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自传体小说《孤独的海龟》(혼자 가는거북이)第16章

半自传体小说孤独的海龟》(혼자 가는거북이)第16章

拖着俩大行李箱子转悠半天,也没看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本来想问街上的人借个手机用用,可看着路上川流不息的车子有点傻眼了,想想自己除了“安宁哈塞哟”这句简单问好的韩国语,其它基本不会,实在没有勇气开口。

在船航门口来回晃悠了好几趟,看到旁边有个大姐一直站在那好像是等人,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走过去,小声的问到:“您好,姐。请问您有电话吗?能不能借用一下?”

她瞅了我一眼,有点防备的道:“没有。”

我估计是把我当骗子之类的坏人,没办法只能无奈的说:“我是第一次来韩国,上学的。想给这边认识的人打个电话,又没有手机,就那您知道哪里有公用电话吗?”

她本来好像要转身走掉,不知为什么又停下来,指着街对面的一个大超市说到:“那边E-mart门口有个电话亭。”

“哦哦,谢了啊,姐。”

我赶紧点头哈腰的谢了又谢。

手里拖着两个大箱子实在没法过马路,没办法只能先扔在这边一个,拖着另一个瞅着绿灯赶紧【跑过去。放下不敢等红灯亮起,又赶紧往对面跑,生怕箱子被人偷走。来回折腾两趟终于把行李都搬到马路对面了。超市离人行横道这有100多米的距离,用手背抹了抹满头大汗,叹了口气不得不咬着牙,一步一挪的坚持着把行李都拖到超市门口。里里外外不停穿梭的人群,不时有人投来奇怪的目光,我实在拉不下脸带这么多东西走进超市,只好把东西暂时搬到边上一个自动贩卖机那。透过玻璃我看到贩卖机里有各种写着英文韩文的饮料,每个下面都标着韩币的价格,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没舍得花那个钱。

休息了一下,向周围观察了一圈,终于发现一个蓝色的电话亭矗立在一组木椅子旁边。可能是韩国人习惯使用手机的缘故,电话亭很旧,都褪色了好像很久都没人碰的样子。一步三回头的往电话亭走去,生怕行李被谁拿走。

拿起电话,从随身包里翻出来一个记事本,找到大嫂给我的电话号码,又摸出来几个韩国硬币,这是走之前老妈给我换钱的时候,特意要的几个,怕来了有急用,没想到还阵用上了。

投了一个硬币,照着本上记录的号码按好。

“%¥%#¥#”电话里传来一堆鸟语,然后是忙音。。。。。。

我满头黑线,又投了一个。还好这次传来了电话连线的声音。

”妈蛋,我一定把韩语给学好!不然到哪都跟个傻子一样。“在等连线的时候,我狠狠的想着。

”여보세요.(喂)"那边传来一个男人厚重的声音。

“额,喂喂!您好是 喜春哥吗?”

“喂?是啊,你是哪位?”

“喜春哥,我是终傲语。我嫂子跟您提过我吧。”

”哦,是你啊。对对我知道,你到了吗?“

”昂,刚下船。我嫂子让我下船就给您打电话。“

“你在哪现在?”

“在船航对面的E-MART。”

“那你在门口等我下啊,我去接你。不要乱跑知道吗?”

“好好,喜春哥。”

挂上电话,我不由有点奇怪,喜春哥虽然说的是中国话,但是语调明显和一般的中国人不一样。怎么说呢,有点像在国外生活了几十年归国的老华侨。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看到路边停下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从上面走下来一位又高又壮的分头男人。那男的下车后不住的左右看来看去,好像在找人。我慢慢走过去,试探性的问了句:“喜春哥?”

那个男的笑着走过来,一边说:“你是傲语吧?”

“喜春哥,您好。”

“走上车走吧。”

“我还有行李,在那边。”说着我指了指远处的一堆箱子和手提包。

喜春哥和我一阵忙活,跟搬家一样把大件小件一股脑都塞进后备箱,最后还剩一个大箱子死活添不进去,只能放在后座上。

(下面为了方便,直接用原名)

“呵呵,你怎么带这么多东西啊?”喜春有点嘲笑的意思。

“这不是怕来韩国不习惯,能带的都带了。”

“哎呀,你来韩国买不就行了。麻烦。”

“呵呵。。呵呵。”我没法接了。

“这都快12点了,吃饭没有?”

“没。就早上吃了点。”

“那这样吧,我先带你去吃饭,下午再去学校报到。”

想想我跟喜春哥也不熟,还得要他破费,就不好意思的说:“不用了,我包里有吃的,等到了学校随便对付下就行。”

“不用这么客气。我跟你嫂子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我还追过她,哈哈。”喜春一边开车,一边得意的笑到。

”嘿嘿,是啊。“

”反正我也饿了,带你去一家我经常吃的韩式料理店。“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往他说的那个地方开去。

大概过了20分钟左右的样子,车子拐进了一条不太繁华的胡同,远远的看到里面有一家老式的茅草房,边上的墙壁还有石头砌起来的。

把车停在院子里,喜春打开车门下车说到:”到了。你别看这里外表这么破,这家的东西很好吃的。”

顿了下他又问:”排骨汤,喜欢吃吗?“

我无所谓道:”没事,不管吃啥都行。“

跟着喜春走到门口才发现,门框上面有一块用汉字写的牌匾:茶山草堂。

喜春也抬头看了一眼说到:”韩国语有70%都是汉字转化的,一点都不难,你以后要好好学习。“

我答应了一声就随他拉开门,往里走。

一进门就被眼前看到的古朴的韩式装修吸引到了,整个玄关都是各种盆栽,我除了一颗蜿蜒的小松树,其它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里屋整个大堂的墙壁都贴满了韩国字,我当时就觉得是一个圈连着一个圈的,没搞懂是什么意思。桌子全是木头的,椅子是一蹲完整的木墩,就连年轮都看的清清楚楚。

”오서오세요.(欢迎光临)“里面出来一位和蔼的韩国大妈,用韩语给我们鞠了一躬。

喜春点了下头,算是回应。又把鞋子脱下来,放到边上的鞋柜里。这时我才看到里屋铺着地板革,是需要拖鞋的。

”还好早上我换了双新袜子,不然我这九阴白骨脚的气味。。。“我抽抽嘴万幸的想到。

坐下来,喜春也没看菜单就点了两份排骨汤,又要了一瓶可乐,明显是常客。

不一会儿,我们点的排骨汤上桌了,大妈还端上来几碟小菜。

我不忍心的看着那比中国最小的盘子还小的小菜,真不知到能不能吃饱。

这时喜春的一句话为我解除了疑惑:”这个小菜可以随便叫,不够再要。“

”哦。“ 以我的饭量,还不把这家店吃穷了,我邪恶的想着。

之后在我连续吃光四次那几碟小的不能再小的小菜,大妈向我们射出两道威胁的目光以后,喜春再也没好意思要。

接完账,在穿鞋的时候,我意味深长的又撇了一眼那位大妈级的老板娘,估计她今晚得抱着枕头末泪了。

下午,喜春开车带我去学校报道,60多公里的路,走了2个多小时。几年后我考到驾照,开上自己的第一台车开始到我离开韩国,我都对韩国的堵车无奈的不能再无奈了。

到了汉城大学(现在的首尔大学)新生报道处,我看到门口的墙上挂了一个牌子:汉城大学语言教育馆。居然也是汉字,这下我忽然对学韩语充满了无比的希望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烫发的男职员,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其貌不扬的小矮子脾气不是一般的差,因为我在这呆的一年里,他一直是我们语言馆的办公室主任,我们还有过几次言语上的冲突。

又是填表格又是交各种费用的,一直到下午快5点了才安排好一切入学事宜,那个”卷毛矮子“(这是以后我们给这个变态的男主任起的外号)对我点头哈腰的,怎么都想不到他后来居然也有吹鼻子瞪眼的时候。

什么手续都很顺利,唯一让我不满意的是住宿问题。因为来的比较急,现在也晚了喜春要会仁川,没时间给我找房子,他让我暂时住学校给安排的外国人宿舍,等我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再出去找找。

其实外国人宿舍是一栋新建的楼房,等我住进去以后发现条件不是一般的好,网线家电家具什么都齐全,基本只要拎包入住就可以。只是一个月60万韩币(4000多人民币)的房租,鸭巨大。

喜春开车把我捎到宿舍,又帮我把行李都搬上楼,在房间里突然问我:“你身上有韩币吗?没有我先给你一些。”

“有,我家里给我换了500万现金。”因为学费是在中国提前交的,然后宿舍的费用是开学以后去学校办公室自己交纳,所以这500万现金一分没动。

“你自己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带那么多现金身上也不安全。这样吧,你留下200万剩的给我吧,我给保管着,等你用时候再打给你。”

我听完心里感觉不太安稳,毕竟这是我近一年的生活费,一下子都给他万一出个闪失,我不得喝西北风。而且这也是第一次接触喜春,虽然我大嫂认识他,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看我有些犹豫,喜春又笑着说到:”我跟你大嫂都熟,都给你做担保人了,还能骗你这点钱吗?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又不是找不到我钱不给你。“

我想想也是,他都给我做担保了,还能差这点钱。当场就打开箱子,从角落的鞋盒里掏出一双皮鞋,揭开鞋垫翻出一沓韩币。又从另一个箱子里找出来一件外套,用随身携带的一把指甲刀拆开老妈缝在里兜的韩币,数出来300万递给喜春。

”哟,你这藏的够严实的,呵呵。“喜春调侃到。

“嘿,出门在外不得防着点么。”我有点尴尬的回了一句。

我住的是401房间,旁边就是电梯。我也没急着整理行李,跟喜春一起下楼送送他。不知道为什么,从进电梯开始一直到他开车远去,看着车子消失在街角的尽头,心里总是有些隐隐的不安。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终于让我知道我的这种不安不是空穴来风。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