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子谦 / 【自定义】 《童年》


生命的轻舟在人生的长河中漂流,在异乡奔波的日子里,常常想起自己家乡,想起家乡的翠树成林,树影婆娑,一丝温暖在心底荡漾,家乡寄存着我童年的欢笑与快乐,少年的悲欢与惆怅。可能是自己正在变老,因为喜欢回首往事,这就是衰老的象征吧,喜欢回忆过去的点滴也许证明了自己现在生活平淡,枯燥,乏味,无意间在网友的空间里,看到了一幅七十年代展现农村生活面貌的图片,让我感到是那么的熟悉,在我模糊的记忆里,那残存的回忆变得清晰起来,让我感受到了那温馨的气息,勾起了我对童年美好的回忆。
  
  我从不抱怨命运对我人生的安排,相反我要感谢命运,因为让我拥有一些难忘经历,体验到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我从不怨恨我出生在农村,因为我体尝到了不一样的生活方式,让我感觉到了农村人本质的淳朴,善良,每当看见还在农村生活的伙伴,我就备感亲切,总是试图在他们的眉宇之间找些童年的影子,岁月无痕,却无情的在人的脸上刻下了印迹,昔日那清纯的眼眸,调皮的神态已经荡然无存了,留下的只是岁月的沧桑,生活的无奈
  
  童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像一首欢快的旋律,让我置身其中,且歌且舞,尽情的享受着温馨和愉悦,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风景秀丽,山青水秀,虽然当年的生活很艰苦贫穷,但是记忆中的童年生活却是很充实满足的,总有一些美好的回忆让我难以忘怀。
  
  春天,百花盛开,莺歌燕舞,喜欢和伙伴聚集野外,野花飘香,蝴蝶翩翩,采花扑蝶,用野草和鲜花编制成花冠,戴在头上,嬉戏着,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广袤的原野,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璀璨的笑容可爱的面孔就是最美丽的点缀,在笑声的陪伴下,我和我家门前新栽的小树一起茁壮成长,我真的期望,能把童年的美好时光留住,因为那是珍贵的回忆。有时候真的很感叹时光的流逝,遗憾自己童年时光所拍下的那寥寥无几的照片,否则一定会拥有更多的回味。
  
  夏天,小河流水,知了声声,喜欢和父亲到家乡的小河去打鱼,因为我喜欢大自然的风光,喜欢坐在河边,把小脚丫放在潺潺河水中的那种清凉的感觉,喜欢看父亲撒网时那潇洒的弧线,喜欢看父亲收网时那种期盼目光,喜欢各种鲜鱼在网里活蹦乱跳的感觉,喜欢夕阳余晖下我弱小的身姿尾随在伟岸的父亲身旁,喜欢看父亲那收获后满足的神态,喜欢听父亲看见我满身是泥那责怪的话语,夏天是我们父女最幸福的时光,因为父亲爱打渔撒网,而我则喜欢和父亲同享一份不一样的快乐,即便道路很远,我也央求父亲带我,记忆中的印象,父亲在每次打渔回来的路上都会问我,小丫头,累不累?我再累也不肯说,怕父亲下次不带我,违心的嘟囔着,不累,好玩!父亲看见我疲惫的小样,无奈之下爱怜的背着我,拿着收获的鱼篮和网回家,父亲常常抱怨的和母亲说,这小丫头,也不嫌累,下次我偷着走,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很担心,于是和父亲寸步不离,其实现在想起来,父亲那时是逗我玩呢,父亲还是喜欢带着我打渔的,因为我的天真和笑声也给父亲消除了寂寞,带来了欢乐。
  
  秋天,枫林如火,大雁南飞,喜欢静谧深邃的夜晚,在一轮皎洁明月的陪伴下,仰望天上眨眼的星星,坐在院子中央,缠着我的三爷给我讲年幼时所谓的‘闲话’三爷很有口才,知道很多故事,我经常和伙伴们炫耀三爷的博学,把故事在复述一遍给伙伴听,看着伙伴那羡慕的样子,我很骄傲,三爷是爷爷弟弟曾经当过兵,参加过抗美援朝,有过许多经历,因为复原回来年龄大了,和带有一个小女孩的三奶结了婚,只是生活不到2年,三奶就病重离世了,三爷再也没娶,我爷爷见我三爷一个人带孩子艰难,就把三爷和孩子接来一起生活,我从小就感受到了上一辈人的善良与宽容,童年里,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父亲母亲很孝顺,赡养着三位老人,对待三爷带来的姑姑像亲妹妹一样,和睦友爱的的相处,从没有什么怨言,即使母亲和某个老人有些小摩擦,聪明的父亲也圆滑的解决,我的爷爷很朴实,不爱言辞,很勤劳,只知道干活,我还是更喜欢和三爷在一起,我喜欢三爷讲的自身经历,也喜欢三爷讲的妖魔鬼怪的故事,每个故事情节都深髓到我的内心世界,感动我幼小的心灵,让我在童年的世界里,领悟到了什么是美与丑,善与恶,让我埋下了对文字和故事的眷恋,即便现在回忆起那些故事感到很简单,可笑,却饱含着我童年对美好生活的幻想,憧憬和渴望
  
  冬天,白皑皑,傲梅绽放,童年的冬天好冷,雪好大,喜欢屋檐下那串串晶莹剔透的冰凌,喜欢窗户上厚重的冰花,喜欢在冰花上勾勒我喜欢的图画,喜欢和伙伴在雪地上玩耍,然而,我最期盼冬天的来临,是因为每当春节前,农村都会排练秧歌,准备给大家拜年,那是唯一可以让村民享受自己娱乐生活的方式,是冬季农村最亮丽的风景线,每个村都开展的很红火,因为是全乡汇演,要争名次和奖励的,父亲当时是村书记,自然是组织者,因为母亲很喜欢歌舞,自然是主力,母亲在文革期间,样板戏唱的很好,曾被抽调到县剧团去省里汇演,受到一致的好评,只是因为没文化,没被剧团留用,这是母亲对文化重视的源头,因为她很遗憾自己不能把爱好当成工作,在排练秧歌的时候母亲就是队长,在父亲的影响下有一定的号召力,负责编排队形,动作,而我舅舅是乐队的主力,乐队以吹喇叭为主,打鼓为辅,因为我姥姥,姥爷当年是唱二人转出身,也许是遗传基因吧,对我舅舅和母亲有一定的影响,母亲每到年节大的家庭聚会,高兴的时候都会唱上几曲,记得年少的时候,我家刚买的录音机,还录下了我母亲的歌声,只是很可惜,后来磁带不知所踪了,喜欢听母亲的歌声,但是还是最喜欢舅舅的笛声,袅袅的笛声,婉转,清脆悦耳,余音缭绕,让我幻想连篇,我央求父亲给我买了一只笛子,不厌其烦的和舅舅学,舅舅很高兴教我,因为我是他直系亲属中唯一的徒弟,舅舅会很多乐器,他说乐器是相通的,他在旋律中找寻自己的寄托和快乐,虽然他现在已经快到60了,还是很喜欢演奏乐器,他最喜爱和擅长的乐器是二胡,年少的时候,有一次听舅舅拉二胡我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留下了眼泪,凄凉,孤独,无助的感觉,让我想起舅舅不幸的生活遭遇,很是同情舅舅,那滋味让我永生难忘。
  
  记得我十岁的时候就参加过大型秧歌汇演,因为母亲秧歌编排队伍中有八仙过海的人物,韩湘子想找个年龄小的人扮演,那时姐姐十四岁了,正合适,可惜姐姐不爱扭秧歌,我极力想参加,为此还和母亲闹,大哭一场,母亲说我太小,不同意,舅舅说,小,才有意思,才有看点,母亲试着让我在秧歌队跟着,我居然上去就能踩到鼓点,母亲也很高兴的同意了,汇演那天,在乡上那真是人山人海,二十几支队伍的竞争,我眼花缭乱的看着人群,穿着母亲用绿绸子做的衣裤,最喜欢的就是母亲为我梳的古装小辫,戴着小花,跟着扮演何仙姑的母亲在队伍中央穿梭,老骄傲了,看着人群里同龄孩子那羡慕的目光,听着人群里不断的有人问,这是谁家的孩子,扭得太好看了,这个自豪啊,这也许就奠定了我喜欢参加文娱活动的基础吧,也是留在我童年记忆里最光鲜,亮丽的回忆。
  
  人们都喜欢用金色描绘自己的童年,是啊!童年是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最难得的就是有快乐的日子陪伴,有至亲的家人,无邪的伙伴,其实人生最大的财富就是体验的过程,我童年的时光里,爷爷的故事,母亲的歌声,舅舅的笛声,为我构造了一个唯美的城堡,让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桃花源,体尝到了逍遥自在,忘乎所以的欢乐。《经典文章》提醒您:文章摘自《《童年》》,转载请注明。

如果你是【自定义】或你喜欢自定义。+QQ1084206867.QQ群186166545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