却走入一条歧途。聂海亦,你看我爱你爱的被蒙住了双眼,甚至辨不清楚是非黑白,当我听到安生说你误入歧途时,我很凌厉的打断了他,我告诉他,你只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路。
是谁说过,爱情让人盲目,爱情让人心慌。

安生始终是好脾气的男子,不反驳我,而我却因为太激动,眼泪夺眶而出。安生给我递过纸巾,他站在那里,等着我发泄完自己的情绪。
如果那个下午,你也恰好去了档案室,你会看到,一个娇小的女生坐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另一个男生倚靠在窗前,看着窗外盛开的欢闹的花朵,眼睛弥漫过大片的忧伤。

天黑的时候,我起身,脚上是麻麻的感觉。安生的脸隐没在黑暗处,他说,我知道你,你叫段欢颜。我笑笑。他说,你的蝴蝶很漂亮
自此,沈安生成为我在这个学校的第一个朋友。
聂海亦,他不同于你,他身上有一种光亮,能带个人力量。如果一个是黑,一个是白,那么你注定是无法看到天明的黑夜。

我与安生在一起的日子,过的也算是开心。他陪我去找你,走过长长的巷子,走累了他会背我。他说,女孩子的脚,是金贵的。我哈哈大笑。
他带我去吃双皮奶,他陪我去买衣服。他对我体贴入微。可是,他不是你啊,就算他对我这样的迁就,我也始终把他隔离在我的心外面。
聂海亦,在我很小的时候,你就说过,我是一个固执的人。果然被你说重。我一直固执的是对你的如风一样的爱恋
很多人问安生我是不是他女朋友,安生总是一笑而过,我哈哈的笑起来,拍他的肩膀。
安生低下头问我,欢颜,你做我女朋友好么。我擂了他胸口一拳,你开什么玩笑呢。安生换上一副嬉笑的表情,哈哈,与你开玩笑的。

聂海亦,如果你不出现,那么我想,就这样与安生相处下去,也是快乐的。

4.[事事不过是场梦]
我并没有安生介入我的生活,而逐渐变的纯白,我依旧泡吧逃课,做一个霹雳女,人人都以为我强悍,没有人知道我在午夜的时候流过的眼泪甚至可以灌成一片海洋。而安生,他并不劝阻我,甚至有时也会陪我一起逃课。
我问安生,为什么你不制止我呢?
安生望着远处蓝的仿佛害了伤寒的天空说,欢颜,你知道么,有些人明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错的,但是他依旧会去做,不能劝阻这些人戒烟戒酒戒爱情。
我想,安生所说的人是我,亦是聂海亦。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是需要纵容的人。

你出现的时候是初冬,我依旧穿着单薄,灰色的毛衣加牛仔裤,蓬头垢面,很多日子没有化妆,因为长期熬夜加上烟酒的刺激,皮肤变的黯淡无光。
我没料到我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你。
那天,我迟到来晚了,却听到有人说,学校天台有斗欧事件。沈安生让我不要凑这个热闹,省的把我卷进去。我推开他挡住我的手,拼命的往天台跑去。我看到你和一帮你以前的兄弟剑拔弩张。你脸上有被打青的痕迹。
我挡在你的面前,像是一头小兽一样。我问他们为何与你动手。他们说,是你抢了他的女朋友。后来,沈安生带来了学校保安,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

我预演了无数遍和你相遇见的场景,预演了无数遍要和你说的话,可是真遇见你时,我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口,我看着灰头土脸的自己,咬着嘴唇不说话。
那天的天空是阴暗的,像是老人皱着一张你,也一如你的心情。你颓丧的坐在天台上,还是我以前见的那样落托的模样。
我说,聂海亦,你好么。你抬头望了望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你拿出烟,点上,我看不清楚烟雾背后的你。

是在这个时候,有女生走了过来。她喊,海亦,你怎么样了?是冰冷的声音。我看到你抬头的时候,眼睛里有光芒。我知道这种光芒,正如我所遇见你时一样。我整个人像是跌入了冰库。
女生穿得体的白裙子,直发,素面朝天,眼神是清冷的。她和我打招呼,我是阮烟苏,刚转过来,谢谢你刚刚帮了海亦。她像是一个女主人姿态,把我一把推到很远。
她说,海亦,请你以后不要这么冲动好么。你像是一个乖孩子一样,点头。
后来,她搀扶着你离开,我想上去扶你,却被安生一把拉了过来。我看着你们相互搀扶走远的背影,突然觉得,天黑了。
聂海亦,这几年我一直试图改变,就是想跟上你的步伐,我以为你会倾心那种霹雳无敌女的模样,没想到,你竟然喜欢阮烟苏这样的打扮。我这几年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你看,这场战役,我不用打,就已经输的狼狈不堪。

5.[看不到面目从容的退让]
我动用所有人际关系去查这个叫阮烟苏的女生。她因父母生意关系从一所很好的学校转来这里,之前包揽了所有比赛的奖项目,做事沉稳内敛,有与年纪不符的冷静。
我问沈安生,这个阮烟苏是否真的就那么厉害。沈安生说,确实是这样。
她是这样优秀的女生,对于聂海亦你来说,一定就是一场梦,就如你对我来说一样。

学校老师都很惊诧,一向霹雳无敌的段欢颜会变成如今的模样,老师们都惊叹我浪女回头。我只是很淡然的笑笑。
如今的我,屏弃了之前的烟熏妆,五彩斑斓的吊带裙。改成一头直发,穿白色的裙子,脚上是绣花布鞋,变的极其的沉静。也丢开之前的圈子,开始与安生一起认真听课。
没有人知道我为何有这样大的转变,但安生知道,他仿佛是我的另一个自己,他说,欢颜,你这几年一直做的不是你自己,你只是试图变成他喜欢的模样,你这样累不累。
我望着他深的像是寒潭的眼睛说,安生,你知道么,我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再见烟苏,是在学校举行的书法比赛上,我也报名参加了。为了这次书法比赛,我练习了很久,因为小时候尚算学过书法,所以虽然荒废了那么久,但好在依旧有书法的底子在那里。
  这次比赛,我见到了你,你隐没在人群中,但是我看的到你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烟苏。而我一直注视着你。因走神,我下笔的时候,一滴墨汁滴在上面,在白的宣纸上氤氲开来,像是一朵腐败的花朵。
烟苏写的是颜体,老师都夸她的字漂亮,她很得体的微笑,她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了一阕小诗:你在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你看,这首诗歌,多么贴切我们。

比赛结束之后,你陪在烟苏左右。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对他人百般迁就的模样。烟苏却朝我这里走过来,她很友善的说,我认识你,我知道你是段欢颜。我很喜欢你的蝴蝶文身。她用手指了指我的文身,笑的明媚又灿烂。
我尴尬的对她笑笑,如果她优秀的仿佛是天上的太阳,那么与她站在一起,我残破的连地上的尘土都不如。有时候,就是这样卑微的想法,把自己打击的全无自信
安生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用力的拉住我的手,从指间传递给我力量。

烟苏巧笑倩西,她说,我知道你,我看过你所有写的小说。她说完这句话时,连一旁的安生都惊讶的张开了嘴巴。
我腼腆的笑笑,这几年,我过糜烂的生活,唯一的乐趣就是书写文字,把对聂海亦的感情融进笔墨里,让他在我的文字里与我为伴。
我从来没有与人提起过,我是靠文字为生的人。如今烟苏她却知道。
她说,我看过一本杂志上你的自我介绍。你说,你左肩膀有一只抓不住的蝴蝶,正如你在梦中遇不见的爱人
烟苏拥抱了我,在我耳边说,我知道你爱了那么久的那个男子是谁,是海亦,他符合你所描写的任何一个特点。
我望着你,冲你微笑。

后来,我问烟苏,是不是真的爱你。烟苏说,我不知道。不过,欢颜,你要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道,我与海亦只能是昙花一现。我最终有我自己的路要走。
我知道,烟苏与我不同,我是小女子,只要有一分爱情,只要守着自己爱的人,变觉得拥有了全世界。她不一样,她要的是整个世界尽在她的掌握之中。后来,当我在电视上看到走红毯的章子怡时,突然想到了阮烟苏,她们都是把眼光放在远处的人,她们不会允许自己因为小情小爱而放弃远方的世界。
聂海亦,你一定比我更了解烟苏吧,但是你还是不管不顾的爱她,也注定你以后像我一样流利失所。有些爱情,不是我们不努力,而是我们不管多努力,都注定得不到。

6.[上天下了一场雨]
听到你出事的消息时,我正在教室里上课,几何图案把我搞的神经衰弱。安生发来的短信,告诉我你有危险。
当时,整个课堂只有老师的激情的讲话声,我突然站起来,啪啦一声带倒了椅子,声音响彻整个教室。老师朝我横白眼,我无视他,像教室外面跑去。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我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
我给烟苏打电话,她淡淡的说,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没什么大不了。于是她把电话挂上了。

烟苏告诉过我,你被开除之后的那段日子,一直在她原本的学校,你为她打架,为他出头,你对仰慕她的男人说,她是你的。烟苏笑的云淡风轻,你看,海亦就是这样霸道的人。
我把眼泪吞回肚子里,我没有告诉烟苏,你不是霸道,你是因为那样爱她。
我曾经问起烟苏你们如何相实,烟苏说,那次她在学校做演讲报告,然后散场之后就收到了你的情书。烟苏说,你爱的是她的光芒。

安生赶到的时候我正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发呆。我抱着安生问他应该如何是好。我把你弄丢了,我找不到你了。
安生说,没有关系,我陪你去找。
我不是不知道安生对我的情谊,可是有些感情,不能说破不能点穿。

后来在一家乌烟瘴气的酒吧我们发现了你。你被人家打的血肉模糊。我走过去,把你扶起来,眼泪啪啦啪啦的掉在你的衣服上。他们一帮人朝你扔了烟头,叮嘱你以后行事当心点,不要太嚣张。
我问你是什么回事。你笑着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嘛。你朝我身后看看,我说,烟苏在上课,不方便来看你。
然后你就闭上眼睛昏了过去。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要见烟苏所以你才有力量支撑到如今。

后来的那段日子,我一直在医院陪伴着你。我们仿佛回到了童年的时候,无拘束的日子。
烟苏很少来看你,我总是告诉你,她课程太忙,你也理解的微笑,但是我看的到你眼睛突然失去的神色,以及你多少次在梦里喊着他的名字。
我问你,烟苏哪里好?你摸摸脑袋,不知道,第一次见到就很喜欢。你说的时候脸上是沉醉的表情。

我去找烟苏,我恳求她来看望你。烟苏说,欢颜,你知道的,我和他注定只能是两条平行线,我们的生活轨迹不同,下个月我就要出国,我以后不可能与海亦这样的男子在一起,我要的男子是需要与我匹配的。
烟苏从来都是这样,知道自己要什么。我没有讨厌她,我觉的每个人都各自的追求
烟苏要走的时候叮嘱我好好照顾你。我问她爱不爱你呢。她说,现实那么残酷,哪有那么多空闲来谈爱。
后来烟苏留给我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像是一个无坚不摧的女战士。

我没有告诉你烟苏即将离开的事情。
直到烟苏离开那天,我发现病房里不见了你的踪影,我问安生你去了哪。安生说,你去了机场。我责怪安生为什么要把烟苏离开的事情告诉你,安生却说我不应该那么自私的把你栓在我身边。
我颓丧的坐下来,我想,确实是这样,我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自私,我不愿告诉你烟苏的事情,是我不愿你与她一起离开。

当我赶到机场的时候,烟苏已经离开。在机场的一角找到了你,你一把把我推开了,你看我的眼神仿佛一把刀要把撕裂开来。然后你走了。
机场明晃晃的灯光把我的眼泪硬生生的逼了下来。我知道,这一走,我与你,真的就是天涯海角的距离。

7.[如果可以不忧伤]
后来的那段日子,我越来越安静,有时候会出神很久很久,安生变着法子哄我开心。
我知道,我之与安生,你之于我,烟苏之于你,都是一出美丽的梦,看似很近,却永远碰不到得不到。
我再见到你的时候,是你与我来告别,如今的你已经退去以往的模样,变的稳重不少。你与我说起你离开小镇之后的生活,你说你的父母其实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于是你自暴自弃,直到你遇见烟苏,他让你看到希望。
你对我说抱歉。你说你要去烟苏的那个城市。你努力补习英文,就是为了更接近他。
我笑着流下了眼泪。我想,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流眼泪吧。我知道,我们长大了,所有的梦都要醒了。
这世间,哪有长做不醒的梦。
我又想起那首美丽的诗歌: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文囝控】▓▓▓▓
如果你也喜欢【文囝控】请加
♥ QQ3 8 9 8 8 6 7 6 6♥

口■☜ ⓛ ⓞ ⓥ ⓔ ☞口■
并注明 【文囝控】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