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谁都替代不了。

  有些人谁都替代不了。

(尤物少男QQ: 1736224)

唯美文字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一、戒不掉的往事

舒雯散尽了她所有等待悲哀,终是换来了乐嘉的眷顾。原本是不轻易言爱的女子,冷眼看身边千帆过尽,不染尘埃。终于是等来一个乐嘉,撼动了她紧闭‍的城门。(陌熙QQ942912328) 他牵着她的手,校园的林荫小道上细雨绵绵地走,情话如糖,甜甜的,顺着乐嘉的舌尖就滑进了舒雯柔软的心。 直到毕业。 东南西北是拆散诸多校园情侣的刽子手。舒雯想留在本城,乐嘉却执意南下。他们从和平协商到冷眼相向,最后终是爆发了唇舌战,日复一日,愈演愈裂。 乐嘉走的时候,形容沮丧。毕竟是糖水煮过的鸡蛋,渗透了全身的经脉,实难忘怀。但年轻总是满怀的野心和倔强,谁也不肯屈就。只得肆意着无限的哀伤,大步流星朝着似锦的前程奔忙。 一晃,几近两年。 舒雯朝九晚五地在一间私企做文员,看日历哗啦啦地翻,寂寞时候将自己拿到太阳底下晒,一直到觉得足以躲过发霉的危机。 但对乐嘉,她仍是想着忘着爱着又恨着,硬生生将心割空了一块,住不进人。遗失美好,是记忆里最坚固的牢。舒雯始终没有找出开启牢门的钥匙,便无法将往事戒掉。
二、迟来的童临
童临是部门里新来的同事,舒雯刚迈过新人的门槛,自是知道其中的艰辛,对童临于是格外照顾。一来二去,童临对舒雯的答谢,由口头的变了实际的。或者是一盒费列罗的榛果巧克力,或者是两块精巧的元祖柳橙慕思。舒雯推谢不过只得受领,微微一笑,童临望着她的表情里就全是美好。 第一次共进晚餐选在滨江路的食府,隔岸的新城灯火璀璨,影随流水,静谧祥和。乐嘉曾说,要与舒雯住一处江边的小屋,奔波之后等着日落月升,可以窝在沙发上看轻松的肥皂剧,也可以趴在阳台看夜色中满世界都是温馨。但终究是空口说白话了,乐嘉如今,身在南方那座灯红酒绿的不夜城,是断然不会想到她,或者那些不可兑现的诺言了吧。 思绪至此,舒雯不由得黯然神伤起来,手里的刀叉也半天切不下一块牛排。童临没留意,仍是神色富足,描述着他一度光鲜的大学生活,以及骤然跌进职场的窘迫。饭后童临送舒雯回家,他说这是自己近年来最开心的一顿晚餐了,竟还带着三分腼腆。 舒雯原本不善于同男子单独约会,整个晚上她的笑容都很公式化,倒是末了看见童临说这话时局促的模样,像极了学生对着老师检讨,她终是忍不住,扑哧一声掩着嘴笑了起来。 昏暗的街灯下舒雯纤长的睫毛隐约可见,如扇动的蝴蝶翅膀。童临一边很茫然地盯着她,一边看她的睫毛将凉风都扇成了蜜糖直接顺着瞳孔流遍全身,他就像只发呆的猴子,直到舒雯说再见了童临,谢谢你今晚的盛情,他才揉了揉鼻子笑着与她道别。 那以后,童临的邀约似乎更加频繁了。纵使这个刚出校园的大男孩,尚未摆脱稚嫩腼腆的气质,对着舒雯也总是小心翼翼,但暧昧爱情之前是不被阻挡的。 舒雯能察觉童临的心思,也觉得自己和他相处的时候并非没有快乐。偏偏是一个乐嘉,珠玉在前,活生生都已经存在了数个春夏,占据舒雯最茂盛的年华,她不确定还能有谁,足够让自己再一次走入爱情粉墨登场。 但舒雯也想抽身离开,那些落寞或繁华她宁可它们就这样奔流到海不复还。所以舒雯尽量说服自己接受童临的邀约,想着如果童临能够让她对乐嘉的情感此消彼长,未尝不是一件庆幸之事。
三、泰迪熊的回忆漩涡
那天在出租车上,舒雯无意瞥见有乘客落下的一只小而陈旧的泰迪熊。往事翻涌,有关乐嘉的点滴历历呈现。 舒雯自然记得,她曾有过与之一模一样的泰迪熊。那是跟乐嘉在一家商场的门口,看见棕色的小毛熊躺在玩具堆里,舒雯很是喜欢。乐嘉为此陆续往机器里投了十多枚硬币,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才总算抓出了那只穿背带裤的泰迪熊。 舒雯开心得像三岁的小孩,以至于乐嘉盯着她说你真可爱的时候,强行吻了她。大庭广众,羞涩突如其来,她抬起睫毛看他的时候,在心里许下一个永恒。 可终究还是风云变幻,爱情的急流满布险滩,舒雯和乐嘉没有避过,触了礁,就此船破人分散。承载了舒雯甜美记忆的泰迪熊,也在他们分手的六月天失了踪。而如今真迹不再,舒雯拾得赝品,以次充好,她想想总还是可以填补些空缺的。于是将那只泰迪熊收进了自己的口袋,车窗的玻璃映出她憔悴的脸,慢慢有眼泪流下来。 寂寞忧伤的时候听电台在午夜的广播,已然成为舒雯独居生活的习惯。是夜她打开小小的收音机,四围漆黑的空气也随之变得舒缓又凝重。舒雯不停地换台换台,听见交通广播的半点节目,主持人插播一则寻物启事。舒雯下意识地打了个激灵,就听得她说,有位乘客在下午两点左右,于宝蓝色的出租车后坐,丢失了自己最珍爱的绒布泰迪熊,司机或乘客若有发现,希望及时与电台联系。 莫非是有着特殊魔力的玩偶,竟然叫自己和那位失主都对其迷恋有佳?舒雯索性关了收音机蒙头睡去。她无意纵容自己的任性,她也曾大街小巷地找,希望能找到那只小泰迪熊的复制品,但遍寻不获。 到如今,这已是舒雯身边为数不多的可供她凭吊乐嘉的线索了。舒雯觉得一旦将其退还给失主,便是跟当初乐嘉离开她一样,从脚趾痛到牙龈。她害怕掉进漩涡,伸手抓不住一根救命的稻草,那感觉叫她恐惧甚至绝望。 姑且就当没有听见那样一则广播,姑且当它便是自己丢失的泰迪熊吧。望梅止渴画饼充饥,乐嘉虽不在身边,不也这样风里雨里地在心上住了两年,更何况一只玩偶。真真假假,都只能在破了自缚的茧以后,方可飞出记忆里困住自己的那一团漩涡,而无关任何。
四、谁都替代不了
那个周末,舒雯被一场雨困在华丰商厦的门口,朦胧的帘子里她看见有男子低头奔跑,深灰的西装,公文包顶在头上。跑到离自己不到50米的地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舒雯只觉呼吸凝重,抱着刚买的一叠杂志,蹲在地上嘤嘤哭了起来。那是乐嘉乐嘉啊,舒雯怎可能忘记,即使相思都成灰,乐嘉的模样却清晰如昨。舒雯想他定是回来探亲,或者出差。却是这样近的距离,她看见他,他未曾看见她,如同一种残酷的暗示。 于是彻夜辗转,握着手机看蓝屏上的数字,那串已然成为化石的手机号码,舒雯觉得心上像有万千蚂蚁在爬。不是没有试过那串数字的,可舒雯迟了,手指按下去的时候号码已经过期。但她舍不得删,便将这十一个数字供奉起来,成为她情感的祭奠。 那几天,舒雯一直很谨慎地盯着自己的手机,稍有动静,心跳便加速。她一边极渴望得到乐嘉哪怕一丁点的声音,一边往自己的脑袋上泼凉水,说算了算了吧,乐嘉如果真有心重修旧好,回来了,又怎会迟迟不来寻找。她为他将手机的号码保持了两年,他为何就不能像自己一样,抽一根手指出来,哪怕试一试。或许那一试,便能破除所有的隔阂,甚至给予舒雯空前的勇气和坚定,结束她思念与懊悔并存的生活。就仿佛两年时间不过黄粱一梦,他们依旧彼此深爱,爱得不赌气不任性,爱得舒雯宁可随着乐嘉离开她眷恋的城市,离开高薪厚禄的安稳职业。 时至今日,舒雯终于认清,她要的,乐嘉的一根手指一个声音,哪怕一个字,都是奢望。乐嘉早已离开,将她关在他的城门之外,她却还深陷其中苦苦煎熬。何必。何必。 舒雯于是删了乐嘉废弃的手机号码,也希望将他整个人从记忆里摘除。她满脸羞涩地接受了童临的玫瑰花,与之出双入对,貌似甜蜜。但心头仍有隐隐的伤,不深不浅存在于她看童临的每一个瞬间。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五、一转身的永远
童临也看见舒雯床头的泰迪熊,捧在手里,笑呵呵地说起自己的表哥。半年前他从深圳回来,在出租车上丢失的就是这样一只泰迪熊,也曾到电台和报纸发布消息,说愿重金寻找,但最后仍然没了下文。舒雯隐约觉得被什么东西击中,心口有被巨石压迫的疼痛,她几乎不敢看童临的眼睛。 那只泰迪熊本来是属于我表哥的女朋友,大学毕业,草草地分了手,但情感却不是说断就断,表哥于是偷偷拿走了女孩最珍爱的泰迪熊。童临说到这里,点一只烟,烟雾熏着舒雯的眼睛肿胀而酸涩。 童临继续说,他回来,就是希望找到那个女孩,取得她的原谅。但泰迪熊丢了,表哥觉得再没有什么能更好地证明自己,也许那就是所谓的天意注定,两人再回不到当初了。 舒雯的鼻尖通红,她用尽了全力将眼泪关在空荡荡的身体里。她没有再问什么,她庆幸乐嘉没有将女孩的姓名告诉童临。她将整个头埋在童临的胸口,如果一转身的距离就是永远,童临,我们不要那样,我们一定爱到最后一刻才罢手。好么? 童临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有舒雯如此深情款款的表白,他于是更将她当作九天神佛一样供奉着。但他越是对舒雯好,就让舒雯觉得歉疚,两个人的感情就像拔河,你进我退,始终隔着不可缩减的距离。 后来他们分手,舒雯也调了工作,搬去南京。童临为她整理房间,送行,辞别,平平淡淡是个好聚好散的结局。火车开走以后,童临从手边的塑料袋里拿出他悄悄藏起来的泰迪熊,默默地说着舒雯,再见。 去年的鸢尾花盛开的时候,乐嘉在机场与童临告别,他说我其实早知道,与舒雯再也回不去,只当回来一趟是了却一桩心愿吧……童临对乐嘉所有的话印象都很模糊,只清晰无比地记得两个字——舒雯。但他没有出声,挥手告别,转身走远。他也曾责备他的自私,于是尽量爱和弥补,但终究抵不过一只泰迪熊的遗憾,和舒雯之间仍然只得走散。





——————————————————————————————————————————————————————

  有些人谁都替代不了。

超唯美空间,超唯美文字空间 超唯美微小说空间日记

一段红人。末小熙 QQ 942912328

@尤物少男 QQ 1736224

来访的朋友请添加我为QQ好友

PS:

倘若你喜欢这篇文建议您转载或分享去,让更多的人来喜欢

倘若你也喜欢超唯美文字/@尤物少男。请关注我或者加QQ:1736224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老了,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