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日记共找到童年日记107篇

感受父亲的童年

星期天回家看看老爸,其实自己也知道应该经常回家看看,可总是有这样或那样一些算不上理由的理由,让自己减少着回家的次数。老爸每次看到我回家总是眉开眼笑的,我知道上了年纪的人,也是很怕寂寞的,也盼着子女能常回来陪他说说话。他放下手里的书,问我吃饭了没有,现在是下午两点多钟,早过了午饭的时间,不过我中午去办了点事,还真没吃午饭,就说:有什么好吃的,我还真饿了。他连忙说:昨晚炒的羊肉还有大半盘子,还有一条大黄鱼,我去给你热一下。端上来饭菜,他一直坐在旁边,慈爱的看着我,等我风卷残云般的填满了肚子,他笑着说:你吃的真

情感日记 热度:29℃

童年

艰涩的生活使你稚嫩的脸上嵌入了未有的深沉小小的心灵默默地顶着世俗的目光,瘦小的肩膀重重地掮起了岁月无情的刁难懂事的你知趣的掩饰起了天真烂漫自五岁起你用一双小手操持力所能及的家务你跟着哥哥姐姐在地里割草锄地放羊你学会了种田收割更重要的是你学会了怎样做一个农民的子女由于姊妹多你又是老幺压根没有奢侈之想你从没有穿过一件得体的衣服一次“六一”没有裙子你眼巴巴地躲在人隙里看着别人的欢呼雀跃你的穷困窘迫不知受过多少欺凌不尽的委屈和愤慨在心底无可奈何地压抑呻吟你的灵魂在极度地颤戾可是你偷偷地把眼泪在无人的时候吞掉自卑无

开心日记 热度:47℃

回忆...童年的春节

春节刚过,总觉得没有以前的年味那么浓,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就是孩子放假了能回来一起团聚,吃顿团圆饭,剩下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回想起童年时期过春节,那真是年味十足,非常期盼。特别是一进腊月,家家户户就开始张罗筹办春节。一过腊月初八,各家各户就开始杀年猪,当时的农村条件,也就是能有三分之一的家庭能杀起年猪,猪是自家养的,是一瓢一瓢喂了一年养大的。那时的猪吃不着粮食,吃的是野菜和瘪谷,只有少量的米糠,足足养一年才长成大猪,但是,猪肉特别香,不像现在的猪肉。每到杀猪时,都要摆上几桌,请来老亲少友,街坊四邻,一起庆

甜蜜日记 热度:51℃

苦涩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生长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年代,全国轰轰烈烈开展大跃进。‘浮夸风、虚报产量、欺上瞒下’,领导只管要政绩,不管百姓温饱。叫什么‘放火箭、放卫星’,谁吹得越大越好,劳民伤财。地里根本不打粮食。 我记得我上1-2年级的时候,正是57--59年三年大跃进时期,青壮年劳动力,经不起大跃进的折腾,纷纷逃离农村,跑到矿区上班,剩下老少不堪。农村的土地没有人种,草比苗还高,无奈,当时我们学生上午上课,下午下地锄草,一到玉米地,一眼望不到边的不是苗,全是草,有种草叫‘刺菜’,长一人多高

苦涩日记 热度:24℃

致我逝去的童年

小时候, 我们没有ipad , 不懂 LV , 理解不了阿玛尼 。 我们只会打纸包 玩烟壳,打玻璃球, 用小霸王打魂斗罗。 那时候, 男孩追女孩, 一追就是好几年, 比的是心, 念的是情。 这年头儿, 男人追女人, 几天抱得美人归, 看的是钱, 拼的是爹。 以前我们春游烧烤, 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现在各自埋头刷微博, 聊微信 。 生活里, 貌似所有人都不再那么无可取代 。 满口忙事业,赚大钱 虚荣,利益,气场儿 让爱情,友情,

伤感日记 热度:134℃

歌曲《童年》改《湘西》笑死你

花垣县的翠翠岛。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河边上的掉脚楼。 只有复古那种感觉。 龙潭镇李梅的矿石。 还在拼命轰轰隆隆炸个不停。 等待着发矿。 等待着拖矿。 等待数钱有几张。? 湘西州里面什么都有。 就是州里只有几个县。 老沈从文和宋祖英。 到底谁更是湘西之巅。 奥运会的那个女孩。 怎么还没经过我们花垣。 保靖的杨霞。 龙山的清全。 奥运会举重夺冠。 总是要等到湘西前。 才知道凤凰到底好不好玩。

搞笑日记 热度:102℃

童年的光阴

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天,夕阳最后晃了一下,沉没在村庄的边缘。也记不清到底是谁,呼朋引伴,招来一帮儿时的伙伴,趁夜色还未降临,趁炊烟刚刚升起,趁爹和娘稍不留神,就聚拢在了一起,商商量量,开始一种叫“藏猫猫”的游戏。 入 秋的风有些凉,鼻涕一抽一抽的,被袖管擦去。我总是游戏的首领,不轻易剃去的长发有些脏乱,在秋日的暮风里指点江山若不修边幅的将军。谁先开始,凭得是运 气,包袱剪子锤总有一个人先败下阵来。发霉的麦草垛和有糯糯香气的新玉米秆子到处都是,杂乱地堆在乡间,你甭想问谁会藏在什么地方,只能通过骨碌碌的

沧桑日记 热度:102℃

昨日童年之分别

ling和我是一起读的小学,她8岁读小学,我7岁读小学。ling呢,去了另一个地方读,让外公外婆带着。我呢,继续在这里读小学。那时候我们就分开了。我们从记事起就一直一直在一起。吵在一起,打在一起,哭在一起,笑在一起。可是突然要分开。 妈妈说姐姐要去那里读书了,你要一个人了。我哭着说不好。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谁也做不了主呀。 ling也很难过的走了。 我忘了我们有没有说过什么,忘了有没有念叨什么。只知道不开心。 我便一个人了。

分享日记 热度:17℃

昨日童年之我和妈妈的事

小时候我经常感冒,三天两头吃药粉,现在已经没有那种药粉了,那种药粉用黄色的纸包起来的,很苦,妈妈总是搅拌在调羹里,然后喂我。我总是吵着闹着不喝。 妈妈就让我捏着鼻子,喝下去。我就总是习惯了那个动作,一喝苦的就捏鼻子,现在是直接屏气。 那天,留着鼻涕的我,和妈妈去街上买菜。妈妈穿着裙子,没口袋,便把钱放在我的衣服口袋。 街上人挺多,我让妈妈给我买棒冰,妈妈说感冒了,还吃棒冰。我一直吵,妈妈就是不给我买。我很生气,就把口袋里的钱扔地上。妈妈当然没看到咯。走出没几步,我

分享日记 热度:14℃

昨日童年之流浪歌

我们房间的楼上有个简陋的杂物间。有个打工的叔叔没地方住,就把杂物间腾出来给那个叔叔住。那个叔叔会谈吉他。他自己就带着一把。吃完晚饭,爸妈在外面乘凉的时候我就跑楼上找那个叔叔。 我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张谱子。我拿起纸问叔叔,这是什么?叔叔笑着说这是一首歌。叫《流浪歌》。我让叔叔唱给我听。 叔叔便一边谈着吉他,一边唱。 流浪的孩子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孩子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那时候我不懂,其实在叔叔眼睛里的泪是想家的泪。我笑着坐在叔叔对面,看着叔

分享日记 热度:20℃

喜欢生活日记,那就猛击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