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的圣诞节.!~~

生蛋节要到了,我一愁无蛋可生,二愁身边的傻缺们又洋溢着一脸幸福开始筹划怎么过节。
不是我愤世嫉俗,实在是重庆的圣诞节太让人蛋疼,过圣诞的人们太让人乳酸。

前几年在美国读书平安夜是这么过的:先和好友steven去教堂听了弥撒,然后出来买了棒球帽——作为给s他弟的圣诞礼物,完了就跟着他到他们家去。s他妈妈已经把晚餐做好,长方形的桌子上摆满了暖暖的美味,圣诞树在桌子边一闪一闪,s他爸笑呵呵地帮忙,他弟蹲在圣诞树旁边玩彩泥。真尼玛一片祥和。——这就是美国的平安夜,温馨浪漫温暖,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一起吃个饭,互赠礼物,然后哄孩子睡觉,老爸半夜偷偷潜入其房间给枕边放下圣诞礼物,假装是圣诞老人送的。总之,一切缓缓的,温馨地进行着。

看下中国,看下重庆怎么过的。

6点下班高峰一到,整个城市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吃火锅的,逛街的,大声吹牛的,抢购的,最奔放的是挤在教堂抢礼物的——神父修女被挤得像个烂西红柿,恨不得把舒缓的赞美诗唱成rap——因为周围已经全是黑压压的人流,他们绝大多数不是基督徒,来教堂更不是为了纪念主耶稣的诞生、祈求平安的,而是为了那一个个傻缺的礼物,为了凑热闹,为了大声狂喊,为了放肆,就好像被关了几百年的非洲猩猩,喊叫着冲出牢笼,奔向食物。。。。

说到这里,我不得抹去我烟花般的泪水,45度角仰望天空——去年的生蛋节怎么过的呢?完全是尼玛一场噩梦。

当时还在一个网络公司上班,平安夜那天下午大家都已经不想上班了,比过中国自己元旦春节还要兴奋,一脸土货装洋气,傻缺装叫兽的熊样——我像一具尸体样的观赏着他们,琢磨着为毛所有正常的事情到了重庆都会变成一个笑话,被赋予各种“重庆特色”然后让人崩溃。就拿外地的小吃来说吧,明明超级美味的东西,到了重庆就变成了一碗尴尬的食物,不知道是重庆人只会把本地小吃做得美味而没有能力做好外地小吃还是因为怕做太正宗了本地的就没人吃了总之——各种难吃。节日也一样。北上广包括经常被说成重庆兄弟城市的成都都还是有过圣诞的气氛的,至少平安夜有种温馨祥和——哦不,我们要与时俱进——有种温馨和谐的气氛,但重庆,除了疯狂的、如进程赶集般涌动的人流,我再P没看见。

那天同事K喊我一起去过平安夜,由于当时我刚来重庆没多久不认识几个人,就答应了。然后噩梦就开始了。

我们一共是8个人,3男5女。
平安夜的开端就是5个疯女人个个浓妆艳抹,服装如性工作者般地专业,却摆出一副良家妇女的扭捏样子——我顿时惊了,白天还是正经的上班族,进去厕所一个小时后为毛就变成了《西游记》???劣质的香水扑鼻让人作呕,但我还是佯装淡定,憋出最绅士的笑脸,听她们娇嗔着“MMP,等哈哈又要堵车,老子,遇得到哦”“MMP我的包落厕所了,LV的哦,等到,我去拿,丢老我就死球了”……你们可以想象我的表情

7点半,我们终于冲破车流,到了江北。平安夜,这个美好温馨的日子,K把我们带到了一个不知哪里的小街,指着一家散发着各种毒品般香味的老火锅店说:就这里了。平时我是不排斥那破旧的门面、小强散步的桌子、沾着泥巴的菜叶以及不知道煮了多少遍的油的,毕竟要入乡随俗,老火锅是重庆饮食文化——但这次,我真的很介意,尼玛,这是平安夜,我想一家人安安静静坐在温暖的大房子里,吃着健康、美味的食物,聊天、看电视,MB,而不是在这个拥挤吵闹的地方折磨我的胃。。。。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吃完了,我们带着一身油臭走出店子。

“现在去哪儿?”我问。其中一个女同事转过来,将她吃得通红的嘴对着我说:“教堂啊,哈娃!”这句话布满了辣椒、大蒜、鸭肠以及毛肚的味道。我努力镇定了下,答:好。但脑中在想象几个穿得像失足妇女一样的女人加三个吃得肚皮挺起的男人——其中2个还剔着牙打着饱嗝,在教堂听弥撒是一种什么情景。

原来不是听弥撒,是尼玛抢礼物。负责人一声令下,礼物向空中撒开,所有人就像没有见过圣诞帽和糖果一样,互相推搡着,抓狂地开抢。我被夹在人流中间,像只可怜的臭虫。同事早已被人流淹没,但能听见其中一个大嗓门的女的的尖叫声:“你MMP宝器推老子组啥子!????”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好家伙,胸罩带子都掉出来来了——何必呢?

从教堂出来我发现自己手机掉了。心情更加灰暗。
但其他几个人很兴奋,他们拿着自己的战利品:圣诞帽,糖果,手链等等,大笑着,仍旧喷着大蒜的味道。

后来他们提议去KTV,我困得要死,就跟去,准备找个位置睡觉。

点了一桌子酒,男人女人大声唱着跑掉的歌,一边啪啪干杯,一边互相骂娘,各种新奇的脏字和黄段子让我大开眼界。我喝了两杯,假装睡着,脑中是那年那个温馨的圣诞,家,健康温暖的食物,悠扬的乐曲,甜甜的香气;眼前却是喝得烂醉的傻缺,一地的啤酒瓶,吵闹庸俗的农业金属,和大蒜混着酒、香水的销魂味道。

两女的喝嗨了,脱了高跟鞋,随着音乐扭动着妖般的身体,手里夹着香烟,使劲往男的身上蹭,我想起她们白天装得一本正经又高傲的样子,有种想吐的感觉

K和另一个女的互相搂着说着悄悄话,听不大清,貌似是感情问题。说着说着就互相啃起来,完全把我们其他人当空气。后来他们去了隔间,再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披头散发,衣冠不整。我在想,明天上班他们见了不会尴尬么?

从KTV里出来已经3点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看着满街灯火,有一种空虚无力的感觉。原来,在重庆,圣诞节不是为了纪念耶稣诞生,不是为了一家人温馨地聚一聚,而是给疯狂和纸醉金迷再多找了一个理由罢了。。。

朋友说,重庆也是有过美好的圣诞节的,所有人一起聚在解放碑,拿着吹气的那种塑料锤子、棒子,互相打闹,玩耍,再在钟声响起的时候一起欢腾跳跃,享受幸福和温馨。

你看,重庆人明明可以好好过圣诞节的,但自从*&……%¥(和谐)后,就再没有这样的圣诞节了。

今年的圣诞,大概又是如此吧,吃喝,玩乐,教堂疯抢,酒吧,迷醉,空虚,各回各家。
好吧,至此,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过节,那么平安夜,我就去找一个烧烤摊,要一串豆皮,一串苕皮,一串土豆吃吧。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1)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12-25 13:42:28    1楼回复
我想知道这个调子的名字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