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起来不再有你的早安,心里空落落的

这是冷战的第3天了吧?连续3天,每天起来不再有你的早安,心里空落落的同时我开始尝试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是什么促成了我们这第1次的冷战?
我们为什么轻易地就可以说出离婚2个字?
矛盾的关键点究竟是什么?
看起来最后这个问题是核心。不过这个问题太大,没法一下戳中核心,所以我还是想从我最近的一些所思所想讲起,毕竟异地让我们已经好久没有来一场“促膝长谈”了。每一次我总是直接抛给你我的想法,却来不及跟你分享我的心路历程,以致于你总是觉得我“想法太多太多变”。
关于工作
争吵的导火线是上周工作不顺心的情况比较大,压力积攒到上周五集中爆发我被同事气哭。情绪不稳定的我越发想家,我好像总会陷入“源头否定”的怪圈,一旦情绪崩溃就会追根溯源怀疑自己的选择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怀疑,是在我家的事情发生后。但你开导过我,这样的怀疑是徒增烦恼毫无意义,所以后来我这样说服自己:我既然选择了,就要去承担。我现在之所以还在这里努力工作,不代表我不爱我的家人。我是为了未来更好的经济基础做准备。我想要趁年轻的时候多挣钱,这样可以提高风险抵御能力。看起来是很完美的解释对不对,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在内心泛起想家的波澜时坦然面对。但尴尬的是,一旦dream job跟钱这东西扯上关系后,所有的东西都不再那么dreamy了。没有了dream job的滤镜,我好像更加加速进入职业倦怠期。就好像你捡了100块那一刻很高兴,但第二天其实就没那么开心了。比起你丢100块那种伤心,后者的持续性好像更长。所以每个月工资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因为驱动力变成了“赚钱”所以对工作不称心的敏感度在放大。
关于赚钱
其实“赚钱”也是当时来上海的初心之一(只是它不是第一位),毕竟当时没有选腾讯的原因之一也是这边工资优势太明显,也是一个之前一直无法忍受周末加倍的我能“乖乖”接受大小周的重要原因。这里面发生变化的点在于,来之前我对赚钱要赚到什么程度是没有明确目标的。但自从我家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我深刻意识到了“有一个安定的物理意义上的家”对我家来说有多么重要。也是第一次,我对买房有了明确且强烈的渴求。但我知道房子并不能解决我家所有的问题,可是我本能地觉得既然我已经肯定了房子对我家的重要性,那就是早晚都要买。早买早省心。
关于生活
刚说到初心之一是赚钱,再说一下其它更高优先级的初心。除了dream job以外,还有就是想要学会独立生活(这里又暴露了我深深的不安全感,我其实骨子里始终带有这样的担忧:万一你哪天离开我,不管是什么让我们分开,我至少还能独自面对生活)。关于独立生活这一点,我确实有在践行。比如每个周末尽量不让自己吃外卖自己做吃的,比如一个人出差,比如自己规划周末做到能够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这些我都做到了,也在这样的独立中更加清晰地了解自己,周末喜欢怎么度过,对什么活动感兴趣,愿意交什么样的朋友。有些认知跟我之前对自己的理解一样,比如我确实是个对物质没什么追求的人,你对吃穿确实不讲究。你常常说我是个考虑不周全的人,常常会为了省钱而牺牲体验。这跟我片面的考量有关系,同时也是因为我对那些被我牺牲掉的因素(通常是吃穿相关)不敏感。有些则是新的认知,比如我越发觉得一个人的不安全感是可以用富足的精神世界去补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迷上看电影和写影评,迷恋去上海各种我没去过的地方打卡。但我觉得还不够,我还想尝试更多的爱好,所以一到周末我总是往外跑,去充分利用这个大城市的资源不断探索它,遇见更多的可能性。最近我的一些新发现,包括每天晚上骑车回家,跟室友吹着风聊着天能大大提高生活幸福感,还有养养狗的乐趣,室内装修跟心理学的关系,乐队的夏天比任何一档音乐类综艺节目都好看等等。这些能让我记住的美好时光,与买房这种与物质直接挂钩的事情相比,好像更加偏精神层面,需要付出的更多的是时间而不是金钱。所以我抱着“30岁前再折腾一把”的初心走过了29岁,随着越来越接近30岁这个一直以来被自己预设的人生分水岭,我好像越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不外乎就是有一间自己的房子,和爱的你,过着粗茶淡饭但是精神富足的生活。进一步量化这个憧憬的话,就是买房,找一份不加班的工作(因为这个在二线城市更容易找到,所以我把范围从一线扩大到了二线)。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